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四十二章 知易行难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张贺恢复了精神,并认为自己已经摆脱了邪祟困扰。

    林恒用天眼,却能清晰看到,缠绕在张公梅身上的邪祟黑烟并未散去,不过,他没有说出来,免得张贺担心。

    暗自沉思,僵尸药酒不顶用,又该如何替他祛除身上邪祟呢?

    心病一去,张贺便恢复了往日惫懒德行,非得拉着林恒与郑安去淮河画舫喝酒庆祝一番。

    林恒摇头拒绝:“我要去河口村一趟。”

    郑安则有些意动,听林恒如此说,干脆也是拒绝了:“会试在即,我要安心在家温书备考,我可没有你们俩过目不忘的本事。”

    张贺大感无趣,又有了个新点子,笑着道:“子瞬,我也想去河口村看看!”

    林恒心想他还真是闲不下来的性格,却是颔首答应下来:“既如此,便要立刻动身,天黑之前,应当能赶到河口村。”

    有自己在他身旁,便是早邪祟鬼物伤害,也能及时出手搭救。

    张贺没什么需要带的,二人与郑安告别后,便一同离开了县城。

    途中,张贺谈及他此番外出的见闻,不住感慨:真是在家千日好,出门事事难,劫匪、兵乱,邪祟妖魔,种种祸事层出不穷……

    沿途所见,除了县城稍显安全,其他地方便都要提心吊胆,丝毫不可放松警惕。

    “有一座村落,远远看去,炊烟渺渺。我们正欲前往歇脚,可走进了方才发现,小村落是一片尸山血海!也不知是叛军、山贼所为,亦或者邪祟妖魔作乱,整个村庄被屠戮一空!我本想去看看是否有幸存者,却被李镖头硬给拽走了……事后他责备我,出门在外须时刻警惕,便是要作死,也不能牵连他人。”

    张贺谈及此处,面色无奈至极。

    林恒瞥了他一眼,淡然道:“李镖头拉住你是对的,商队除了你外,尚有二三十人,那村落危机重重,施暴者或许尚未走远,贸然前往,怕会惹祸上身,不仅害了自己,还会害死同行者。”

    张贺皱眉,问道:“子瞬,若是换做你,你会如何去做?”

    林恒脚步微微一顿,正色道:“我会让李镖头等人先行离开,而后孤身一人探寻村落是否会有幸存者……便是心怀善念,可若是牵连了他人,也不可为!”

    “你不怕招惹祸事?”张贺反问了一句。

    林恒笑了笑:“世间事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求的是问心无愧。”

    张贺长叹一声:“好一句问心无愧,当今乱世,知易行难啊!区区四个字,一时做到并不难,可要一直秉承理念,何其难也?”

    林恒看了他一眼:“我身怀剑术武艺才是依仗。公梅兄,便是为了自身安全着想,闲暇时多练练武吧。”

    张贺嘴上应着,却是一副惫懒模样,显然没有听到心里去。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知易行难。

    乱世之下,有武艺傍身的好处,张贺怎能不知,还时不时羡慕林恒能仗剑走天涯,然而真让他花费心思汗水去习武,也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两人脚程不快,离开了县城,路上就渺无人烟。

    林恒沉默寡言,张贺却耐不住性子,长叹一声说道:“子瞬,你说得对,或许是我害死了李镖头他们。”

    “何出此言?”林恒脸上并无意外之色,口中问道。

    自张贺方才讲述,林恒心里便有了些猜测,张贺是个圣母性格,又是个很感性的人,容易做出一些不太理智的事。

    因此,他刚刚也故意提点了一句。

    张贺缓缓讲述起来:“离开了那惨遭屠戮的村庄,我们寻了一处寺庙借宿,李镖头让我们夜间在厢房待好,无论外面传出什么动静,都不要开门……”

    “大概子夜时分,我突然从梦中惊醒,喝了杯水正要再睡,却听到了敲门声,起初我没有理睬,可又听到了一位老者可怜的声音,他说自己很渴,想讨杯水喝。”

    “寺庙在深山之中,并不大,只有一个老和尚与一个小沙弥,我听声音像是老和尚,便去开了门。”

    “门外果然是老和尚,时至如今我还记得他当时面色格外苍白,且散发着一股腐朽的味道,佝偻身子扶着门框,问我讨水。”

    “我给他倒了杯水,老和尚又说饿了,问我要吃食。但我随身的干粮都早已吃完,他却让我去向其他人讨要,我敲了好开了好几间房门,才讨来了一些干粮,正准备给老和尚送回去,可却没见到他的踪迹。”

    “翌日,我们离开时并未见到老和尚,小沙弥哭哭啼啼,却说老和尚昨夜已经死了!”

    “当时我欲查看老和尚死因,却被李镖头阻拦,此后不久,回程途中,便有人遇害……”

    说到此处,张贺已经满面自责愧疚:“子瞬,你说那个老和尚会不会就是致使我们遭难的邪祟鬼物?”

    林恒摇了摇头:“具体情况如何,我并不在场,只凭你这番说辞,难以判断出事实真相来。”

    不过,那个老和尚肯定是有问题的。

    林恒又问:“除此之外,你们应当还遇到了其他一些邪祟古怪的事吧?”

    张贺颔首,说道:“李镖头经验丰富,我们虽然遇到了一些险情,最后都顺利化解,而我也并未作出什么出格之事,思来想去,唯有那夜借宿寺庙,没有听从李镖头的言语,许是招惹了祸事。”

    林恒说道:“鬼物邪祟,手段诡秘难以防备,便是你不开门,莫非邪祟就拿你们没办法了?”

    不过话虽如此,让张贺意识到,自己的善心可能会在无意中带来截然相反的后果,这对他而言,便是件好事。

    宽慰了几句,让他不要多想,张贺低落的心情来得快去的也快,又与林恒欢快的谈论起一些大城的繁华热闹,或是青楼花魁之类的人物,令林恒哭笑不得。

    半个时辰后,两人终于来到河边,下游不远处,有简易搭建起来的木桥,想来应该是迁徙到河口村的流民所为。

    走过了木桥后,天色阴暗了下来,阴云密布,似是要下大雨。

    二人便加快了步伐,却在这时,听闻一阵吆喝声隐约传来,多走了几步,便看到一个货郎自田野间朝他们走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