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204:情深,和你一样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204:情深,和你一样谁知,一道苍茫的吼啸声响起,随之不远处的巨石轰然炸开,一长相凶残,头顶长着双角的怪兽慢慢露出了庞然身形。

    怀中本昏厥的男人,猛地坐起身,一口鲜血喷出。

    “衍,衍……你醒醒……”云轻舞连声轻唤,男人却重新倒在她怀中,脸上没丝毫血色,胸口起伏渐渐微弱,好似随时都有停止呼吸的可能。

    怪兽在向他们靠近,云轻舞眼神冰寒,掏出一粒药丸塞入宫衍口中,将他抱起放在朱雀身旁:“帮我看顾好他,我去对付那头可恶的畜生。”

    朱雀发出一声啼叫,云轻舞眼里漫出一抹柔和的笑容:“放心,我不会有事。”

    眸光挪转,她附身在宫衍的唇上轻吻了下:“坚持住哦,咱们都会好好的活着。”

    危险在靠近,云轻舞知道这是怪兽来了,转身,她握紧玉心,身形如惊鸿矫空,执剑刺向怪兽。

    “轰!”

    爆响声起,碎石纷飞,云轻舞与怪兽激烈打斗着。

    一刻钟过去,两刻钟过去,轰鸣声不绝,那怪兽嘴里发出的吼啸声,震得云轻舞头痛欲裂。

    身上有内伤,剑招使出明显力度不够,她心里腾起忧虑。

    “舞儿……”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云轻舞挥舞着玉心,迅速往后看了一眼,见原本昏迷的男人,这会儿竟握着长剑向她走来。“不许过来,不许过来,你听到了没有!”路都走不稳,还想着护她,傻男人,你到底要做什么?到底要我心疼到何种地步?

    “舞儿!”宫衍忽地惊呼一声,提气挡在自家媳妇儿身前。

    云轻舞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身体已经飞了出去。而宫衍则嘴里鲜血喷涌,被怪兽的尾巴扫向了一块大石。

    “噗!”

    宫衍撞击在大石上,随之摔落在地:“舞儿……”他想爬起,却没有半点力气,看着远处的爱人,他吃力地牵起嘴角,再次失去了知觉。

    “衍……”云轻舞嘴角动了动,再没控制住情绪,悲声喊道:“衍……”

    似是感受到了她的悲伤,朱雀振动着双翼,攻向了怪兽。

    它的力量很强大,一爪拍过去,就将怪兽打倒在地,一时间,巨响隆隆,碎石如雨而落,看之无不令人胆寒。

    云轻舞目中冲血,怒喝一声,将内劲提到极致,纵身而起,挥剑刺向怪兽。朱雀长鸣,双爪摁在怪兽头上,不料,被其翘起的长尾猛地一扫,击落在地。

    剑势如虹,云轻舞自怪兽头顶径直劈下,只听皮肉撕裂声,骨骼断裂声豁然响起,怪兽发出一声震天悲鸣,随之轰然倒地,没了生息。

    “衍,衍,你不会有事,你不会有事的……”玉心掉落在地上,云轻舞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飘至宫衍身旁,蹲身将其抱紧,惨声道:“衍,你睁开眼,你睁开眼啊!”

    她的臂弯不由自主地收紧,泪水顺着脸庞滑下,落在宫衍苍白的脸上,她大声唤着男人的名字。

    宫衍有听到她的哭声,有听到她的呼唤,他吃力地想要睁开眼,可是却只是徒劳。

    “舞儿不哭……我,我没事……”他心里发急,因为媳妇儿的哭声令他感到心痛,他不可以让她伤心。

    慢慢的,他凭借自己超强的意志力,勉强睁开了眼睛,借着皎皎月华,看着眼前满脸是泪的人儿,嘴角硬是挤出一丝笑容,道:“舞儿,我……我没事的,别……别哭……”

    云轻舞看到他睁开眼,听到他的声音,哭声愈发止不住:“衍,你不要怕,我,我马上就为你施针……我医术很厉害的,你不要怕,我,我这就帮你施针疗伤……”她说的语无伦次,手儿发颤从袖中取出一盒银针,但此时她身上真的没法使出力气,又哪能立刻帮男人施针。

    只见她手儿一抖,盒中的银针立时洒落一地。

    云轻舞颤抖着伸手去捡,身子却忽然倒在地上,根根银针没入她的身上,而她却感觉不到丝毫痛楚,指间捏起一根银针,凝神静气,找准穴.位,插在了宫衍身上,嘴角鲜血淋漓,滴在宫衍苍白的脸上,看着她这个样子,宫衍既心痛,又自责:“舞儿……不要慌……不要慌,我可以撑住的,我……我不会离开你……我会好起来……”

    “嗯,你会好起来,你不会有事……”看他一眼,云轻舞镇静心神,捻起又一根银针,刺进宫衍身上的大.穴上……

    用银针止住伤口往外涌出的血,云轻舞开始为男人小心翼翼地清理伤口,上药,包扎。

    “静下心,我运功帮你疗内伤。”

    “你,你内伤也很重,不急,舞儿……不急的,我没事……”

    宫衍身上的伤虽做了妥善处理,伤口处也不再有血渗出,可是他的身体很弱,弱的他几乎没有力气说话。

    他还有种感觉,那就是一旦闭上眼,恐怕很难再睁开。

    不是他要这么想,而是那种感觉莫名其妙地来得好强烈。

    所以,他不可以阖上眼,不可以让小丫头伤心难过。

    “你脉象很弱。”云轻舞抱着男人,边柔声说,边往其体内灌注真气。

    “舞儿,我……我没事……你先歇会,等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再……再帮我疗伤……”

    这一刻,他声音虚弱,不仔细听的话,根本不知他在开口说话。由于失血过多,他的脸色依然苍白如纸,但神色却是那么清明,宁和,看着让人不由自主地安心,可在云轻舞眼里,他是脆弱的,是令人无比疼惜的,靠在她怀里,依偎着这仅有的温暖。

    似是察觉到男人冷,她抖开袍袖,裹在宫衍身上,并且紧了紧臂弯。

    “好,我听你的,一会帮你运功疗伤。”盛满柔情和爱恋的眼眸静静地看着男人,她动作轻柔,抚.摸着他的脸。

    时间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两年多前,回到了他们初识那日。

    周遭静谧而祥和。

    宫衍在她怀中不知不觉地陷入沉睡。

    突然,云轻舞发觉男人搭在她腿上的手动了动,她柔声轻唤:“衍,衍……”

    宫衍听到了她的声音,听到她极力压制伤痛的呼唤。

    不是说不能阖上眼么?

    不是说不要她伤心难过么?

    结果呢?

    还是一不小心地睡了过去。

    宫衍艰难地睁开眼睛,眸中写着满满的寵溺。

    云轻舞眼里落下泪水,却强装笑颜:“累了你就睡会……”她怕,怕他这一睡再也睁不开眼,能给他服用的丹药,她都有给这傻男人塞入口中,伤口该处理的她也都处理了,可是他的脉息依然很弱,即便她有灌注真气到他体内,却起不到什么作用。

    好自私啊!

    她真的好自私,明知他累,明知他想睡会,就因为她的私心,让他不得不睁开眼,不得不陪着她说话。

    宫衍摇了摇头,目光温暖而寵溺地看着她:“不累,我感觉精神了很多……”

    “你在骗我,你在骗我!”云轻舞忽然就情绪激动起来:“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明知自己伤得很重,为什么还要拼了命地护我周全?明明虚弱得没力气说话,为什么要强撑着体力陪我?明明累得想睡觉,为什么说不累?”眼泪不受控制地直往下掉,她甚至张嘴都哭出来声。

    “舞儿……”宫衍霍然提高声音,急声道:“舞儿,不哭!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云轻舞声音嘶哑,哭着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

    “固执?”

    宫衍看着她,眼里染上疼惜:“舞儿不生气,是我不好。”是,他是固执,只因他不想人儿受伤,所以,他必须得固执,这一点,谁都不可以让他改变。

    云轻舞看着他:“你可知道,我也不想看到你受伤啊!不想看到你为保护我而受伤,不想看到你因为我有个三长两短。你想过没有,如果失去了你,我会怎么办?你有想过吗?”止住哭声,她默默地流着泪质问。

    宫衍一时语塞。

    是的,他没想过若是没了自己,小丫头会怎样。

    伤心难过是必然,可除此之外,以她的性情恐怕会做出很激烈的事。

    譬如为他报仇。

    再譬如,报仇后,怀着对他的愧疚走上绝路……

    宫衍不敢再想下去,他嘴角动了动,道:“我要你好好的,无论有没有我在身边,都要好好的。”

    “不,我不会好好的,我要和你在一起,所以,你最好不要有事,否则,我一定会去寻你。”云轻舞说的坚定,没有半点作假。

    “傻丫头,我不希望你那样……”宫衍叹了口气。

    云轻舞眸中噙泪:“你的固执全是为保护我,这是你的坚持,可我也有我的坚持,我不要我的男人因为保护我而受伤,更不要他因为我而……”后面的话她没说出口。

    别过头,眼里的泪再度滚落而下。

    半晌,她吸吸鼻子,强行止住泪水,方重新对上他的目光:“答应我,你会好好的,不会丢下我?”

    宫衍心里好痛,脸上却浮出一丝浅淡的微笑:“好。”

    听到他这一个‘好’字,云轻舞的心底疼起阵阵刺痛,低声道:“不许言而无信。”

    宫衍快要阖在一起的双眼,勉强地又睁了开,他想对她凝起一个微笑,熟料,喉中猛地传来一阵咳嗽声。

    鲜血从他的嘴角沁出,沿着他的下巴落在云轻舞的白袍上。

    他慢慢抬起手,擦拭着嘴角,不想媳妇儿为自己担心,可是,云轻舞一把握住他染血的手指,感受着它们的冰凉,久久沉默。

    泪水咸涩,凄伤;心儿抽痛,无以复加。

    一阵剧烈的颤栗后,宫衍的咳嗽终于止住,目光神光也再度清明起来,只有气息还是那么虚弱。

    云轻舞为他输送着真气,道:“其实我就是个祸害,你真不该认识我的。”她似乎想笑,眼里却满满都是悲恸:“自从和你在一起,我总是麻烦不断,而且极为任性……这样的我,根本不值得你倾心以对。”

    宫衍展颜微笑:“能认识你,能娶你做媳妇儿,一定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你值得我用生命来爱,来守护。”

    云轻舞的心蓦然一震,一时竟无法言语。

    她轻咬了咬唇,低声道:“我一度想过你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突然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甚至在想只要发现你包藏祸心,那么我势必会杀死你。”声音略有些艰涩,她侧开脸,不去看他。

    宫衍淡淡微笑,伸手掰过她的脸:“看着我。”云轻舞垂眸,对上他漆黑的眼眸,看着那里面注满的柔情:“我接近你的目的,就是想娶你做媳妇儿,想一生一世寵着你。”

    他寵溺的目光几乎能将人溺毙。

    一生一世寵着她,就是他当初接近她的目的,注视着他的眼睛,她看得出他所言绝对认真的不能再认真。

    宫衍反握住她的手,掌心微凉,但他眼里的微笑丝毫不减:“我不会说情话,也不懂浪漫,我只知道爱一个人就要把自己的心给她。”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舞儿,如果……如果我睡着了再也睁不开眼,你记得一定要带着我的心好好的,快快乐乐的过每一天。之前我给你的那块玉佩,你要收好,用它可以调动我所有的势力,他们看到那块玉佩,就会全力效命于你,你想做什么他们都会去努力执行,绝对不会对你有二心……”

    他怜惜地看着媳妇儿,看着抱着自己的小丫头,看着他的小舞儿,目光中涌上深深的哀恸:“曾经我做过一个噩梦,只因为轻信他人,落得被毒瞎双眼,灌了哑药,砍断四肢,挂在树梢上终没了呼吸……那个梦很真实,很真实,在那个梦里面,我有遇到你,你我虽不相识,却在我被辱,被残虐对待时,你挺身而出护在我身前,那时,你明明也是阶下囚,明明可以不理会我一个废人,但你站出来了,一次次地站出来了,陪我说话,关心我,还说会为我讨回公道。”

    “你有告诉我,说你叫血舞……我当时只觉人生里满满都是黑暗,眼睛看不到,口不能眼,可是你的出现,温暖了我的心……”

    “在那个梦里,好多人因我而死,且一个个死的尤为凄惨……瑾就死在了我的梦里,他的家人无一幸免……”

    “被那个梦惊醒,我发誓要守护好我要守护的人,发誓要那些害我的人阴谋败露,我不要那个梦成为现实,所以,我要做许多事……”

    血舞?

    噩梦?

    云轻舞怔住。

    早前听到皇帝讲起男人口中那个所谓的噩梦,她就有想过他多半是重生之人。

    再结合他平日里所行之事,以及和她开玩笑时说的那些话,她就愈发肯定他是个重生者。

    今日,此时此刻,他口中叙述的虽然是那个噩梦,但她肯定,以及确定,噩梦并不是梦,而是他上一世的经历。

    而她,似乎,好像还真穿越到了他的上一世。

    傻女的智商有缺陷,这一点毋庸置疑,因此,在那个噩梦中护着他,说要为他讨回公道,叫血舞的女子,绝对就是她自己。

    原来……原来她和男人有着这么深的渊源。

    云轻舞不知,她和宫衍之间的渊源,何止一个‘噩梦’那么简单。

    眼里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不由自主地又往下落。

    傻男人,怎会遭受那样残忍的背叛,怎会遭受那样极致的痛苦。

    眼瞎、失语、四肢被砍,残体被挂在树梢……

    到底是谁那么残忍地对他?

    宁王,是你么?

    若果是,我必不放过你。

    宫衍,傻男人,就因为我不经意的维护,便在这一世第一时间找到我,将我设法扒拉到身边,一味地纵容我,由着我的性子行事,真是个傻男人!

    “在那个噩梦里,我不知道你最终是否安然无恙,只知你为护我,受了重伤……”宫衍深深地注视着媳妇儿,目光中满是眷恋。

    他仿若要用这最后的时刻,刻录下爱人的容颜。

    他不舍,他眷恋,他感到好冷,他不想离开她,不想闭上眼再也睁不开。

    夜风呼呼地吹着,月华如水清凉,他的声音轻到几乎听不清:“对……对不起……舞儿,我没想过要离开你,没想过背弃自己的誓言,丢下你一个人……但我,但我却不得不离开你,舞儿……对不起,我爱你,我觉得之所以能在这世上走一遭,为的就是遇到你,遇到我命中注定的媳妇儿。”

    “好好活着,不许为我太难过……”因为下过一场雨,周围的空气极为潮湿,月影婆娑,他的双眼在慢慢往一起闭阖,身体惊鸾,他想要抱着媳妇儿,紧紧地抱着自家媳妇儿,而不是被媳妇儿这般无助地抱在怀里,奈何他使不出力气:“好好活下去……”

    云轻舞咬住唇,心中又痛又酸涩:“你胡说什么?我说了你不会有事,你究竟在胡说什么?你在交代遗言吗,你混.账,宫衍,你特么的就是个混.账!没有我允许,你别想丢下我一个人,独自去逍遥快活。你累了就睡会,再特么的胡言乱语,我……我就给你戴绿帽子去!”心好痛好痛,即便是一丝轻微的风儿从心房拂过,也能令其痛得难以言喻。

    宫衍眼里的柔情,寵溺,以及掩藏在眼底的痛苦,在这一刻,就似把利刃,剖开了她吃痛的心。

    他痛,她比他更痛。

    “我现在就给你疗伤,你要睡就睡,不用管我。”扶着他的身子盘溪坐好,她开始催动真气,双掌贴于他的背上。

    她的举动很突然,根本就容不得宫衍反对。

    “不,不可以,你……”宫衍连连摇头:“我比你更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舞儿,不要……”他也不知哪来的力气,身子一歪,便倒在了地上。

    云轻舞含泪的眸中满是错愕:“你清楚什么状况?啊?我说你不会有事,你难道没听进耳里?”月下,宫衍的笑容说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沉静:“我不想你有事……舞儿,我说过,我不要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可结果呢,因为我你被那个妖狐所伤,知道么?在竹林中看到你那一刻,看到你嘴角挂着血丝,我的心就如刀割一般,很痛很痛!”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你又是否知道,看到你受伤,我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恨不得给自己一剑,为什么就没有执意冲上前,没有和你一起并肩作战,我懊恼,自责,后悔的要死,现在你又这么执拗,不让我帮你疗伤……”抹了把泪,云轻舞决绝道:“我现在就告诉你,你若执意不让我疗伤,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我说到做到。”

    音落,她伸出手,躺在一旁草丛中的玉心,豁然就到了她手中。

    明晃晃的利剑抵在她脖颈上,她嘶声道:“我最后再问你一句,要不要我帮你疗伤?”

    “傻丫头……”宫衍嘴角艰涩地掀起一抹苦笑。

    云轻舞的心颤抖着,手中的剑落在地上,她看着他,看着他喊着寵溺和无奈的眸子,道:“你……你答应了?答应我帮你疗伤?”

    “嗯……”

    宫衍微微笑了笑。

    也就在这时,他的眼睛慢慢地阖在了一起。带着对媳妇儿的眷恋,带着浓浓的不舍,他的眼睛阖在了一起。

    云轻舞张着嘴,怔怔地看着他,挂在脸上泪珠子,似乎忘记要落下,她觉得男人如同一朵枯萎的花儿在她眼前凋谢了,不,不是这样的,他没事,他不会有事,又怎会像花儿凋谢?

    摇头,她流着泪连连摇头,嘴里发不出一丝声音,只是一个劲地摇头。

    扶起宫衍,她握着他的手,低下头,脸儿贴着他的脸,紧紧地贴着。

    “我为何感觉不到心痛?”她暗自问自己:“心呢?我的心呢?明明之前还是好痛好痛,怎一瞬间就没知觉了?”

    “我这是怎么了?”

    原来心空了,原来她的心空了,空的什么都没有。

    她抱着宫衍,亲.吻着他的眉眼,亲.吻着他的唇,她很小心,生怕惊醒沉睡的爱人。

    静,静寂的氛围,令人禁不住感到凄凉。

    她笑了,笑容宁静,只是,这宁静背后隐藏着旁人不知的悲伤。

    “我说了你会没事,衍,你这个傻男人怎就不信我的话呢?”

    盘膝而坐,她抬起双手,重新催动真气至掌心,为宫衍开始疗内伤。

    “你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有事。”她脸上聚起一抹轻柔的笑容,可是那笑容看起来却极度悲痛欲绝。

    悲伤,她神色间显露出的悲伤,令夜色都难免为之动容。

    半个多时辰过去,她收敛气息,抬手为男人把脉。

    内伤好了六七成,脉息却依旧孱弱,这是为什么呢?

    血,是因为他失血过多么?

    应该是这样没错。

    云轻舞这么想着,旋即催起一缕真气至右手食指,很快,她的食指指尖亮起丝白光。

    抬起左掌,右手食指轻划过,左掌心立时出现一道血口子。

    跟着她又在男人的掌心划出一道血口,然后两掌相贴,她喃喃道:“你失血过多,我给你血……”两人是否是一个血型神马的,她此刻顾及不到。

    其实,就算她有想那么多,估计也会照样运功将自己的血传入宫衍体内。

    大不了两人一起离开这尘世。

    云轻舞感到头昏眼花,晃晃脑袋,她眸光恢复清明,就见宫衍的脸色略有好转。

    “衍,你的气色好多了呢!睡吧,睡够了可一定要醒来哦!”两人掌心分开,云轻舞先帮男人上了药,然后才收拾自己的伤口。

    “衍,你的脉息也强了些呢!”

    随手又搭了一脉,她终于松口气,神色间的悲色全然没了踪影。

    抱起宫衍,她缓缓站起身。

    “朱雀,走,咱们找处干燥的地方歇着吧。”转向乖巧守在自己身旁的朱雀,她轻语道。

    朱雀似是听懂了她之言,鸣叫一声,走在前面为她带路。

    云轻舞的动作很慢,好似轻轻一动,身上都要承受极致的伤痛。

    说起来,也确实是。

    她的内伤病不轻,又是帮宫衍疗伤,又是给宫衍过血,就算是铁打的人,这么一而再地折腾自个,也是承受不起的。

    “你很聪明。”跟着朱雀走,终进入一座面积不大,却尤为干燥的山洞里,云轻舞望着朱雀赞了句。

    燃起火堆,她看了眼紧闭双眼,沉睡着的男人,然后走向朱雀,爱怜地抚着它的羽毛:“你也受伤了,我帮你上药好不好?”

    朱雀和怪兽打斗时,着实有被伤到,云轻舞这一问,它忍不住哀声长啼。

    “你很痛。”她不是问,而是肯定地道。因为朱雀眼里的痛和刚才的哀鸣,还有脖间少掉的一撮羽毛,都让她意识到它有受伤。

    “那畜生的牙齿倒锋利,竟然将你脖间都咬出血了。”边帮朱雀上药包扎,云轻舞边道。

    她的气色这会儿很不好,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晕倒在地,可她却强打起精神,和朱雀说着话。

    朱雀双翼不停地在地上拍打,卷起尘土飞扬,云轻舞忍不住连咳了好几声。

    抬手轻环住朱雀的脖子,她用额头蹭了蹭它火红的羽毛,澄静的眸中荡开一圈圈涟漪:“你是我和衍的大恩人呢,若是没有你,我们多半已丧命在这谷底。”

    朱雀用脑袋乖觉地在她的脸儿上蹭了蹭。

    “朱雀,你说你怎那么巧出现在悬崖下?难不成因为你是灵兽,感知到我和衍被妖狐所伤,所以专程飞到悬崖下来救我们的?”

    云轻舞苍白的脸上绽开一抹孩童般纯真的笑颜:“我很喜欢你呢!朱雀,你也很喜欢我和衍对不对?”

    朱雀发出声鸣叫。

    “我听懂了,你也喜欢我们,乖,这次得你相救,真是谢谢了!”抚着朱雀的羽毛,云轻舞微笑道:“你的伤我都包扎好了,回去找你的同伴吧!”

    朱雀眼里流露出浓郁的不舍和痛苦。

    “你舍不得离开我?我也是呢!可是你出来不回去,你的同伴一定会担心的。”云轻舞轻抚着它的额头:“我给你上的药有止痛功效,一会会你就不痛了。”

    朱雀瞳孔收缩,又发出鸣叫。

    “原来你不是伤口痛,那你哪里不舒服?”灵兽也忒特么玄幻了,一双眼里竟能表露出人类才有的情感。

    它不舍,是不想和她分开,那么它眼里透出的痛苦,不是身上的伤所致,又是什么原因呢?

    云轻舞拧眉,一时间琢磨不出头绪。

    半晌,她眉头舒展,微笑道:“是受同伴欺负了吗?没事的,和它们解开误会,你就不会感到痛苦了。”

    朱雀却摇头,连续摇头,云轻舞这下犯难了,皱眉道:“那你是因为什么痛苦?  是因为我吗?”师尊是神,意念图里出现的母亲亦是神,而这朱雀又是灵兽,那么是不是可以说,它是师尊,亦或是母亲派来救她和衍的?

    朱雀静静地看了她一会,跟着又犹豫片刻,这才点多头。

    “原来真与我有关啊,”云轻舞虚弱地笑了笑,道:“在我身上发生了好多奇怪的事,我甚至有想过,千百年前的我是不是也是神,因为做错了什么事,不得不来到人间历练……”朱雀站起身子,抖动双翼,叫了两声,云轻舞看着它,苦笑:“没想到还真被我说中了,可是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不过,你都说这是事实,我信你便是。”

    朱雀忽然仰起脖子,痛苦地高声鸣叫,看得云轻舞很不忍心:“没事的,没事的,我不会有事,我会好好的,会努力在这尘世活出自己的精彩,不让师尊和母亲挂心。”朱雀仿若没听到她的话一般,只见它张大嘴,一道火红的光芒从喉中迸射而出。

    慢慢的,云轻舞看清楚了,那是一粒火红色的珠子。

    珠子有核桃那么大,灼目光芒四射,悬浮在空中。

    “你这是要做什么?”见朱雀衔住珠子往自己手里放,云轻舞愕然地看着它:“这是你的内丹,你怎能随意吐出,还乱送人?快吞下,听话。”

    朱雀边摇头边叫。

    “我不能要的,乖,这对你很重要……”说着,她不受控制地咳嗽起来,看着她嘴角沁出的血丝,朱雀发出悲鸣。

    “快吞回腹中,我……我休息会,再调理调理内息,身上的伤很快就会好的。”云轻舞伸出手,将内丹递向朱雀。

    然而朱雀又是摇头,又是后退,最后看向宫衍,发出长鸣。

    “傻朱雀,你怎么就对我这么好呢?好吧,我收下了,我代衍谢谢你,嗯,我自己也谢谢你!”云轻舞望向宫衍,眸中柔色似能滴出水来。

    朱雀见她收下了它的内丹,禁不住上前围着她转了两圈,然后又用头在她脸上蹭了蹭。

    云轻舞笑着轻抚它的羽毛,朱雀很享受地闭上眼,依偎在她身侧呆了会,待云轻舞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它连鸣数声,向她道别。

    “路上注意安全。”这句话还没出口,朱雀已经展开双翼,飞出了山洞。

    云轻舞挣扎着站起身,追到洞口,哪还有它的影儿。

    “衍,服下这颗内丹,以后不会再有人能伤到你,就是那狐妖,也甭想再在你手上占到便宜。”返回洞中,云轻舞将朱雀赠予自己的内丹塞入宫衍口中,催动内力助他服下,心里终于彻底松了口气。

    她靠着洞壁而坐,怀中紧抱着宫衍:“你会好起来的,衍,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好累,好想睡觉,可她得等男人醒过来,要不然她不放心。

    宫衍这个时候觉得自己好热,仿若被架在烈火中烧烤一般,可没过多久,他又觉得自己好冷,身处在一个黑漆漆的大屋子里。

    没人来给他开门,一天,两天,整整过去三天,都没有人来给他开门,将他从那个漆黑的,脏乱不堪的大屋里放出去。

    “嬷嬷……嬷嬷……”窗外飘着雪花,呼呼的寒风透过破败的窗户吹进屋里,小宫衍蜷缩在墙角,浑身连打着寒颤:“……父皇……父皇救小衍……”

    “老鼠……有老鼠……虫子,好大的虫子……”小宫衍冻得嘴唇发青,这个时候他又冷又饿,可是一看到漆黑的夜,看到满屋子的老鼠和虫子,他浑身都感到难受。

    他吐了,本就饿得难受,却还是吐得一塌糊涂。

    天亮了,从高高的窗户外面有人扔进来两个馒头。

    奈何没等他去捡,就被老鼠和虫子占为己有。

    小宫衍看着那些脏东西在眼前,在自己身边爬来爬去,又是一阵狂吐,只不过他吐不出什么东西,只是在那干呕。

    头好晕,好痛。

    “母后,母后……你为什么不要小衍……”

    “是小衍不好,是小衍害死了母后。”

    “父皇不喜欢小衍……嬷嬷,嬷嬷救小衍……”

    “走开,你们都走开……嬷嬷,老鼠……恶心,小衍恶心。”

    ……

    “衍,衍你在做噩梦?”宫衍额上的冷汗涔涔滚落,嘴里呓语不断,云轻舞断断续续听到老鼠,听到恶心等词眼,看着宫衍脸上的痛苦和无助,以及害怕,恐慌,心一下又一下地揪痛着:“衍在发烧,怎么办?我现在该怎么办?”

    “嬷嬷……救小衍,小衍不要和老鼠待在一起,小衍不要被锁在黑屋子里,嬷嬷……小衍饿,小衍好饿……”

    宫衍往云轻舞怀里不停地蹭,眼角逐渐涌出泪水:“母后……小衍害死了母后……对不起,对不起……”

    云轻舞想把宫衍留在山洞,自己去洞外的林木丛中找些草药,好给宫衍降热,但这山中时有野兽出没,她放心不下。

    再者,即便采了草药草药,在这也没法子煎啊!

    去空间,带衍去空间,心里有个声音响起。

    能进去么?原先试过,衍进不去……

    原先进不去,不代表现在仍然进不去,再试试,不行的话就让小黑熬好退热的汤药端出来。

    小黑出来万一惹祸该怎么办?

    受了这么重的内伤,小黑真折腾个什么事出来,她恐怕难以管制住。

    有什么难管制的?他不听话,就丢回画中,看他敢不敢乱来。

    云轻舞聆听着自己的心声,最终拿定主意,先试着带宫衍进空间。

    集中精气神,她启动意念,瞬息间,山东中便没了她和宫衍的身影。

    蔚蓝的天,轻柔的风儿,淡淡的花香,怀中紧抱着的男人,看到这一切,云轻舞知道自己成功了,欣喜之下眼泪唰地就夺眶而出。

    “小黑……”

    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喊出小黑的名字,就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什么都不知道了。

    转眼过去三日,玄武宫学,玉顶峰。

    竹屋里,无忧老人盘膝坐在榻上,无波无澜,仿若洞悉一切的目光,从莫长老,君长老四人身上淡淡扫过,道:“我知道你们担心小云儿和小言的安危,可你们别忘了为师早前与你们说过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