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三十七章 流民拜神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郑秀荷聪慧,思忖片刻便明白了缘由,当即收了银两,取出几枚铜钱,递给那可怜的流民。

    流民感恩道谢后,却又道自己有了拜神烧香的香油钱,定能让城隍老爷多多庇佑自己孩儿。

    林恒忍不住开口:“老丈,城隍庙宇残破不堪,无有庙祝,也无香火供奉……你孩儿姓甚名谁,在何处走失,大致相貌如何?若日后相遇,我定照拂一二。”

    流民闻言大喜,连忙详细介绍起来,林恒听罢温声宽慰了几句,便告辞继续赶路。

    走远之后,郑秀荷却突然问道:“林大哥,你莫非见过那老丈走失的孩子?”

    林恒方才神情变化,虽非常细微,却也被她看在眼里。

    “不,我并未见过他的孩子,但多半已遭遇不测。”林恒沉声道。

    见郑家兄妹皆面露不解,便开口解释:“方才那位老丈自称是从河口村逃难来到淮江县城,其孩儿便是在渡河时与之走散。你们有所不知,河口村因发了大旱,饿殍遍野,怨气充盈滋生了鬼物,早已成了一块死地,幸存者寥寥。”

    兄妹二人面面相觑,郑安感慨道:“当真是乱世烘炉,人命如草,希望老丈孩子能幸免于难。”

    三人继续前行,却发现如方才跛足流民者,竟不止一人。

    多是些逃难而来的流民、乞丐,因种种缘故,无力再赶往城隍庙,便在路旁跪伏,朝城隍庙方向拜神请愿。

    他们所求也都是平常之事,或求得能填饱肚子,或求能有一砖片瓦遮风避雨,或是为病重的亲人恳求祝福,也不求病愈,但求来世投胎能远离贫困苦难……诸如此类,皆是再朴素不过的愿望了。

    郑家兄妹眼见如此,深受触动。

    郑秀荷毕竟是女子,忍不住双目泛红,拿丝帕擦拭眼角,低声道:“哥,回去求娘多开些粥棚吧。”

    郑安颔首,面色沉重:“家父生前,便时常施粥救济流民,然我也不知县城中流民竟如此之多。”

    林恒沉声道:“流民乞丐大多在城墙外聚集,平日城中自不多见,如今县令李向文横死县衙,城中守军怕是因此事而并未严防流民,方才令诸多流民潜入了城内。”

    淮江只是一处小县城,城防说不上多么森严,总有空子可钻。

    三人一路散了不少铜钱,耽搁了一阵,终于赶到城隍庙外,便见破庙里外周遭,皆是聚集了更多流民乞丐。

    至于寻常百姓,以及一些士子却是不多。

    双方泾渭分明,因破庙中流民太多,衣着光鲜干净的士子们,三五成群聚在庙外一处高坡之上。

    有认出了林恒与郑家兄妹的,便叫喊招呼。

    三人上了高坡,一阵寒暄介绍后,便与几名相熟的士子攀谈起来。

    一位姓李的削瘦书生指着下方大群流民,口中言道:“城隍显灵之事,与我等干系不大,然对这些流民而言,却最为关心!”

    郑安好奇问道:“李兄何出此言?”

    “我等家境殷实,不愁吃穿用度,便是家中有烧香拜佛的,也只求个安稳罢了,但与他们而言,早已一无所有,城隍显灵便是唯一的寄托了。”

    林恒闻言,不由多看了他两眼,赞道:“李兄所言真知灼见。”

    李书生苦笑一声:“子瞬过誉了,不过是前些时候外出游学了一阵,见多了人间惨剧。便发现无论道观、寺庙亦或者一些野神庙宇,最为虔诚,人数最多的皆是流民。”

    听到此言,众人无不是默然。

    林恒目光深邃,眺望庙宇周遭的流民百姓,并未因信徒虔诚感到喜悦,反而是心绪难平。

    他岂能不知,眼下的流民百姓,越是虔诚,便越是无奈与绝望?

    身处这残酷世界的底层,既有苛政猛如虎,战乱连绵不休,又有妖魔邪祟为祸人间,致使民众百姓流离失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

    人间宛如炼狱,何处才是家园?

    他们无依无靠,一无所有,仅剩苟活的卑微希望,或许,城隍显灵便是他们在无尽黑暗中,所能见到的唯一一点光明吧?

    林恒心中喃喃:“我并非救世主,不论除妖亦或者断案,所求的皆是念头通达,心安理得……这世间也并不需要救世主。”

    众人尽皆沉默,唯有隐隐约约听到底下流民的拜神请愿声,随着清风飘来,莫名有种安详之感。

    却在此时,身后传来几声咳嗽,有苍老声音肃然道:“尔等皆为读书人,科举在即,不安心在家中温书备课,却也来敬拜野神,岂不浪费光阴?”

    转过身来,便见到一位长衫老者,须发皆白,面无表情,颇有威仪,双手背负身后,目光凝视众人。

    李书生率众而出,行了一礼道:“多谢老丈提醒,科举在即,温书备考确有必要,可依在下拙见,枯坐家中读书,不如外出游学,正所谓行千里路读万卷书。”

    老者抚须笑道:“士子颇有见地,且报上名来。”

    他态度并不友好,郑安等士子皆是皱起眉头,李书生倒是面色如常,自报家门,其姓李,名翰,字博文。

    “李翰李博文,淮江四大才子之一,老夫倒是有所耳闻。”

    老者环目四顾,又看上了人群中默然不语的林恒,笑道:“传言淮江四才子之首林恒林子瞬,诗剑双绝,今日得见,果真仪表不俗。”

    林恒行了一礼:“老丈真是好眼力。”

    一众士子中,唯有他一人腰间挂着长剑,自是颇为醒目。

    李翰则问道:“不知老丈如何称呼?”

    老者自称姓吴,谈吐仪表皆似读书人,众人便称其为吴老先生。这吴老先生指着破庙,皱眉道:“尔等读书人,莫非也如这些愚民般信奉野神?”

    郑安语气不善:“老先生,城隍显灵斩妖除魔,判人间不公皆为事实,如此又怎能以野神相称,实在大不敬!”

    他对这吴姓老者颇不感冒,此人非但诋毁城隍且态度高傲,更令郑安在意的是,再场士子中,淮江四大才子有三位皆至。

    吴老头认出了林恒林子瞬以及李翰李博文,却独独将最后一位给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