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101:是有意还是无意(一更+求月票)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更新快,,免费读!

    孩童的小手被母亲一松开,就迈着小短腿跑到云轻舞面前。

    “哥哥,对不起!”

    “小地弟,你为什么要对我说对不起啊?”

    云轻舞耳力还是极好的,因此,她有听到孩童和母亲之间的对话,不过,她这会儿一时兴起,想逗逗这懂事的小家伙,看他会做出什么反应。

    “哥哥长得很好看,可就算是这样,星儿也不该那么没礼貌地手指哥哥。”

    小人儿仰起小脑袋,大眼睛里写满我错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云轻舞从爹爹掌心抽出手,弯下腰,与小家伙视线相对:“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觉得我长得好看,我就原谅你好不好?”星儿回头望母亲一眼,见母亲只是朝她微笑,并未启口说话,于是,将目光挪回云轻舞身上,认真地想了想,这才道:“第一个问题我可以不回答哥哥吗?”

    “为什么啊?”

    云轻舞笑米米地问。

    “万一我把名字告诉哥哥,却有天发现哥哥是坏人,那我不就危险了。”小家伙脸上表情认真,一板一眼地说着,像个小大人一样。

    “真不告诉我?”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小人儿眼珠子咕噜噜一转,道:“要不哥哥先告诉我你的名字,然后我再说出我的名儿,哥哥同意吗?”

    “好啊!”狡猾的小家伙,云轻舞脸上挂笑,道:“听好了哦,哥哥姓云,名轻狂。现在该说你的了吧!”小人儿咧开嘴儿笑呵呵道:“云哥哥,我叫星儿。”

    云汉卿无奈极了,自家这小丫头怎就想到要逗个孩子寻开心?

    但,他嘴上却没说什么。

    “星儿,我怎么记得你好开口说第二句话的时候,就把自个的名儿暴露出来了呢!”云轻舞嘴角噙着狼外婆般的微笑,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的小家伙。

    “星儿有吗?”

    小人儿脸儿泛红,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小脑袋。

    我怎么就变成傻瓜了呢?

    竟一开始就把自个的名儿说了出来。

    “好啦,哥哥逗你玩呢,别害羞啦!”

    揉揉小人儿的脑袋,云轻舞微笑道。

    “哥哥,你是星儿见过最漂亮的哥哥,所以星儿才说哥哥好看来着。”

    他这是在回答她第二个问题?云轻舞心下一阵好笑,觉得小家伙不仅聪明伶俐,而且是个特别好玩的孩子。

    “乖,哥哥原谅你啦,快过去找娘亲吧!”

    小人儿闻言,欢喜地向云轻舞鞠了一躬,就转身朝娘亲跑过去:“娘亲,娘亲,哥哥原谅星儿了呢!”稚嫩的孩童声,充满了喜悦。

    “你啊,怎就想着逗一个小孩子玩儿?”重新牵起女儿的手,云汉卿边往前走,边笑问。云轻舞笑道:“我就是觉得那孩子聪明,便忍不住想逗逗。”

    秦五赶着马车在他们身后跟着,沿着武林水畔走了大约有一刻多钟,两父女又停下脚步,欣赏起了美景。

    “爹爹,你的竹箫带着吗?”

    忽然,云轻舞朝爹爹腰间看去。

    “嗯,随身带着呢!”

    云汉卿微笑着颔首,取出竹箫递向她:“怎么,是想吹奏一曲给爹爹听?”

    “嗯。”云轻舞点点脑袋,道:“不过吹得不好,爹爹可别笑话我。”

    “爹爹的小舞儿可是个天才,吹出的曲子一定好听得不得了。”

    毫不吝啬地夸赞女儿一句。

    云轻舞扯唇一笑,很是傲娇道:“其实吧,刚刚我那句吹得不好,是自我谦虚呢,一会保准爹爹听了我的曲儿,久久回味无穷。”云汉卿笑道:“爹爹知道呢!”小丫头,想逗他笑,也真是煞费苦心。

    吐吐舌头,云轻舞先是试了试音,接着便吹奏起来。

    箫音袅袅,回转往复,时而悠扬,时而婉约,又时而灵动,宛若花间蝶儿飞舞,意境之唯美,令人宛若身处一个无忧无虑,充满宁和,却又不失欢乐的梦幻天堂里。

    倏地,箫音彻底一变,变得深情,变得伤感,悠悠不尽,甚是有些意味不明。

    “娘亲,我也要像云哥哥一样厉害,学会吹曲子。”母亲牵着稚童的小手,在女婢和家丁簇拥下,走在自家马车前面。

    他们从云轻舞父女身后数米外经过时,小家伙望向她的眼神,充满了羡慕和崇拜。

    母亲应道:“好,星儿只要想学,娘亲就让你阿爹教你。”体态婀娜,长裙曳地,性情柔和,却柔中带刚,是一位好母亲。这是箫音落下最后一个音符,云轻舞眸光从湖面挪转,望向那位母亲时心中暗暗做出的评价。

    “舞儿,你吹奏的曲子,爹爹听都没听过,是你自个琢磨出的吗?”

    云汉卿从曲音中回过神,怅然半晌,方看向女儿问道。

    “好听吗?”云轻舞眨巴着水眸,歪着头不答反问。

    “自然是好听的,而且啊,曲音飘渺悠远,真真让爹爹回味无穷呢!”就算他教授的好,可那么短时间内,小丫头不仅吹奏技巧掌握娴熟,竟都能随心谱曲,云汉卿满心欢喜的同时,为有这般聪慧的女儿,感到很是自豪。

    云轻舞就像是得了糖吃的孩子,挽住爹爹的臂弯,笑嘻嘻地道:“爹爹喜欢听,那我就天天吹给爹爹听,好不好?”

    “那自然好了,只不过爹爹怕太子不答应呢!”

    打趣女儿一句,云汉卿招呼秦五将马车驱赶近前:“坐车吧,从这回客栈可还有一段不远的路程呢!”云轻舞上车坐好,哼声道:“天天给爹爹吹曲我愿意,他管不着。”云汉卿笑容宠溺,问道:“太子难道对你不好?”

    “好,好的我怀疑他是有目的地接近我,娶我。”

    小声嘀咕一句,云轻舞垂眸把玩着手中的竹箫,状似随意地问:“爹爹,你觉得他有目的吗?”云汉卿一怔,片刻后,这才道:“太子能有什么目的?”说着,他俊脸上浮起一抹淡而清雅的笑容:“咱晋王朝不缺领兵作战的将领,再者,太子无论哪方面都堪称晋王朝男儿的表率,加之他的储君身份,东宫中根本就不缺女人。”

    云轻舞算是明白了,爹爹这是婉转地告诉自己,太子不是冲着他昔日的战绩来的,更不会对她一个傻女有所图谋。

    这也就是说,太子殿下对他们父女好,嗯,准确些说,是对她好,求娶她做妻,无任何目的。

    可素,为何她就不相信呢?

    翌日,天尚未透亮,云轻舞便和秦五出了客栈,往宝石山进发。

    “秦叔,爹爹会作画吗?”

    “会的,不过,侯爷多年不动笔了!”

    “这里山美水美,等咱们找到老神仙给爹爹解了毒,就在此地住上一段时日。”

    “公子是想侯爷作画?”秦五称呼云轻舞公子,是她自个要求的。

    “嗯。”点点头,云轻舞微笑道:“这么美的山水,不将它们画下来,岂不是太过遗憾。”稍顿了顿,她又道:“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啊,是我想学作画。”手痒啊收养,前世做完任务后,为全身心放松,她要么在自己的小公寓听歌,要么就是带着画夹去郊外写生。

    素描她会,国画她也会,且技能都不差。

    登到宝石山的山腰上,云轻舞忽然停下脚步,举目眺望,赞叹道:“好山好水好风光,若一辈子生活在此,真堪比神仙过的日子了。”秦五听她这么说,只是咧开嘴笑笑,并未说话。他是个粗人,行伍出身,仅识得几个字,于文人懂得那些个玩意是一窍不通,公子说美便美吧!

    “公子,这山如此壮阔,即便老神仙住在其中,可咱们这么漫无目的的寻找,也不知几时才能找到人。”秦五所言是大实话。

    山高林密,峰岭延绵,要把那神仙找到,确实非易事。

    蹙眉想了想,云轻舞道:“既然是隐世,那么老神仙的住处势必囊括“高、深、奇”三个特点,咱们就按着这个找吧!”

    “好。”秦五觉得自家公子说得有理,于是应声后,跟在云轻舞身后继续前行。

    也不知是云轻舞运气好,走对了山道,还是她的孝心感动了上苍,此时,她抬眼望去,竟发现在不远处的一道景色秀美的山岭间,有一座风格独特的大院落。

    “秦叔你看!”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秦五登时就张开嘴,笑得见牙不见眼:“公子,老神仙肯定住在那,走,咱们快些过去,请老神仙给侯爷解毒。”云汉卿既高兴,又有些忐忑:“希望咱们找对地方了!”

    “肯定找对了!”

    秦五额上汗水淋漓,他也顾不得擦拭,只是一个劲地咧着嘴笑。

    两刻钟过去,他们拾阶而上,终于到那院落门口。

    翠竹林立,清幽秀丽,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有人在吗?”

    秦五叩门,半晌没听到动静。

    “我来吧!”上前一步,云轻舞抬起手,在闭阖的木门上连拍三下,扬声道:“请问这里是老神仙的住所吗?”

    随着她音落,“咯吱”一声,木门被人从内拉开:“我师父不在,客人请回。”看着眼前约有十岁大的小童,云轻舞微笑着问道:“敢问尊师可是人人称颂的老神仙?”小童样貌清秀,一听她这话,不由皱了皱眉:“我师父不老。”神仙就神仙嘛,作何还给他家仙风道骨,样貌俊逸出尘的师父添加个“老”字?

    “是吗?”

    小童皱眉前,有丢出一个白眼,云轻舞忍住笑出声,貌似不信地问了句。

    “我说不老就不老,客人不信的话,随便!”小童不客气了。

    云轻舞这个厚脸皮的眨巴着眼,继续问:“既然你师父不老,那他现如今多大年岁了?”小童歪着脑袋,似是在苦思冥想,嘴里嘀咕道:“一百岁,两百岁……”云轻舞心下狂喜,看来她八成是找到老神仙了!

    “我不知道师父的具体年岁,但是,我师父年岁很大很大这是事实,不信的话,等公子见到我师父就能看出来。”说到这,小童瞅着她的美颜注视了半晌,很是自豪地又道:“我师父生得极好看,公子没法比的!”

    麻痹,这彪悍的世界,走哪哪都崇尚美啊!

    云轻舞叹口气,道“我这样貌就一般般,是无法和你神仙师父比,这样吧,我们二人有事相求尊师,能否让我们进院等候?”

    小童眼珠子咕噜噜一转,道:“公子进院可以,但要在一刻钟内解了我师父留下的棋局,要不然,就算我师父回来,也不会见你们的,更不会答应你们什么请求。”云轻舞想都没想,直接点头:“行,我答应。但你能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公子请问?”小童一本正经道。

    云轻舞眸光澄澈而清透,言语认真道:“你家师父是不是医术很高明?”

    “那是自然。”

    小童挺直身板,神色既得意又自豪。

    “走吧,咱们去解你师父留下的棋局。”招呼秦五跟上,云轻舞和小童进到院里。

    “珍珑棋局!”目光一落在亭中棋盘上,云轻舞口中就情不自禁地漫出一句。

    “公子识得此棋局?”小童眸光骤然一亮,期待第看着身旁的美少年。

    师父两日前可是说过了,说有位贵客会来拜访,让他见到人好生招待。

    而这个贵客的特征,师父也有与他提过,一、年岁不大,二、必能解开这珍珑棋局。

    师兄们解了数年都解不开,这位公子真能解开吗?

    小童持怀疑态度。

    云轻舞可不知小童在想什么,只见她点头“嗯”了声,便在石凳上坐了下来,纵观棋局,秦五则在一旁站着,紧抿着嘴,暗自告诉自己:“公子很聪明,一定能解开那什么棋局,一定能的!”

    棋局解开,他们就可以见到老神仙,就可以请求老神仙帮侯爷解毒。

    摩挲着下颚,云轻舞神色淡然而闲适。

    黑胜七子。

    再默览一遍,黑子比白子多了七颗,确实没错。

    越难的棋局越有挑战性,而出任务前要做的准备,与下棋布局无二,所以,云轻舞对各类棋艺皆有研究。

    嘴角微微翘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她笑了,笑容轻淡而清雅,甚是好看。

    “好吧,就让姐儿解了你吧!”她暗忖。

    一手黑子,一手白子,眼神专注,神色笃定,轮番在棋盘上落子。

    片刻后,对,仅仅片刻,她就解了这珍珑棋局,而后轻理袖摆,淡淡道:“棋局已解,还请问尊师大约什么时辰能回来?”眸光挪转,就见小童张大嘴巴,满眼不可置信地盯着棋盘:“公子……公子好生厉害,解这棋局竟用了不到半刻钟,不,比半刻钟还短的时间。”

    云轻舞笑而不语,心道:“小意思,姐儿要说连盲棋都会下,且从无败绩,不知要闪瞎多少人的钛合金眼呢!”之所以如此自信,只因为和她下棋的人都是看着棋盘的,而她,则是蒙住双眼,闻声辨每步棋的走向,这样的她,在组织里就是个妖孽般的存在——独一无二。

    小童回过神,揉了揉自己有些僵硬的嘴角,方道:“我师父外出采药已有两日,具体什么时候回来我不知道。”

    缓缓站起身,云轻舞微笑道:“既如此,那还请转告尊师,就说有位远道而来的后生,姓云名轻狂慕名前来拜访。”刘备请诸葛孔明出山,都三顾茅庐呢,她可不信自己今儿就能见到那位老神仙。

    “公子不再等等了吗?指不定我师父到日落时分就回来了呢!”小童从盘中取来一只茶盏,往里面斟满茶水,道:“我师父一般都是外出三日,公子不妨就在此喝几杯茶水,打发打发时间,没准今个就真能见到我师父。”

    云轻舞想都没想,便点头应下:“成,我们就在这多叨扰几个时辰了。”小童给秦五也倒了杯茶水,招呼坐到亭中,而后忙自己的去了。

    茶水一杯杯进肚,却始终不见有人从院门进来,秦五有些心焦,没少跑去解手。

    “公子,这要是再等下去,太阳怕就要落山了!”迟迟不回客栈,侯爷定会为小主子担心。

    云轻舞优雅而从容地站起身,不等她与秦五说话,小童就走了过来,歉然道:“公子,对不起,我家师父今日多半是赶不回来了,要不,二位就在此歇一宿,兴许明个一早,我师父就会归来。”

    道了声谢,云轻舞婉拒留宿,与秦五朝院门口走去。

    她不知道的是,有一双淡然超俗的眸子,一直有在暗处留意她。

    “小丫头一点都没变呢!”

    -本章完结-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101:是有意还是无意(一更+求月票))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