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三十三章 公道自在人心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徐庆虽来淮江不久,却也早有耳闻,不提别的,此地知县老爷李向文是出了名的贪!

    但凡有官司告到县衙,不论原告被告,先要递上银两钱财。

    哪家若给的多便是苦主,给的少了自是犯人,至于谁是谁非,公道如何,哪有白花花,金灿灿的金银叫人信服?

    非但如此,其治下赋税徭役一年高过一年!

    当下时局糜烂,百姓本就生产艰苦,层层剥削之下,更是民不聊生。

    至于李向文之子李浩,更是个十足的纨绔恶霸,号称淮江净街虎,人见人怕,鬼见鬼憎。

    李浩身死,李向文家中遭难,市井百姓不知多么痛快,甚至有说书人编了不少打油诗,讥讽挖苦这位县太爷。

    民间也早就苦求,话本小说中的青天大老爷,为何不来淮江县走一遭呢?

    青天大老爷尚不知在何处,眼下却是城隍爷为民除了害!

    徐庆口中称赞实乃肺腑之言。

    然,这场审判尚未结束。

    林恒只淡淡瞥了眼徐庆,便继续说道:“猫妖,李向文与你乃是私仇,可你不仅展开报复,令其家破人亡,更在县城作乱,杀害无辜百姓,又夺人身躯,罪不可赦,当投入无间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猫妖闻言,放肆大笑,笑声尖锐且刺耳,“好个泥塑小神,占着有些权柄,便能如此判我?你与那老贼又有何区别?”

    言语间,却是陡然发难,浑身青烟膨胀,继而化作一猫脸怪物,利爪扯住锁链,奋力一拉,竟将左右甲士、衙役连同夜游神与阴阳司齐齐拉倒在地。

    恢复自由之身,当即向高台冲来!

    夜游神首当其冲,持着大刀口中厉喝:“妖怪休得放肆!”

    然只是一个照面,猫妖利爪狂舞,凭的生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刀芒,可怜夜游神本身负甲胄,但先前抓捕猫妖时,苦战一番,甲胄多有破损。

    眼下不比豆腐厚实多少,刀芒纵横,顷刻间便被撕扯成数块,身躯残破,散落各处,青烟飘溢,眨眼间却化作一张张黄纸碎屑!

    林恒见此,不由轻咦一声,他对城隍庙中的衙役甲士,包括夜游神、阴阳司早就心存疑惑,不知是何来历,只能当做城隍的权柄。

    在这城隍庙中,林恒最大依仗便是言出法随的权柄,只是上回断案恶鬼王员外时,便已得知,城隍权柄并非无所不能。

    “神灵不可依靠……”

    思绪急转间,猫妖已然扑至眼前,腥风刮来,卷起长发,林恒双目如电,伸手在胸前一握:“以水为剑!”

    控水神通凝聚一团清水,两侧不断拉神,转眼便成了一柄透明长剑!

    林恒手持长剑,越过高台,一剑刺向妖猫,长剑与尖锐利爪相碰,顷刻间化作一捧水花,却并未就此消散,转而又凝聚成透明枷锁,捆住了猫妖双爪。

    猫妖极为灵动迅捷,然对此却猝不及防,受枷锁限制,一时难以挣脱,林恒则又自虚空取出一柄透明长剑,口中厉喝:“妖邪伏诛!”

    奋力一斩!

    水做的长剑并不锋利,然却斩出剑气!

    猫妖凄厉哀嚎一声,虽挣脱枷锁,但为时已晚,根本来不及躲避,剑气并非铁剑斩出,失了三分锋锐,但猫妖也没有铜肤铁骨,胸口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这一剑,几近将其一分为二,却还是林恒手下留情。

    猫妖这幅身躯原主乃是徐庆,若是将其枭首,能否再复原,他也无把握。。

    水剑再散开,须臾凝聚成枷锁,将跌倒地上的猫妖自脑袋、四肢以及身躯齐齐束缚捆绑!

    阴阳司率领一众衙役甲士蜂拥上前,齐齐拽住猫妖身上锁链,趁此机会,终于是将其彻底控制。

    而猫妖受此重伤,再无还手余力,只得凄厉哀嚎:“天道不公,何曾开过眼?我生来是只猫,便要遭人欺辱?老贼吃我无数幼儿,我报复他又有何罪?!”

    林恒双手背在身后,漠然道:“李向文已经受刑,轮也轮到你了。”

    猫妖冷笑连连:“老贼吃我孩儿,只用受刑十年,而我却永世不得超生,你这神灵,偏颇至此,谈何公正贤明?”

    “是非自有曲直,公道自在人心!”林恒眉眼低垂,沉声道:“你不忿本府对你如此苛刻,本府便与你直言,本府受人香火祭拜,自当庇护与人,而你乃妖怪,仅此罢了。”

    猫妖默然,无言以对。

    林恒亦是沉默半晌,又道:“天道轮回,报应不爽!李向文欺你,辱你,吃你子嗣,你化作妖怪叫他家破人亡,倒也不值一晒。然,遭你迁怒,无辜受难的百姓平民,死能瞑目?本府若不替他们讨回公道,他们莫非也能化作妖怪,再寻你报仇不成?”

    猫妖舔了舔胡须,声音凄凉:“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恨我生为猫,而不是人!”

    徐庆又真心实意的感慨道:“当今妖魔邪祟肆虐人间,有城隍老爷庇护,真乃幸事!”

    人虽万物灵长,然面对邪祟妖魔,却不堪一击。正如人可随意欺辱无有灵智的牲畜家禽,在妖魔鬼怪眼中,人便成了食粮。

    天下求仙拜佛者不知凡几,却鲜有仙佛降世,除魔卫道之事迹,至少徐庆闻所未闻。

    林恒又瞥了徐庆一眼,朝猫妖说道:“猫妖,本府怜你身世悲凉,便给你一次减刑机会,且将躯壳归还徐庆罢。”

    他本欲利用城隍权柄,强行剥夺猫妖魂魄,然方才试探一番,却发现自己权柄不足,无法做到,但又向徐庆做了承诺,便想了个折中的法子。

    黑猫绿瞳扫了眼徐庆,迎着徐庆期盼的目光,却是摇了摇头:“并不是我不愿,但换做人身,实属我本命神通,既已经夺了这身躯,怎么可能再还回去?”

    略作停顿,又道:“便是你灭我魂魄,这幅身躯也早已被妖气邪祟侵蚀污染,人的魂魄一旦沾染,顷刻便神魂俱灭!”

    徐庆闻言,当即满面苦涩沮丧,口中言道:“城隍老爷,您能降服此猫妖,小人心愿已了,不敢再有妄求。”

    林恒沉吟片刻,又朝猫妖吩咐:“你所言本命神通,详细解释一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