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199:看,云轻狂来了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清平公主轻声作答:“是蛮清甜的。”音落,她拧眉思索片刻,走到了长平公主面前,道:“长平,山泉水很清甜,你不是口渴了吗,快过去解解渴。”

    “走开!”

    长平公主止住哭声,抬起头,双目红肿,瞪着她尖声道:“你少得意!”清平公主皱了皱眉,张嘴想说些什么,终却没开口。

    “我说云轻狂会死在复选考核中,你信么?”长平公主也不知抽哪门子疯,忽地雨过天晴,上前两步,与清平公主近距离而立,凑其耳畔,压低声音道:“等云轻狂死了,我看谁还能护你。”因为云轻狂相护,这该死的庶女才有了底气,进而假惺惺地出手救人,使得靖王这条狗背弃她,这笔账她迟早要清算!

    “云公子不会死。”

    清平公主垂在身侧的双手攥紧,语气却轻淡无波,重复道:“云公子不会死,他一定能通过复选考核。”

    “他那么嚣张,几乎成了所有预备弟子的公敌,不会死才怪呢!你等着吧,等到复选结束,你就会知道云轻狂究竟是死是活。”长平公主说完,冷哼一声,转身往宫澈身边行去。清平公主紧抿唇角,脸色微微有些泛白,问靖王:“九弟,你说云公子会出事吗?”

    靖王想了想,道:“以云公子的实力,通过复选应该很容易。”他不是个糊涂的,犹记得数天前那晚,长平为换院落居住,蛮不讲理地出手伤八姐,并且不顾念姊妹情,言语极致侮辱八姐,而云轻狂一个外人,丝毫不畏惧长平的身份,为八姐出头,耗损内力疗伤,从这,他便已看出其君子品性。

    基于此,他诚心希望云轻狂顺利通过复选。

    ……

    风儿轻拂,溪水澄澈可见底,云轻舞盘膝坐在月明泽身后,正在运功帮其逼毒。

    “噗!”

    月明泽双目紧闭,只觉喉中一热,张嘴就喷出一口黑血。

    “再坚持一会。” 月明泽中的毒很霸道,就算有服下云轻舞炼制的可解百毒的丹药,却只是压制住毒素扩散,并未起到解毒的作用,这令云轻舞很是挫败了一把,好在她还可以用针灸,加上浑厚的内力逼毒,否则,月明泽这条命势必葬送在这复选中。

    而她则是间接害月明泽的凶手。

    一想到这点,云轻舞心里就觉得愧疚不已。

    因此,她抛去一切杂念,专心为月明泽施针、逼毒。

    哪怕知道这么做会让她的内力有所耗损,且短时间难以恢复,她也没有丝毫迟疑。

    月明泽在服下解毒丹后不久,人就有了意识,但眼睛却宛若被千斤重担压着,无论他多么努力地想要挣开,结果都是徒劳。

    再坚持一会。

    她让他再坚持一会,她说他不会有事,感受着一股源源不断的暖流在体内流动,月明泽的眼眶湿润了。

    是她在运功给他逼毒。

    为救他,她肯定会损耗不少内力。

    该死,自己真该死,不仅没帮到她,反还拖累……

    月明泽懊恼,自责,甚至在想,自己为何没有直接中毒而死。

    云轻舞在这次复选中会面临什么,他心里一清二楚,而眼下复选考核时间过去还不到一半,就已有不少人要她的命,虽然那些人现在全部去了阎罗殿报道,可他知道,厉害角色还没出来。

    “噗!”

    喉中又是一热,他张开嘴,再次喷出一口黑血。

    云轻舞朝他吐出的那口血上看了眼,语中含笑,道:“毒已逼出大半。”月明泽听到她之言,想说话,嘴里却发不出声音,只能由着她继续给自己逼毒。

    如果能出声,他想说可以了,想说别再耗损你的真气,只要有口气在,我已经很满足。

    奈何有话道不错出,无法阻止她持续运功帮他逼毒。

    时间流逝,月明泽口中吐出的血终于不再发黑,云轻舞高兴的松口气,道:“毒解了,接下来我运功帮你疗内伤。”

    月明泽嘴角动了动,唇齿间艰涩地挤出一句:“我……我自己来就好。”用尽气力,他缓缓掀开沉重的眼皮,回过头,嘴角牵起一丝笑容,那笑容浅淡至极,却蕴藏着深深的感动:“别再为我耗损内力,我……我自己运功调理就好。”

    “没事,我内力恢复得很快,你别担心。再说,就你现在的体质,即便我帮你疗好内伤,也要将养一段时日呢,又哪有力气自个运功疗伤。”

    言语到这,云轻舞没再说话。

    额上的汗珠沿着她的脸颊滚落而下,在白色的衣袍上晕染出一朵又一朵碎花。

    她唇角微抿,双掌贴在月明泽后背,催动真气,帮其疗着内伤。

    半个时辰一闪而过,她收敛气息,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这粒药丸可以补气养血,你服下吧!”笑着从袖中掏出一粒散发着淡淡清香的小药丸,她递到月明泽手中。

    “轻狂……谢……谢谢……”

    月明泽也没矫情,捏起药丸塞入嘴里,眼眶泛红道。

    云轻舞起身,很没形象地伸了伸胳膊腿儿,摆摆手,道:“要不是我,你也不会遭这样的罪。”

    “与你没关系,是月明浩一心想要我的命,今个就算没遇到这码子事,来日我们依然会撕破脸。”

    “你调息试试,看身体可还有什么不适。”月明浩再不是东西,也是月明泽的亲人,现在人都死了,多说也没什么意思,再者,她不想月明泽因为月明浩的死伤神,于是,微笑着岔开了话题。

    月明泽微笑着点了点头,而后阖上双眸运转真气,片刻后,他慢慢收敛气息,睁开眼,道:“很通畅,没有不适……”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在下一刻看到自己只着中衣,且衣襟大敞,胸前肌肤完全展露在空气中,他的脸瞬间红透,慌里慌张地忙将衣襟拉上,云轻舞见他一脸窘迫,有些好笑地摇摇头:“你身上的毒很霸道,服解毒丸都不顶用,于是我就先给你……”她声音轻浅柔和,大致说了下解毒过程。

    “我……我知道,你不用向我解释。”月明泽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依旧尴尬得很。

    第一次,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在人前衣衫不整,而且对方还是女子,可想而知这令人感到多么别扭,窘迫。

    “你现在身体还虚,身上的衣袍也没法再穿了,这样吧,我们先找个安全,隐蔽的地方歇脚,然后我再想想办法,帮你重新找一套衣物,你看如何?”

    云轻舞出言建议,神色间一派坦然,好似月明泽在她面前的形象与之前完全无二样。

    整理好衣袍,月明泽轻舒口气,缓慢起身站好。

    为免他不自在,她的表情没有呈现出丝毫不妥,既如此,他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考虑到月明泽的身体状况,云轻舞决定今日便这样歇着好了,反正她又不用真的靠猎取足够的兽眼,来获取进学名额。

    至于月明泽手上的兽眼,就目前而言,绝逼是领先的。

    也是,有他自个猎取的,还有从那些短命鬼身上捡到的,加在一起肯定不少。

    “小祖宗,你整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玩意做什么啊?”云轻舞一进空间,小黑带了丝不解和幽怨的声音便扬起:“看着恶心死了,难道你有什么特殊癖好不成?”说着,他挑了挑眉,静候某女作答。

    “那些东西有用,你可别把它们当食材给爆炒了!”云轻舞边说边往温泉池边走:“去做些吃的吧,我一会就出去。”

    “难闻死了,你到底在外面干什么?怎一身的血腥味?”小黑在她从身旁经过时,抬起手扇了扇:“你该不会正在进行一场杀戮吧?”一想到这个可能,他脸上的嫌弃瞬息间消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兴奋。

    “没错,我这几日是在进行一场杀戮。”云轻舞没有看她,很是随意地丢出一句。

    小黑搓了搓手,凑上前一脸讨好道:“可以带我出去吗?我好久没经历那种刺激的场面了!”

    云轻舞看他一眼,道:“我是在做正经事,你就别凑热闹了。”余光瞥到小黑还跟在自己身后,她眉儿微蹙:“你是打算看我沐浴吗?”停下脚步,一双眸定定地锁在小黑妖孽无边的脸上。

    “真不带我出去?”小黑抱着最后一丝期望,可怜巴巴地与她四目相对:“你好多天都没进来了,我一个人呆在里面好憋闷……”

    “等忙完这段时日,我有空就让你到外面透透风,乖,快去做吃的,这两日我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呢!”云轻舞提步继续走向温泉池,强调道:“敢偷看我沐浴,我会立马送你回画中。”

    小黑怨念地注视着她消失在假山后的身影,嘴里嘀咕:“瘦巴巴的有没多少肉,有嘛好看的?”

    “你在腹诽我?”云轻舞轻淡的声音响起,吓得小黑猛地打了个激灵,脱口就道:“没有,绝对没有。”

    “有没有你自己清楚,快去做吃的,别磨蹭了,记得多熬些粥。”

    云轻舞泡在温泉里,舒服地眯上眼,只觉周身每根神经都放松了下来。

    随着她在泡浴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耗掉的真气正在逐渐恢复。

    “你好了吗?”小黑做好饭菜,久不见人出现,于是扬声喊了句。

    云轻舞一身清爽现身他眼前,眉眼含着温和的笑容,道:“辛苦你了!”

    吃饱喝足,她一手拎着食盒,一手提着个小包裹,在小黑无比怨念的目光注视下,身子一扭便出了空间。

    月明泽在一不大的山洞里坐着,瞧着洞外暗下来的天色,心神怎么也安定不下来。这都离开好几个时辰了,怎还不见回来?

    莫非出事了?

    越是这么想,他的心越是七上八下。

    不是说出去一小会吗,不是说很快就回来吗?为何都这个时候了,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扶着坚硬冰冷的洞壁,他准备起身到洞外看看,却没料到人突然就走进洞里:“让你等久了。”

    云轻舞拎起食盒,献宝似地道:“我给你带了好吃的。”

    食盒?

    衣物?

    接过她递过来的包裹,月明泽解开一看,眼神顿时一怔。

    “这些……”月明泽想问这些都是从哪里弄来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似是看出他心中所想,云轻舞轻浅一笑,道:“绝对是正当途径得来的,你先吃,吃完后把身上的衣物换了。”

    月明泽心里有疑惑,但看到云轻舞似乎、好像并不想对食盒和衣物多做解释,便没有冒昧地多问。

    “怎一副碗筷?”

    “我吃过了,这是专门带给你的,快吃,要不然一会就凉了。”

    她就像个神秘、带着极致蛊惑的谜一样,让人不自已地想要将目光锁在她身上,探索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

    ——才华满腹,修为高深,空间宝物,散发着清香,可解百毒的药丸……无论如何去想,其结果就是想不出个所以然。

    三天的考核时间,转眼就过去两日,而这最后一日的竞争愈发激烈残忍。

    幽魔岭附近,此刻血雾弥漫,惨叫声,野兽嘶吼声不绝于耳,听得人好不瘆得慌。

    “快,保护好各位殿下和公主!”

    近百个预备弟子手执兵器,围绕在宫澈和长平公主等身旁,他们一个个高度戒备,生怕周围的野兽大军,肆无忌惮地发起进攻。没错,确实是野兽大军,无人知道这些狼啊,老虎啊,狮子,豹子等常见野兽,还有那些个不常见的怪兽,为何会突然齐聚在此。

    而宫澈几人和一百多预备弟子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无非是听到这里有野兽嘶吼,才不约而同地从各个方位赶到此地。

    最后一日了,他们都想猎取更多的兽眼,好拿到进学名额。

    谁知,先来的预备弟子,没一个逃过野兽的血盆大口,就这么着,至少有三十个预备弟子已尸骨无存,成了野兽们腹中的食物。

    “皇兄……我,我怕……”长平公主再怎么有心机,也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这会儿她面无血色,被宫澈近紧牵着手护在自己身边。“不怕,有皇兄在,长平不怕!”宫澈左手紧握长平公主的手,右手执剑,脸上表情尤为冷峻。

    狼啸,狮吼,虎啸……以及长怪兽咆哮的声音,阵阵声动四野。

    它们齐虎视眈眈地看着手持兵器,想要猎杀它们的人类。

    好似只要一个小小的动静,它们就会冲过来,将所有人生吞活剥一般。

    众预备弟子没一个不想进宫学,没一个不想夺得前面那几个名额,然而,相比较一个宫学名额,他们更想在此刻凭借自己过人的修为,保护住身后的宁王等人,因为这不仅能给家族带来荣耀,还能给他们自己带来锦绣前程。

    若果运气好的话,尚公主也没得问题。

    “咱们不能这么被动下去,务必要杀出一条血路,护送各位殿下和公主到安全的地方。”

    “就这么办!”

    “记着,一定要护好各位殿下和公主。”

    起先说话的那名预备弟子目光深邃,容貌俊朗,身上散发出的气场不容人小觑。待他道出刚才之言,神色骤然一凛,率先朝十多丈外的野兽群攻击而去。

    “八姐,你跟在我身边,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你有事。”

    靖王眼神坚定,看着清平公主道。

    “我们……我们都不会有事。”清平公主脸色苍白,想要竭力保持镇定,奈何轻颤的声音还是将她恐慌,害怕的情绪全然展露无遗。

    短暂停下的惨叫声,野兽嘶吼声再度响起,随着空气中的血腥味愈来愈浓郁,近百名预备弟子晃眼功夫就少了十几个。

    清平公主攥紧手中的长剑,眼里写满惊惧。她紧抿着嘴,就那么怔怔地看着眼前血花飞溅的一幕,不敢呼吸,心跳却极快:“难道今日要死在这里了吗?”她禁不住暗忖:“云公子呢?云公子剑法精湛,修为深不可测,我为何看不见他?还有沐大公子和月世子,他们的修为也相当不错,怎也没出现在此?还是说……还是说他们已经遇害?不,不会的,云公子的剑法那么好,他不会有事的……”

    “我怎么了?明知这里很危险,为什么还希望云公子可以出现?”

    “……别来,云公子别过来,这里的人恐怕都难逃一死,云公子若是过来,岂不也要搭上一条命?”

    云轻舞有听到震天响的野兽嘶吼声,有听到凄厉之极的惨叫声,她和月明泽正循声疾速往这边赶。

    “你身体还未完全恢复,一会别加入战斗。”看了月明泽一眼,云轻舞神色认真道。

    “我……”

    月明泽嘴角动了动,神色间明显带着迟疑,他怎能看着她去冒险,自个躲在一旁观看?

    做不到,他恐怕很难做到,所以,他不能回应她的话。

    “惨叫声不断,血腥味又这么浓,估计场面很惨烈,你的身体状况我心里一清二楚,不想伤上加伤,不想把命丢在这,最好还是听我的。”毒是解了,内伤也恢复的七七八八,可是受到那样的重创,身体不可避免虚得紧。

    久听不到月明泽出声,云轻舞不由叹口气,又道:“你真不用为我担心,我若察觉情况不妙,会在第一时间抽身闪人。”她又不是傻妞,在知晓自己能力不敌时,还愚蠢的拿命去拼。

    “啊!”

    长平公主看到一名预备弟子直接被一头怪兽张口咬下头,当即吓得尖叫一声。

    在空气中乱飞的红的白的液体,溅到人的脸上身上,甚至溅到了有些人的嘴里。

    忽然,不知哪个喊道:“云轻狂,云轻狂来了!”

    “八姐,你看,你快看,是云公子,那疾飞而来的白色身影是云公子没错!”靖王一脸欣喜道:“云公子剑法精湛,他会击退这些野兽,他一定能击退这些野兽!”宫澈看到云轻舞的身影时,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可转瞬,他的心又高高提起。

    少年两日来安好,他甚是高兴,但少年接下来是否会安然无恙,他此刻心里没底。

    宫澈很怀疑这突然出现的野兽群,是人为操控的,然,他又想不出谁能有如此大的本事,操控这么多的野兽。有了云轻舞的加入,地上不多会就已出现好多野兽的残体,只见她剑起剑落,再凶猛的野兽遇到她挥出的凛然剑光,都难逃一死。

    “云公子小心!”看到有两只老虎欲朝云轻舞后背袭击,清平公主想都没想,张口就高声提醒。云轻舞长剑挥起,了结掉眼前的独角食人兽,身子蓦地凌空而起,险险躲开了那两只老虎的攻击。

    尼玛,竟然还会搞偷袭!

    眸中冷芒迸射,云轻舞手中的长剑当空挥下,剑影霍霍,直接招呼到那两只老虎身上,只听连续两声皮肉撕裂声响,那两只老虎竟生生被劈成了两半。

    云轻舞避开老虎攻击那一刻,清平公主提气的心微放松下来,谁知,本吓得脸色煞白,目露恐惧,哭个不停的长平公主,蓦地如同阴冷的毒蛇一般看了她一眼,且面部表情扭曲的十分厉害。

    “八姐,你看那四只老虎,它们眼神好凶!”靖王手指向四头从不同方向朝云轻舞袭来,有两、三丈长,体格庞大的猛虎,牙齿打着颤,与清平公主道。

    清平公主自然有看到,她攥紧手里的剑,一双眸子追随着云轻舞的身影,眼里写满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