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四十八章 酒楼诗会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深秋,落叶萧瑟。

    县城郊外城隍庙,眼下已经不复一月前破败模样,门窗、屋顶、墙壁皆是经过了精心修缮。

    大致看去,已有庙宇的气派了。

    城隍庙非常热闹,大殿中香火旺盛,神像在红色帘幕后方,难见全貌。敬拜者与信众井然有序,从一门入,另一门出。

    “自从上月一别,却没想到,曾经的破败庙宇竟焕然一新了。”李翰四处打量,口中啧啧称奇。

    林恒与庙祝徐庆对视了一眼,出声说道:“伯宁兄家大业大,出资将庙宇修缮,不过这段时间,庙中也有了不少香火钱罢?”

    最后一句话,问的自然是郑安。

    郑安与张贺正在谈论淮河画舫上的花魁之事,郑安终究是敌不过张贺与陈建业的双重引诱,前几日三人相约,偷偷在淮河画舫过了夜。

    那天下午,他还特地寻到林恒,让林恒帮忙打掩护,若家中小妹找过来,帮忙劝说一番。

    不出他所料,宵禁之前郑秀荷便找到了林恒家中,但小姑娘聪慧得很,早就看穿了兄长拙劣的把戏。

    当夜倒是闹出了一番笑话。

    然郑安自尝到了滋味后,便也有些乐不思蜀了,若非会试在即,四人相约同行赴考,郑安与张贺眼下怕是还在红粉胭脂堆里打滚呢。

    “咳咳……”郑安咳嗽了两声,正色道:“庙中香火钱确实不少,但我可分文未取,城隍爷明显灵,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香火钱都由徐庙祝处置。”

    虽说是他家出资修缮了庙宇,若是无有真神显灵之事,与寺庙合作,分得一些香油钱,倒也无可厚非。

    但城隍显灵,夜夜断案的神迹,已经成了县城中的公论,便是香火钱再多,也没人敢乱来。

    林恒也只是随口一说,他自是比谁都清楚,信众奉上的香火钱,都由徐庆拿去救济周遭难民了。

    四人来到神像前,皆是面色肃穆,依次敬拜之后,又安静的随队伍从侧门离开。

    出了庙宇,方才觉得放松下来。

    “不知为何,总觉得那红色帷幕后的城隍爷神像,似在盯着我。”李翰面露纠结之色,压低了声音说道。

    “许是要庇护博文兄此番会考必中会元!”张贺笑着说了句吉利话。

    林恒则多看了李翰两眼,劝道:“博文兄,依我看来,你是精神压力太大,会试将近,想得越多,便越发紧张烦闷,并非是好事,你要多放松心情。”

    几日前,他当街撞破了李翰无钱买药的窘境,又被邀请去他家住了一夜,秉烛夜谈,二人关系也亲近了不少。

    李翰因科举压力颇大,家中老母又患病卧床,汤药费用早就负担不起,他又不像林恒能拉的下面子向好友同窗求助,处境每况愈下。

    林恒知道其性格敏感,自是不会提及赠送金银之事,今日邀请李翰出游,便是希望他能出来转转,换换心情。

    李翰默然不语,郑安与张贺见状,便将劝解宽慰之语都又吞了回去。两人都长了眼睛,当然看得出,李翰并不喜欢听他们如此言论。

    林恒也别无他法,只是有些担忧,李翰压力这么大,会试发挥失常的可能性并不小,须得想个其他法子开导开导他。

    中午,张贺请客,四人在县城中最好的酒楼吃了一顿。

    饭桌上李翰依旧沉默不语,闷声吃喝,饭菜没吃多少,酒水倒是喝了个饱。

    在张贺与郑安插科打诨之下,李翰强颜欢笑,提了几首诗词。

    引得酒楼上一片轰然叫好,有人认出这四位乃是淮江人称四大才子的读书人,便有不少围了过来凑热闹。

    “不错,这首诗不错,借物明志,引经据典,着实不错!”

    一位气度不俗的老者笑容满面,走上前来,口中夸赞了李翰一番,又看向林恒:“淮江林子瞬,诗剑双绝,不妨也作诗一首,做个比较?”

    林恒、郑安以及李翰三人皆是起身行礼,这位老者便是淮江县令吴峥,见其穿着打扮,显然是微服私访。

    三人也都很识趣的口称老先生。

    这位新知县极为低调,上任一个月间,默默无闻,俗言道新官上任三把火,然而这位吴峥老先生,显然是个特例。

    并无民众百姓求新上任的县老爷主持公道,鸣鼓喊冤的戏码。因为县城之中,几乎人尽皆知,城隍老爷夜间断案,公正严明,善恶有报,才是真正的为民做主。

    至于朝廷官吏,在这乱世之下,早已不受百姓信任了。

    便是吴峥想当一回青天大老爷,也是无罪可断了。

    在三人邀请下,吴峥抚须入座,郑安则乘机低声向张贺介绍了这位老先生的身份,张贺自是起身行礼。

    一番寒暄,吴峥提议干脆办个小型的诗会,酒楼之中,倒也有不少士子,闻言皆是谈笑附和。

    郑安却是发出了不太和谐的声音,似是好心提醒:“老先生,会试在即,我等读书人,还要回去温书备考呢。”

    却是初次相见,这吴峥便训斥了他们一番,郑安对这老先生心中颇有些怨气,干脆就拿同样的说辞挤兑他。

    吴峥抚须笑道:“会试只剩下数天功夫,如今在家温书备考又有何受益?劳逸结合的道理,你又怎能不知?”

    郑安哑口无言,只能举杯喝酒,掩饰尴尬。

    既无人反对,这场诗会自是开起来了,吴峥又让林恒来作诗,众人便一通起哄。

    诗剑双绝,这是原主闯下的名头,其诗作不多,却也皆是精品。

    而林恒虽继承了原主的学识、记忆,用在科举考试的经义、策论上,皆无问题,但用于诗词之道却极为不妥。

    不同于经义、策论,此二者皆是有迹可循,有模式可套,而诗词若也拘泥于形式便落了下乘。

    要想做出一手好诗词,非但要有过人学识,更需要浪漫的才情,通俗点说就是要有文艺范。

    原主便深谙此道。

    林恒却并非文艺性格,若是按部就班的做出诗词并非不能,只是与原主的大作相比起来,肯定差距甚远。

    几番推脱不掉,他只得拿前世古时的名作应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