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三十六章 托梦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这方世界类似前世古代。

    此时可没有热水器或太阳能。

    在寒冷的秋冬之际,若想洗个澡,须得备足了干柴再让仆役不间断的烧水,往往只有家境富裕的方能享用。

    郑安家中虽较为富足,但若学林恒这般天天洗澡,免不了要背上败家子的骂名。

    一番寒暄笑骂,林恒将郑家兄妹迎入厅堂,忙前忙后端茶递水。

    郑安笑道:“子瞬孤身一人在家,多有不便,不如我送你一对侍女,好在身侧伺候?”

    林恒尚未开口拒绝,郑秀荷便蹙眉道:“哥,你休得胡言!会考在即,林大哥本就因我家事耽搁了温习功课,怎能再叫人来打扰?你莫以为林大哥似张公梅那般,好红袖添香,俗不可耐?”

    林恒听闻此言,不禁摸了摸鼻子,心道自己其实也是个俗人。似张公梅那般潇洒风流,谁能不羡慕呢?

    郑安口中嘟嚷道:“我确实是为了子瞬着想,家中有女子打理,自是能轻松快活些,子瞬也能安心温书备考,不必为了日常的繁琐小事而耽搁时间。”

    郑秀荷眸光闪烁,却是出乎意料的认可了兄长的言论,坐在高椅上,轻轻晃了晃小腿,颔首道:“林大哥确实需要一名女子持家,可惜我尚未行笄礼。”

    她看着林恒,颇为遗憾叹了口气。

    林恒正在倒茶,若非身体协调力远超常人,定然要将茶壶给摔了。

    郑安则是一脸窘迫,瞪着自家妹子,压低声音:“矜持!忘了娘是怎么教导你的,女子在外要矜持!”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许你们男人追逐美女,不许我们女子爱慕英雄?”郑秀荷能说会道,驳斥得兄长更为窘迫。

    林恒自是不能再沉默下去,咳嗽了两声,赶忙转移话题:“二位今日气色俱佳,莫非有何喜事?”

    郑家老爷子遭难遇害,头七还未过去,郑家尚且笼罩阴云,可今日再见此兄妹,说笑打趣,与前两日肃然沉痛截然不同。

    郑安喝了口茶水,正要开口,却是被亲妹子抢了先。

    郑秀荷面带喜意道:“昨夜爹给我们托梦来了,梦中说暗害他的妖怪已经被城隍老爷审判抓捕,又言徐庆同为受害者,是遭妖怪附身,身不由己,才犯下了种种血案罪孽!”

    话都给她说完了,郑安嘴唇动了动,只得补充道:“子瞬原先猜测果然没错,徐庆并非凶手,却也是遭妖怪所害的可怜人。”

    “哦?”林恒面露惊诧:“竟有此事?”

    他这倒并非故作此态,确实感到颇为惊异。

    昨夜判决皆出自他口,可也料想不到,过世的郑家老爷竟能给家人托梦告知好事。

    郑安言道:“我起初也只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寐,谁知早上一问,家母、家妹皆做了同样的梦,便不得不信了!”

    “如此,郑伯父总算能够瞑目。”林恒宽慰道。

    郑秀荷则谈起城郊的破败城隍庙,“那夜我们追踪妖怪,便去过城隍庙,破败不堪,竟有真神显灵,当真玄妙非常!”

    林恒说了句前世名言:“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庙宇神像皆是外物,真神或许并不在意。”

    “子瞬出口成章!”郑安口中重复念了几遍,又笑道:“自从受邪祟所害,你却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非但剑术武艺已臻化境,文采也更胜以往啊!”

    林恒剑眉一挑,敷衍了两句,又问是否要一同出去用餐?

    郑安却是正色道:“家母令我们去城郊城隍庙上香拜神,修缮庙宇,子瞬可要同行?”

    林恒皱眉道:“本朝不是严令敬神吗?依我看来,家中供奉神像即可,不必大兴土木,招惹非议。”

    城隍庙若得到修缮,再有市井民间种种传言,定然少不了香火,而受人敬拜的香火,与林恒而言,自是多多益善的。

    眼下,他已然知晓了香火的作用与重要性。

    可既然本朝严令敬拜城隍等前朝所封的神灵,破庙都已被查封了一次,若是香火旺盛,恐怕又要被查封。

    而郑家说不准都会受到牵连。

    权衡利弊,林恒并不建议好友去修缮城隍庙。

    然郑家兄妹皆是打定了主意,并未听从他劝说,当林恒提及城隍庙曾被查封,郑秀荷更是粉面含煞,拍了桌子:“若有人敢在城隍庙放肆,亵渎神灵,我定绕不得他!”

    郑安也道:“我郑家虽不是什么豪门大族,可也是以忠义礼孝传承家业,若连如此恩情都不管不顾,岂能安心?且在淮江地界,我家也并非软柿子。”

    又道,眼下正值乱世,朝廷忙着四处平叛焦头烂额,旁的也无暇多顾了。

    如此,林恒不再多劝,只是答应随他们一同前往城隍庙,免得突遭意外。

    三人一起出门后,在行至城郊,通往庙宇的路上,却惊异发现往日清清冷冷的偏僻小路上,眼下却颇为热闹。

    有三两相伴的士子,有拖家带口的百姓,也有衣着褴褛的流民与乞丐,后者要比前两者更多。

    他们的目标都很一致,皆是前往破败城隍庙!

    郑安找人打听,终于弄清了状况:“有说书人声称昨夜城隍显灵,审判了县令李向文,应百姓所求,替天行道……眼下已传遍了大街小巷,便有不少人闻讯前来拜神。”

    郑秀荷啧啧称奇:“爹昨夜托梦时只说了城隍爷降服妖怪,却没提及城隍爷顺手还判了那贪官李向文,怪不得如此热闹呢。”

    林恒却是默然不语。

    他眼见有一流民,跪伏在道路旁朝着城隍庙的方向,三叩九拜,口中恳求城隍老爷保佑自己失踪的孩儿能平安无事。

    这流民是个跛子,行走不便,不知花了多少力气,方才来到此地。却再也无力坚持走到城隍庙,其跛足早已被碎石所伤,鲜血淋漓。

    城隍庙早已破败不堪,竟还有如此虔诚信徒?

    郑家兄妹顺着林恒视线,也见到这可怜流民,郑秀荷动了善心,当即自怀中取出香囊,取了一些散碎银子,要施舍流民。

    然却被郑安与林恒同时拦住,郑秀荷不解,郑安说道:“妹子,你若将银子施舍流民,并非帮他,却是害了他,只给些铜钱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