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三十四章 打板说书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猫妖已然认命,便一一讲述出来。

    据它所说,化妖之后,自己便自然而然觉醒神通,且顿悟了传承记忆。

    它初次化妖时,有两门本命神通可作选择,其一是九命神通,也就是民间传播甚广的猫有九条命。

    每一条命便是一个境界,当拥有九条命之后,便是天不收、地不管,逍遥自在,肆意妄为的绝世大妖!

    猫妖却选择了另一门相对鸡肋的神通:夺舍人身,准确说应是与人换身,以猫身换得人身。

    这门神通颇为诡异,威能却远比不上九命神通。猫妖坦言,若它换了九命神通,即便敌不过城隍神,若一心要逃,绝对能逃之夭夭。

    林恒对此自是不可置否,若是猫妖逃窜,定然会上血色卷轴通缉画像。

    自己多费些力气,也能将其抓捕归案。

    “换身神通,能让我成为人,且能散播污秽不详,令尸体变为僵尸。”猫妖最后说道:“纵然换身神通远不如九命神通厉害,但也不可逆转,这身躯定然还不回去了。”

    肃静牌下,猫妖所言真假与否,林恒一清二楚。

    况且他也看得出,此妖凶悍,野性深重,但尚未学会人的狡猾,不似李向文那般,满口胡言,巧舌能辩。

    既如此,又当如何呢?

    林恒再看徐庆,天眼之中,能清晰看出,此人三魂五魄皆是不全,或有损伤颇重,即便让他暂且寄托在黑猫体内,怕也时日无多。

    若不变成猫儿,便只能成为游荡的孤魂。

    此时,眼角余光瞥见一堆黄纸碎屑,这却是夜游神被猫妖撕碎,残躯所化。

    莫非城隍庙中的衙役甲士,尽皆是纸人,而并非生灵?

    林恒突然灵光一闪,或许可以欶封徐庆为夜游神?

    有了欶封土地的经验,林恒心里有几分把握,口中言道:“暂时结案,将猫妖收监关押,徐庆,你暂且托身在城隍庙中,明夜,本府再来为你重塑身躯!”

    本欲今日事今日毕,然天将拂晓,今夜断案,行将落幕。

    黑猫被衙役甲士带走,徐庆行叩拜大礼,当他起身,眼前一切陡然变幻,森严庄重的公堂变成了一间破败庙宇。

    恰有屡屡金色阳光,自破窗投射而来,印在残缺不全的城隍爷神像之上,徐庆同样受金光照射。

    生魂却见不得日光,徐庆只觉置身火海,张口欲叫,然喉咙干裂,发不出丝毫声音,只有屡屡青烟自口鼻之间飘散而出。

    眼见就要被日光消融,残破不堪的城隍神像却似遭人搬动,转瞬挡住了日光,恰恰留了一处清凉阴影,供徐庆得以安身。

    生魂渐渐恢复,徐庆满面后怕庆幸,又朝神像拜倒:“多谢城隍爷庇护!”

    ……

    ……

    淮江县令李向文惨死县衙的消息,在天亮时,伴随其夫人惊恐尖叫声,迅速传播开来。

    市井之中,百姓闻之无不是拍手称快!

    “你们可知,咱们这李破家是因何而死?”

    一处茶摊,有一须发皆白的老者,手持竹板,迎着围拢在侧的民众百姓们,抚须问道。

    他口中所言的李破家指的自然是淮江县令李向文。

    俗言道,破家县令,灭门府尹。李向文在淮江为官多年,贪污苛刻,以权谋私,多行不义,因他而家破人亡者不知凡几。

    正因如此,李向文在市井民间,便多了个李破家的诨号。

    老者出言发问,有人大呼不知,有人大呼痛快,也有人说道,是妖怪作乱,吃了李向文父子心肝,此乃报应!

    “客官所言极是,正所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李破家多行不义必自毙!”老者手中主板轻轻一叩,语气抑扬顿挫,又卖了个关子:“不过,这其中却另有隐情,你们且听老汉我一一道来。”

    “昨夜县城不太平,城郊城隍庙中,更是真神显灵,替天行道,收了这李破家!”老者语出惊人。

    当下却有人拆台:“城隍破庙我去过,神像倒了,香台塌了,四面漏风,屋顶没几块破瓦,你这瓜老汉当真胡言乱语!”

    老汉尚未开口反驳,周遭看官百姓倒是你一言,我一语,将拆台之人斥的面红耳赤。

    城隍显灵在市井之中早有传言,尤其是底层贫民百姓,更是深信不疑。

    世间多有不公,生活亦是处处艰难,他们都渴望能有一位能够庇护一方,替天行道的神灵。

    而出言反驳城隍显灵者,却是个黑脸汉子。

    他身着劲装,陪在一位清瘦老人身侧,身材魁梧,一双手满是结实老茧,站起身来便好似一尊铁塔,裹着头巾的脑袋,都快挨着茶摊棚顶了。

    如此一条大汉,若让他上阵杀敌,自是眉头都不抬一下,然叫他与眼前这些百姓口舌辩论,却实属为难。

    逼得急了,只一句:“尔等信奉野神,此乃朝廷严令禁止之事!”

    百姓闻言多有惧色,那打板老汉更是起身要走。

    却在这时,黑脸汉子身旁的清瘦老人起身施施然行了一礼,又递上几枚散碎银两,好言劝道:“老丈,我这亲随一时冲动,请勿怪罪。”

    “这……”老汉看了眼手中银两,不知该不该收。

    清瘦老者又道:“我初来贵地,对城隍断案之事颇感兴趣,老汉可否详细说说,让我等也长长见识?”

    听到这话,老汉当即眉开眼笑,收了碎银,唱了个肥诺,便敲打主板说起书来。

    老汉声称,自家曾听闻城隍显灵之事,近日县城又有妖邪作乱,昨夜喝了二两浊酒,便壮着胆子夜探城隍庙。

    行至城隍庙外的高坡之上,却见有几道影子自月色下飘然而至,当即认出,其中一人正是淮江县令李向文!

    而后盏茶功夫,城隍庙中便传出训斥之声,大骂李向文罪孽深重,当受严惩,又听闻有人高呼城隍爷公正贤明。

    老汉不敢直入城隍庙中,在林子里守了一夜,直到日出方才归家。当即就编了个城隍夜判李破家的话本,大清早来市井打板说书。

    其虽未入城隍庙,却将话本写得脍炙人口,配合清脆竹板声,令周遭看官,好似身临其境,叫好声不绝于耳。

    自有听得高兴者,打赏一两文钱,引得老汉满面红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