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183:相逼,不念亲情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183:相逼,不念亲情宫衍不喜言语,倒没说话,云轻舞挽住无忧老人的胳膊,笑嘻嘻地道:“师父,我觉得师兄们很好啊,一看就让人觉得亲切。”

    无忧老人笑着道:“你的师兄们很护短的,往后哪个若敢欺你,自有你那些个师兄帮你出头。”

    “那感情好。”

    云轻舞眉眼弯弯,笑得一脸开心道。

    与往届一样,这次的甄选弟子大会,依旧举办了三天。被选中的世家公子小姐,自然满心高兴,但在高兴的同时,他们心知这只是初选过关,而要最终成为宫学弟子,则必须通过接下来的终极能力测试,也就是复选。

    与初选竞争相比,作为复选的终极能力测试,竞争将会愈发激烈残忍。

    也是,名额有限嘛,既已过了初选,谁又想在复选中落败?

    然而,复选纯粹就是在搏命,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能保证自己会成为真正的宫学弟子。

    终极能力测试会在初选结束五天后举行,到时,宫学预备弟子将全被送进渺无人烟,各种野兽出没的深山古林里,听起来对于修习武道的武者而言,这也算不得什么,可问题的重点不是进深山古林,遇各类野兽有多么可怕,而是那些个野兽根本就不是寻常物种。

    它们中有可能会出现传说中的古兽,虽然只是传说,可在历届的终极能力测试中,也不是没有传出有弟子遭遇古兽袭击。

    在这生死全凭本事,且不到规定时间,任何人不得中途退场的角逐中,自身修为和运气就显得尤为重要。

    咳咳咳……

    其实即便你想中途退出,也没有那个可能,因为在那座深山周围,早已被设下一重重严密至极的阵法。

    如此一来,唯有奋力猎兽,提防被人袭击,方可拿到进学名额,成为真正的宫学弟子。

    待终极能力测试结束后,四大武圣会根据通过复选弟子们的猎兽数量,以及兽的凶残程度,选出前四名弟子进行重点培养。

    对于这四个名额,众预备弟子可都是摩拳擦掌,卯足劲,想收获一个到自己囊中。

    夜静寂无声,脉脉月华如水流泻,玉顶峰下的湖边出现了两抹颀长挺拔的身影。

    一负手而立,一抱臂慵懒靠在身后的树干上,两人凝望湖中摇曳的白莲,低声交谈着。

    “你之前不是说对进入宫学没兴趣么?”

    “原本是没兴趣,可在你们的打击下,我没得选择。”

    “那枚丹药你没服用?”

    “当天就服了,冲关很成功,但我想借这势头将修为进一步提高。”

    “你的修为已经很不错,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学无止境,我可不想被你们看扁。”

    “我们是那样的人么?”

    “不是。”

    “那你还那样说?”

    靠在树干上的男子摸摸鼻头,声音带着丝别扭道:“是我自己怕被你们看扁,与你们没关系。”朝身旁的人看了眼,他撇撇嘴,续道:“你厉害无可厚非,可她也那么厉害,这让我简直无地自容。”言语怨念,口气没个正行,这人不是沐妖孽还能是哪个?

    “没得比。”

    回他的话的自然是某太子了,只见他从湖中白莲上收回视线,转身凝向沐妖孽,道:“就是我,也没法比。”

    “是啊,没得比。”

    沐瑾又低叹口气,忽然问:“你就这个样子留在这?”宫衍也不蛮他,直言道:“我们被武尊收做关门弟子了,在这我叫君言,她叫莫云。”

    “武尊收你们做了关门弟子?”沐瑾惊讶地睁大眼:“为何我没听说?”

    宫衍语气轻淡:“就我们的身份,暂时不公对外公开。”

    “那你们会参加复选吗?”沐瑾问。宫衍道:“她会。”

    沐瑾闻言,怔忪片刻,道:“若你是以世家公子的身份踏入宫学,就不会有这样的烦恼。”扮属下,还弄出这么一副放在人堆里、一眼找不到人的普通面孔,自然没资格成为宫学弟子,想着想着,他禁不住勾起嘴角,打趣:“你这样子她就不嫌弃?”

    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宫衍浅声道:“我们本打算来这看两眼就回京,不料发生了后面的事。”

    “复选时你放心,我会帮你看顾她。”沐瑾道。

    宫衍:“看情况吧,如果可以,我会陪在她身侧。”

    沐瑾眸露疑惑,问:“你在担心血幻宫?”

    宫衍点头:“知道她在这,他们必定有所动作。”沐瑾摩挲着下巴,思索片刻,道:“这几日宫学里没见有什么异样。”

    “越是平静,越是要加以提防。”宫衍说着,星眸中寒芒一闪而过:“只要他们出现,我会一个不剩,全部铲除!”沐瑾赞同地点点头,突然不知想到了什么,只见他笑得一脸欠扁:“淳王的事是不是气得你够呛?”

    “幸灾乐祸?”宫衍扫他一眼,脸上表情冷得没一点温度:“他不配活在世上。”

    沐瑾耸耸肩,笑道:“我可没有幸灾乐祸,就想着你当时肯定很窝火,眼睁睁地看着淳王在面前嚣张,却不能出手。”说着,他顿了顿,又道;“该教训的已经教训,他算是彻底完了,没必要再为那么个人渣生气。”

    “他也配我生气?”眼里泛起抹嘲弄,宫衍冷声道:“我只是在气我自己,在那个时候不能亲手予以惩治。”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污言羞辱,是个男人都没法忍住,可他却因为她不允,因为自我身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废物嚣张。

    “她的顾及没错,而且,她出手很潇洒,我可是在一旁都看在眼里呢!”想到某女惩治淳王时的一幕,沐瑾心里就是一阵悸动,她无论何时都是那么耀眼,这样的她,要他如何能不留意?又如何能将其从心底抹去?

    做不到啊!

    他是真的做不到。

    不过,能看着她幸福,于他来说也是种满足。

    “我知道。”宫衍静默良久,语气轻缓,带着他不自知的疼惜,道:“她处处为我着想,处处以我为先,而我,好像并未为她做过什么……你说她是不是很傻?”也不等沐瑾作答,他自顾自地接着到:“她傻得可爱,傻得让我心疼,让我不知该拿她如何是好。”

    有必要这样么?沐瑾丢出个幽怨的小眼神,压下心底窜起的酸涩感,道:“那就对她好,永远只对她好,让她在你的羽翼下每天过得快乐开心。”他的声音很轻,近乎有些飘渺。这一刻,他禁不住在想,如果他能将刚才的话亲口与某女说,说我会对你好,永远只对你好,让你无忧无虑,开心快乐地过每一天,该有多好。

    想是这么想来着,他却清楚知道,自己没有那个机会,永远都不可能有。

    她,喜欢眼前这人,对他,一点异样的心思都没有。

    宫衍幽邃的眸光,坚定无比:“我会的。”言语到这,他伸手拍拍沐瑾的肩膀:“多留个心,别再复选时中了他人的暗招。”沐瑾嘴角一抽,道:“我是没你们修为高,可也没弱到要你这般叮嘱。”

    “夜深了,回吧。”宫衍没就他之言接话,而是淡淡地丢下一句,提起轻功,转瞬没了踪影。

    青木园里有不少院落,预备弟子和诸位皇子公主,目前暂且都住在这里。

    根据宫学规定,只要进到宫学,身份神马的都是浮云,因此,三人一个院落,由东、南、西、北四院的四大弟子、按照学员通过初选的考核顺序安排住处。宫衍身份特殊,并未参加初选考核,所以,他的住处没在这青木园,而是由莫长老给单独安排了个僻静院落。

    云轻舞则想着既然已入宫学,且不少人认识自己,若是在此情况下还高特殊,那她就忒没有面子了,基于这种考虑,她不仅参加了学员考核,而且是以稍微靠前的名词,成为了预备弟子中的一员。

    和谁住她都没意见,也没必要有意见,毕竟大家不熟,她又不用和谁套近乎,再加上复选过后,就会散伙,重新分配到东、南、西、北四院报到,并住在各院弟子的指定住处,如此一来,多一事自然不如少一事——安安静静与另外两位学员住几日。

    让她没想到的是,和她同住一个院落的两人,会是沐妖孽和清平公主。

    暗自寻思,没想出个所以然,她便也不去想,该干嘛干嘛,并未与那两人有过多接触。  风儿透过窗棂吹进屋里,长平公主心神不宁,来来回回在屋里走了好一会,拉开门就往外走。不换是么?她凭什么不换?长平公主这两日恼怒至极,她怒清平公主不和自己换院落,甚至怀疑清平公主对自己爱慕之人有意,才在她提出换院落居住时,执意不肯。

    事实上,她有些冤枉清平公主。不是清平公主不想和她换,而是宫学有规定,学员一旦住进分配的院落中,无权也无资格自由更换。长平公主心里眼里全是爱慕之人的影子,哪有闲工夫去了解什么宫学规定,就这么着,她白日里一而再的找清平公主,提出和其换院落住的要求。

    结果,她提一次,清平公主礼貌地拒绝一次,以至于她心气难平,怒火上涌,决定再去找清平公主一次,实在不行,她不介意用身份逼清平公主就范。

    “叩叩叩!”

    清平公主坐在桌前,正在翻阅一本书卷,听到敲门声,蹙了蹙眉,这才起身,准备去看看谁这个时候找自己。

    熟料,没等她走到门口,房门被人从外面猛地推了开。

    “长平,你……”看到来人,她脸色微不可见地变了变,带着不解,又带着丝了悟,看着这极其失礼的异母妹妹目中含怒,冲到她面前。

    “啪!”

    长平公主二话没说,扬手就甩出一巴掌。

    “长平……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冲进屋就掌掴她,这是想做什么?清平公主只觉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对方的举动太过猝然,让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那么硬生生地挨了一记,要说不觉得屈辱,那是假的。

    “你说我是什么意思?”一个没有连母妃都没有的庶公主,竟也敢肖想她的心上人,真是不知所谓!长平公主注视着清平公主,眼里露出鄙夷之色,讥笑道:“说实话吧,你是不是对云公子动了心思,这才不愿与我换住处?”

    清平公主闻她之言,先是一怔,转瞬脸色涨红:“长平,饭可以乱吃,但话却不能乱说。”云公子方方面面是很好,但她对他只有感恩和欣赏,根本就未生出过旁的心思。长平公主冷笑,半点都不信她之言,道:“你以为我信你的话吗?如果你对云公子没动心思,为何宫中会传出你和云公子的闲话?”云轻舞和小十八在宫中的几次偶遇,确实被宫中爱嚼舌头的奴才,背地里歪曲事实,说清平公主不顾廉耻,想倒贴东宫的云公子,那些传言虽传的隐晦,但还是被各宫的主子都听在了耳里。

    尤其后面还突然出现文帝赏赐清平公主姐弟,并传口谕着小十八时常到宣露殿做课业,这些种种,在那些嚼是非的人看来,无非是清平公主搭上了云公子,进而和太子扯上了关系,方咸鱼翻身,姐弟俩得了帝王眷顾。

    长平公主不想相信这些谣言,可文帝对清平姐弟俩的态度转变,又让她不得不信。

    于是,她压下心底的怒意,寻找着机会好好教训清平公主一番,让这位异母姐姐离自己爱慕之人远些。但宫中人多嘴杂,她不敢没做好完全的准备,就对清平公主发难,介于此,她忍,忍住冒然行事。

    现如今,远离京城,她觉得自己没必要再忍下去,该好好教训教训这痴心妄想的贱.人了。

    “宫中有传我的闲话?我和云公子的闲话?”

    清平公主脸色微白,眸中神光很是不可思议:“我什么都没做,和云公子几次见面,也是偶然间遇到的,而起每次太子皇兄都在场。”她竭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神色也尽量表现问心无愧的样子,奈何长平公主非但不信,反还嘲笑道:“偶遇?为什么你就能偶遇到云公子,我就偶遇不到?知道么?你就是个贱.人,用心机迷惑了云公子,更迷惑了太子哥哥,从而引起了父皇的注意,让你们姐弟俩如咸鱼一般翻了身。”

    将清平公主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一遍,她又道:“瞧瞧你这幅丑样子,怎配肖想云公子?听好了,不想脸面太过难堪,立刻,马上和我换住处,否则,我要你好看。”她太了解眼前这可怜虫,虽同为公主,却与宫中的奴才没什么不同,甚至还不如各宫稍有些体面的奴才,之前,更没少被其他的姊妹欺负,或许心知自己的处境,所以,每次受欺负后,都只是咬牙忍着,不敢出言反驳,不敢伸手还击。

    忍功倒可以,倒令她佩服得紧,要不然姐弟俩怕是早已死在后宫。

    “我说了,我不会和你换住处。”清平公主挺直腰板,不惧长平公主的威胁。

    母妃去世后,为能护幼弟好好活着,她一直在忍,这一忍就忍了好几年,今天,不,在幼弟能流利说话那一年,她便不再刻意忍受宫人和姊妹们欺负,她不要幼弟活在窝囊,受气当中,从而失去男儿气性,因此,她开始惩治自己寝宫中那些偷歼耍滑的奴才,开始在兄弟姐妹欺负他们姐弟时,出言回击。

    她要让幼弟知道,他们是境况不如人,但他们也是尊贵的皇子公主,是父皇的孩儿。

    敛起思绪,她明亮无畏的眸子迎上长平公主恼怒的目光,再度启口,一字一句认真道:“我要休息了。”她这是在下逐客令,长平公主又怎会听不出?只见其冷冷一笑,伸臂一伸,抓住清平公主的胳膊,扬手就是正反两巴掌,跟着,又一掌击在清平公主的胸口。

    要知道,清平公主虽比长平公主年长些,但她在修习武道这方面,与长平公主完全没得比。

    长平公主是不怎么练功,奈何人有一个好母后,打能走得利索,便断断续续有修习武道,到现在,人再不济,修为也已达人之镜巩固期,而清平公主却与其相差两个小阶,目前出去人之镜中期。

    “噗!”一口鲜血从清平公主口中喷出,没等她平复气息,嘴一张,“噗”又喷出一口鲜血。

    甩开她的胳膊,长平公主在旁眼神冰冷,嘴角挂着讥讽的笑容,冷冷地看着她踉跄后退两步,一个没站稳,重重摔倒在地。

    “说,你换还是不换?”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清平公主,怒问。

    “不换。”

    清平公主趴在地上,抬起头,嘴角挂着血丝回她一句。

    “看来你是真没把我的话听在耳里,是真对云公子动了心思,你说说你配吗?啊?你说你配吗?”长平公主走到她身旁,一脚踩在她手上,冷声道:“你以为我不敢将你怎样吗?还是说你以为云公子会给你撑腰?”

    “我和云公子没什么,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总之,我,我问心无愧。”

    脸上痛,胸口痛,被踩在地的那只手也痛,可这些痛并未让清平公主低头,她对上长平公主怒火燃烧的眼眸,道:“你就是废了我这只手,甚至杀了我,我还是那句,不换!还有,就你这骄纵蛮横样,云公子只怕避之不及,又怎会委屈自己的眼睛,瞧上你这位高高在上的嫡公主?”她说到后面,言语明显带着讥讽,长平公主不是傻子,听得出她话中之意,登时,脚上用力,清平公主咬紧牙关,口中一丝吃痛都没有发出。

    “云公子瞧不瞧上我,要你多管闲事?”长平公主一脸怒容,声音尖利道:“你就是个贱.人,而我就是你口中的嫡公主,他云轻狂再能耐,也不过是一介草民,能被我瞧上,那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只要我求父皇和母后,他们一定会成全我,让云轻狂娶我做妻子。”

    “你在做梦吗?”

    清平公主笑了,笑容有着说不出的讽刺:“呆在洛阳行宫那两年,还没让你学聪明吗?用你脑子好好想想吧,为何你会被送到洛阳行宫?”见长平公主脸色乍青乍白,她心里好不痛快:“就你伤害太子妃嫂嫂那茬,你觉得云公子会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吗?”

    “闭嘴!”

    长平公主挪脚,狠踹她身上,怒喝:“你最好歇了你的心思,最好立刻,马上从地上爬起,滚出这间屋子,云轻狂只能是我的,他只能是我的!”想到在洛阳行宫呆的那两年,想到刚从行宫回到京城,每夜做的那个噩梦,她眼里恨意如江水汹涌:“是那个废物害得我被父皇降罪,到行宫受苦两年,是那个废物害得我夜夜做噩梦,云公子若是知道这一切,他会帮我的,会站在我这一边,才不会理会那个废物。”

    清平公主屋里闹出的动静不小,云轻舞盘膝坐在床上练完功,本打算就寝,谁知,一道尖利的女声由窗外飘进,听到那道声音里有提到废物,提到云轻狂是我的,姐儿额上滑下数道黑线的同时,嘴角连抽个不停。

    “麻痹,这都什么事啊!”暗自吐槽一句,她起床出屋,好看个究竟。

    “没想到时至今ri你还恨着太子妃嫂嫂,长平,我奉劝你一句,最好收敛你的脾性,不要以为每个人都像我一样,能被你这般欺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