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132:我没有自甘堕落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云轻舞抚着他的发顶,示意他接着说下去,就听小家伙续道:“我爹说我娘是我祖父偶然间从拐子手中救下的,那一年,我娘只有五岁,只知自己叫敏儿,旁的什么都不知道,祖父和祖母看我娘乖巧,就收养在了府中……爹爹之所以告诉我这件事,是希望我长大后,能帮娘找到家人,他说娘虽然从未在祖父和祖母面前提过想家,可当娘一个人独处时,都会默默地掉眼泪。”

    ‘敏儿’两字从星儿口中一出,沐瑾再也没能忍住,当即落下泪来,颤声道:“孩子,你是我姐的孩子,来,快过来,到舅舅这来!”

    他伸出双手,一双桃花眸中满满都是激动。星儿没有动,也没再说话,只是乖觉地被云轻舞揽在怀中。

    “天下之大,人海茫茫,要想找一个丢失的孩子,确实不是件易事。”云轻舞看着沐瑾,眸光变了又变,道:“除过星儿,我大哥和嫂嫂,还有他们林府所有人,全没了!”

    “不,你骗我,轻狂,你这是在骗我对不对?怎么可能?我这刚找到外甥,姐姐怎就没了?我不信,我不信……”

    沐瑾单膝跪在车里,抓住云轻舞的胳膊,一脸悲痛道:“告诉我,你是在骗我,轻狂,你说话啊,求求你了,你说你是在骗我!”

    “我有那么无聊吗?”云轻舞神色一凛,冷声道:“林府上下三十五口人,全被歹人在夜里杀死了,而且,而且连尸骨都没留下,倘若我没及时赶到,星儿或许也难活下来。”

    “叔叔说的是真的,我爹死了,被那些坏人丢进了大火中,红枫苑起火了,我娘也死了,还有她腹中的宝宝,随着我娘一起死的。”星儿眼里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落,但他没有发出哭声,只是陈述着那晚发生的一幕:“爹爹将我藏在假山缝隙中,我是亲眼看着他被坏人杀死的……叔叔虽帮我们府上杀死了不少坏人,但我知道有的坏人肯定还活着,等我长大,我一定找他们给我爹娘,还有姑姑报仇!”说着,他攥紧小拳头,眼神坚定而执着。

    “你还小,报仇的事不用你操心,舅舅会将那些坏人全找出来,一个都不放过。”

    沐瑾遏制住眼里的泪水,眸光坚定,言语果决道。

    星儿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见云轻舞摇头,示意他无需再多言,只好闭上嘴儿,静静地坐在云轻舞身旁。

    “星儿,你的任务是健康平安地长大,旁的事想都别想知道吗?”

    云轻舞言语温和,轻语道。

    沉默半晌,星儿低“嗯”一声,算是应下她说的话。

    “轻狂,星儿可以住我沐府吗?”沐瑾能感觉到星儿对他没什么感情,也是,见面不过两日,而且是刚相认,要一个瞬息间失去双亲的孩童,突然认一个‘陌生人’做舅舅,小家伙接受起来是有些难度。但想到自家二老,他又不得不提出这么个要求,但是,她能答应么?

    对上他诚挚,带着恳求的双眸,云轻舞叹口气,道:“你问星儿的意思吧,若是他答应,我自然不会多说什么。”言语到这,她顿了顿,又道:“我觉得关于星儿娘亲的事,你最好再问问令堂,看可有胎记什么的,能证明她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嫡姐,否则……”

    未等她说完,沐瑾就道:“我姐右耳后有颗米粒大的红痣。”云轻舞之所以有那么一说,无外乎她偶然间有看到林敏右耳后,有颗鲜红欲滴的红痣,那红痣不大,呈心型,看着尤为可爱,惑人。

    然,不是亲近之人,很难留意到她而后那颗红痣。

    云轻舞清透的眸落在星儿身上,见小家伙听了沐瑾的话,朝她点头,心中的不确定顿时全然落到实处。

    “轻狂,我娘说我姐耳后那颗红痣,特别像个桃心。”怕云轻舞还有疑惑,沐瑾紧张之下,把自己知道的,一股脑地都说了出来。云轻舞微笑:“好了,我认你是星儿的舅舅,认你沐府是星儿的外家,但我还是那句话,星儿要不要和你住进沐府,得看他自个的意思。”孩子有亲人陪伴在身边,总比跟着个外人要好得多。

    她是疼爱小家伙,也会尽心尽力加以照顾,可就她目前手头上的事,万一有所不察,让小家伙出个闪失,岂不对不起已逝的大哥大嫂。

    “我要和丘宝哥哥住在一起,叔叔也说过,你在哪星儿在哪,不会不要星儿的。”星儿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倔强地看着云轻舞,生怕叔叔不要自己。云轻舞笑容柔和,爱怜地捏了捏他的脸儿,然后与沐瑾道:“星儿不愿意呢,要不过段时日再说。”

    沐瑾此刻明显很失望,同时,心里也酸涩极了,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不料,星儿起身,来到他身旁坐下,将小手搭在他的大手上,稚声道:“舅舅,等我在侯府安顿好后,我会和你回府上看望外祖父和外祖母的,嗯,还有小舅舅。”

    既然是娘亲的亲人,那也就是他的亲人,想来娘亲在天上有灵,定希望他能帮她回府看看,看看所有的亲人。

    沐瑾一把抱他坐进自己怀里,眼眶湿润,连声说好。

    宁远侯府,缈墨居。

    清风习习,竹叶声声,云轻舞站在翠竹旁,静静地凝视绝良久。

    “你让我很失望。”

    轻浅的声音扬起,她步履悠缓,走上前道:“作何困住自己,不从中走出来?”看着地上绝用树枝勾勒出的女子画像,她又是摇头,又是叹气:“难道我救下的只是个活死人?”昨晚从宫衍口中,知晓绝并未接受她默写的《重生诀》,当时下就对其甚感失望。

    “你不该救我。”

    绝没有抬头,目光锁在地上的女子画像上,空洞而迷茫。

    “为什么不接受《重生诀》?你可知,那上面的武功心法,是我专门为你默写的?”云轻舞神色微冷,出言质问。绝沉默,没有说话。她看着来气,上前就在他面前的地上胡乱踩两脚,见那女子画像已看不清楚,方退后两步,接道:“你是人,是有尊严的人,不是哪个的奴!再者,是我将你从阎王手中抢回的,你就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吗?知晓《重生诀》可供你修炼,我那时很高兴,觉得不仅救治了你的身体,更从精神上救了你,你倒好,全然不当回事。”

    “我已是废人,我已是废人……”绝喃喃,声音如同一潭死水,无波无澜。

    云轻舞觉得自己算是对牛弹琴了,叹息一声,道:“你已伤势痊愈,又不想重获新生,那就离开吧!”说着,她从袖中掏出一个钱袋,丢到绝面前:“这里面有几张银票,还有些碎银,省着点花,你这辈子吃穿应该不用发愁。”可惜了,心性坚韧,却没想到是个认死理的。

    心病终须心药医,唯有当事人自个想开,方能走出困境,旁人再想帮,也只是徒劳。

    绝没有捡钱袋,也没再画云轻雪的画像,只见他慢慢地抬起头,望向云轻舞:“我,我还可以修炼武道?还有用?真的能修炼《重生诀》么?”云轻舞对上他空洞,呆滞的双眸,心道:“我去,难不成黑芝麻并未说出修炼《重生诀》的必要条件?”

    想到宫衍不是个多言的,加之身份在那放着,能把东西带回京城,能出现在侯府,出现在绝面前已经够可以,若要他屈尊降贵,将她说的那些话,全转述给绝听,那简直就是强人所难。暗自摇摇头,云轻舞挥散对某人生出的怨念,这才看着绝道:“你是经脉断了,是提不起你原来的剑,但你看看你现在,是腿不能走,还是手不能动?”

    绝不语。

    “在我看来,哪怕是全身瘫痪之人,只要他有一颗上进,永不气馁的心,那么,他就不是废人,来日就一定会有所作为。而你,身上的伤一年前就已痊愈,却自甘堕落,称自己为废人,更是自我封闭,不与任何人搭话,只是留着一口气,每日画这劳什子人像。你说说,她真就那么好么?”

    云轻舞的声音变得有些清冷,恨铁不成钢道:“你是武者,是有血有肉,有尊严的武者,怎能自甘堕落,怎可以自甘堕落?”

    “我没有自甘堕落,我没有!”

    绝咬着牙,沉稳厚重的嗓音扬起。

    “你没有?你没有地上这些鬼东西是什么?”云轻舞语带嘲讽,道:“为个女人,为个待你连狗都不如的女人,你就窝窝囊囊,成为一个废人,看来,我之前是高看你了!”绝眼里有了波动,云轻舞见状,决定再添把火:“人贵在懂得自爱,连你自己都不知爱惜自己,连你自己都作践自己,将一个不把自己当人看的女人,视作神明一般敬重,这样的你,不仅是悲哀的存在,甚至连废物都不如!”

    “我不是废物。”绝眼睛变得有些发红,一字一句道。

    云轻舞冷笑:“你是,哦,不,你是连废物都不如!”

    “我不是!”

    绝起身,怒盯向她道。

    “只要你一日放不下云轻雪那个恶毒女人,你就永远连废物都不如!”

    云轻舞有意将其激怒。

    绝道:“不许你那么说她!”

    “我就说了你又能怎样?”云轻舞轻飘飘地道。

    “若不是欠你两命,我势必杀了你。”绝语气冷而狠,双目赤红,怒到极致。

    云轻舞抱臂,神态闲适道:“就你也想杀我?来啊,我站在这不动,你快些动手。”绝是武者,是有骨气,有血性的武者,之所以成为云轻雪的奴,无非是感恩其对自己有一命之恩,后来随着时间推移,他对云轻雪生出了爱慕之心,这便促使他不由自主地陷入一个死局中,从而招来亡命之灾。

    那晚,在那个棍棒交加,暴雨倾盆的夜晚,尝尽人情冷暖,看清自己在云轻雪心中的地位后,他心底深处的那份悸动,其实已经冥灭!然,提不起剑的他,痛到深处的他,无所事事的他,在无知无觉中,就捡起树枝,随意勾勒,地上就有了女子的画像。

    许是种习惯吧,日复一日,只要他坐在石梯上发怔,便会拿起树枝,机械地画啊画。

    “动手啊,我在这等着呢!”见绝握紧双拳,目中冲血,死死盯着她,却不见出手,云轻舞嘴角微翘,唇齿间轻漫出一句。“啊!”绝大吼一声,真气在体内运转,冲着她就击出双拳,熟料,不等他的拳头靠近,身子已如断线的纸鸢,向后飞了出去,紧跟着,重物落地声响。

    绝嘴里吐出一口鲜血,狼狈至极地倒在一棵大树下。

    “现在,你还反驳我的话吗?”

    云轻舞确实没有动,神态依然是原状,挑眉笑看向他。

    “啊!”绝自地上爬起,嘴里再次大吼一声,冲着她袭来。云轻舞眉眼含笑,身上衣袍随着体内真气运转,鼓动而起,愣是将人又给弹飞了出去。绝重摔于地,口吐鲜血,仿若不知痛一般,爬起继续冲向她,好维护自己武者的尊严。

    奈何,回应他的依旧是身体飞出,撞上树干,进而重重地落在地上。

    沐瑾牵着星儿的小手,和丘宝站在不远处看着,三人无不感到心惊肉跳,牙疼得紧,仿若那一次次重摔在地上的人,是他们似的。

    疼,很疼,非常非常疼!

    这是他们此时的心声。

    谁都没有出言阻止,只因他们知道,云轻舞的举动是要让那头倔驴醒悟,让那头倔驴忘记过往,自骨子里醒悟、振作起来。

    约莫过去两刻钟,绝累得如死狗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云轻舞这才道:“怎样?还要反驳我说的那句话吗?”

    “我不是废物……”绝吃力地抬起头,嘴角挂着血丝,看着她:“我不是废物……”这一刻的他,情绪已经平复,整个人宛若脱胎换骨一般,目光清明,一字一句道:“过往已烟消云散,我要修炼《重生诀》,我要振作起来,让所有人知道绝的存在!”

    “有骨气。”

    云轻舞走上前,微笑道:“要我扶你起来吗?”

    绝边摇头,边双手撑地,跪倒在她面前:“绝见过主人!”他不是不知好歹,从那晚安然走出清水苑,再被人从城外荒坡下救回侯府,继而看到她竭力医治他,以及隐约间听到她说的那些话,他就知道,她和那人不同。就是此时此刻,她的眼里除过关心和欣慰的笑意,对他没有丝毫轻视,鄙夷之感,她拿他当人看,当有尊严的人看。

    而他,原本就是人,就是有血性,有尊严的人,更是……

    “起来吧,好好修炼《重生诀》,往后想跟着我,还是想离开,随你自愿。”云轻舞轻抬手,语气温和道。绝目光坚定,郑重道:“主人是不愿要奴吗?”云轻舞秀眉微蹙,凝向他:“记住,你已不是奴,你是绝,是有血有肉,有尊严的儿郎,如果决定要跟着我,那就唤我一声公子。”

    绝起身,揖手道:“绝见过公子。”

    “嗯,很好。”云轻舞颔首,道:“跟着我,就得绝对听我的,要不然,你还是趁早离开,因为我这人虽然好说话,但却容不得背叛。”

    “绝誓死跟随公子。”绝果断道。

    云轻舞笑了,笑容清雅而暖人:“我很护短的,不会让你有事没事就去送死。”说着,她从袖中掏出《重生诀》递到绝手中:“好好练,以你的底子,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大成。”绝握着《重生诀》,眼里聚满感激和敬慕:“谢谢公子!”

    “不过是一本武功心法,没什么好谢的。”云轻舞浑然不在意地摆摆手,然后招呼丘宝和星儿到身旁,与绝道:“这是丘宝,这是星儿,往后他们也会住在侯府,你可得多多照顾他们,若是他们有做错事,你直接代我训诫就是。”

    “这……”

    从衣着上看,两位小公子就身份不一般,公子说起他们,语气又是这么亲切,他如何能加以管教?

    微微一笑,云轻舞道:“不要有什么顾忌,丘宝和星儿还是很懂事的,他们不会让你难做。”

    “丘宝(星儿)见过绝大哥(绝叔叔)!”

    丘宝和星儿礼貌地向绝一礼。

    绝想要错开身,见云轻舞朝他点头,只得站在原地受了两个小家伙的礼。

    “放下了?”安置好宋慧莲娘仨,老管家和杜能来到缈墨居,云轻舞看到他们,就让沐瑾领着小家伙先去安置,自己则与绝走进一旁的亭中落座。闻她之言,绝自知其意,只见他眸光通透,如水般平静,道:“被她命人打残那一刻,我就放下了,只不过,没想到她竟绝情到亲手废了我的经脉。”

    “知人知面不知心,放下了就好。看得出来,你是个有故事的人,若是哪天想说,我很乐意听哦!”

    云轻舞语气轻松,这让绝绷紧的心和略显僵硬的身子,禁不住都放松了下来,他点了点头,很快又挑眉,问道:“公子怎知我有故事?”来到中原之前的事,他对谁都没说过,因为不可说,不能说,只能深埋于心。

    但每每夜深人静时,他会想起亲人,想起那些善良的族人,想起他们惨死在突厥铁骑下、发出的凄绝哀嚎声。

    装作没看到绝眼底染上的痛色,还有逐渐湿润的眼眶,云轻舞言语轻缓道:“你的样貌说明你不是中原人,再结合你极力隐藏,却依旧难掩自骨子里散发出的尊贵之气,这不难让我想到你的出身,嗯,还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拥有尊贵身份的你,若不是遇到什么关乎性命的大事,又怎会隐姓埋名,自愿给人做奴?”

    绝苦笑:“公子观察的可真仔细,不过,自我失去亲人,失去族人,失去家园,给那些刽子手做奴那一刻,我身上那所谓的贵气便已消影无踪。为了活命,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手刃那些刽子手,我带着满身的伤,忍着饥饿,终逃到中原……”

    “对不起,我不该好奇你的故事,害得你想起那些伤心往事。”绝声音微显哽咽,这让云轻舞很是过意不去,忙出言道歉。

    “公子良善,为这都向我道歉,让我多年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还是个人,还是个有血有肉,有尊严的人。”抬手在眼角擦拭了下,绝道:“我很没用,为了能够活下去,将所有的痛与恨,全忘到了脑后,甚至因一个女人连命都丢掉,倘若不是公子当日手下留情,倘若不是公子安排人从城外荒坡下救回我,倘若不是公子亲手给我医治身上的伤,倘若不是公子今日的一言一行激醒我,我这辈子恐怕就那么浑浑噩噩下去了!”

    “重情没错,但也要看对什么人,好了,你先好好养伤,等身体恢复后,再修炼《重生诀》,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起身,云轻舞说着,抬手制止绝相送,不多会,已出缈墨居。

    宁王府中,宫澈和月明泽,王蕴之等数位文人墨客,坐在前院花厅中,边品美酒,边欣赏花窗外飘落的花雨,吟诗作赋,气氛好不和谐。

    相貌清丽的歌舞伎,伴着曼妙的琴声,在厅中央翩翩而舞,为这和谐的氛围无形中增添了几分唯美浪漫。

    “去府门外看看沐大公子和轻狂公子到了没有。”

    宫澈俊逸的脸上挂着温润的笑容,扭头与身旁的近侍说了句,心中却禁不住暗忖:“是不来么?”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