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三十一章 其因何在?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徐庆做人二十载,根本不懂该如何做猫儿。

    他先是遭路人棍棒相加,又遭野猫,家犬袭击,遍体伤痕,直到被郑秀荷收留。

    如若不是郑秀荷将其收养,徐庆怕也活不过几日。

    而在以猫身重回郑宅后,却悚然见到‘自己’也在郑宅当中!

    徐庆这时哪里不知自己是遇到了妖怪,一时同情心泛滥,不料却给自己引来了灾祸!

    与猫妖换身之后,再见妖怪顶着自家身躯招摇过市,个中滋味当真一言难尽!

    他得知猫妖在武馆偷窃财物,又引得老馆主大发脾气,在感到无奈愤怒的同时,又极为恐惧。

    猫妖如此狠戾,若是老馆主找其麻烦,岂不要遭!?

    于是它便在老馆主出门时特地提醒示警,然口不能言,自身又不懂书写,一番努力皆是徒劳。

    不出他所料,猫妖在被老馆主训斥后,果然野性大发将其打伤。

    瞅见老馆主被‘自己’打伤,重病卧床,徐庆更是万分自责,却也只能寻来草药,试图弥补心中亏欠,却引得何氏怀疑不满。

    而在林恒夜宿郑府时,它用猫眼看出了林恒身负伟力,才有了引路之事,与荒郊树林寻到了张猛尸体。

    可此后徐庆便突地丢失了人性记忆,变成一只寻常猫儿,自是逃窜离开。

    待清醒之后,徐庆又故技重施,引郑秀荷相助抓捕猫妖。

    他发现自己魂魄寄托在野猫体内,记忆、人性皆不断流逝……

    清醒时间越来越少,时常醒来,便惊觉自己在一些垃圾堆,荒野之处。

    这令徐庆极为恐惧,深知自己恐怕时日无多,又见猫妖顶着自家身躯在城中大肆作乱,他心情之复杂,常人难懂。

    徐庆不知该如何摆脱困境,也无力阻拦猫妖作乱,能做到的只有在自己还清醒时,给予他人帮助指引,期望早日抓住或驱离猫妖,免得让更多无辜性命受害。

    最后一次清醒时,便引得郑秀荷发现了猫妖踪迹,而自那之后他便懵懵懂懂,直到被林恒唤至公堂。

    一番讲述,言至动情之处,徐庆泪流满面,满脸痛苦:“小人父母亲朋皆因战乱而亡,若非老馆主搭救收留,小人一介流民,居无定所,便如孤零零飘絮。老馆主对小人有再造之恩,然却因小人而死……”

    他朝林恒深深跪倒:“城隍大老爷,小人本不敢有所妄求,但心中着实愤恨难平,不求能换回自身身躯,但求城隍大老爷降服此猫妖!”

    林恒听了这番故事,一时也觉心绪难平。

    不由想到,若与猫妖换身之人换作自己,又是何等凄凉绝望?

    他沉声道:“除魔卫道,乃本府职责所在,自是不用你费心。你身躯之事,本府也一并管了。”

    徐庆拜倒,口中感激不尽。

    林恒手中惊堂木重重一拍,低喝道:“夜游神、阴阳司何在,速去将那猫妖抓捕归案!”

    他与猫妖交过手,知其难缠之处,那夜与郑家兄妹联手才将其打伤,最后还让猫妖给逃了。

    猫妖之强,尚在河口村厉鬼王员外之上!

    因而林恒下令,派出阴阳司与夜游神这两位强将干吏,确保将猫妖抓回受审!

    夜游神与阴阳司各自带齐甲士衙役领命而出。

    林恒见李向文跪在地上,面色阴晴不定,当即又问徐庆:“本府问你,你方才所言,似是能感应黑猫行踪与动静?”

    徐庆颔首,口中称是,许是因为他魂魄占据了猫妖身躯,冥冥中与猫妖自有一丝感应。

    但这感应甚是模糊,只能大致知晓猫妖动向。

    林恒身子往后一靠,手肘撑在桌上,手指轻轻摩擦下巴,皱眉问道:“你可知黑猫来头?又是否知晓黑猫为何要报复李向文一家,且犯下滔天罪孽?”

    徐庆闻言,却是瞅了眼默然不语的李向文。

    自他讲明黑猫之事后,李向文便陷入沉默,时而蹙眉时而吸气,脸上表情极为复杂。

    “禀告城隍老爷,小人只知猫妖对县老爷一家仇怨极深,似有血海深仇,至于其中缘由,却是一无所知了。”

    黑猫肆虐县城,致使诸多无辜性命遭难,包括徐庆以及郑家老爷子在内,这份劫难,罪魁祸首只是一只猫妖?

    “李向文,你可有话说?!”林恒手捏额头,目光似剑光冷冽,直直盯着李向文。

    李向文面露惧色,嘴唇翕动,却是欲言又止。

    啪!

    惊堂木一声脆响。

    而后就听林恒冷然声音传来:“所谓债有头冤有主,世间罪孽,有因方有果,猫妖肆虐害人性命,此乃果,而其因何在?”

    李向文脸色铁青,依旧一言不发。

    林恒冷笑一声,双手撑着桌子突地起身,口中爆喝:“李向文,你仍无话说?”

    “本官,本官……”

    李向文支支吾吾,脸色青白变幻不断,眼珠子不断转动,却依旧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正在此时,忽的有人闯入公堂,却是夜游神、阴阳司去而复返。

    其带去的衙役甲士,此时已经十不存一,却用两根粗大铁链捆绑一披头散发的男子拖入大堂。

    这男子满面血污,碧绿双瞳一扫,便见到了跪在堂下的李向文,额头当即蹦出青筋,口中怒喝:“老贼,老贼!定要让你神魂俱灭!神魂俱灭!”

    分明是个年轻男子,然口中发出的声音却无比诡异,好似一老妪,沙哑且尖锐,无比凄厉,闻之不禁背脊生寒。

    李向文见此吓得喉咙心口再次喷血,手足并用试图朝高台爬去。

    这年轻男子受铁链所困,不断挣扎却也徒劳,口中依旧凄厉尖叫:“李向文,我要生吃你肉,喝你血,非吃了你魂魄不可!”

    “肃静!”林恒挑眉厉喝。

    肃静牌打出光芒,笼罩这年轻男子身上,似有无形力量将其束缚,方才略微安静。

    再细细一看,便不难发现,这癫狂怪异的年轻男子,长相竟然与徐庆一模一样,唯独不同的是其表现出来的野性与疯狂。

    即便与徐庆站在一起,然还是能够第一时间分辨出,其不同之处。

    毫无疑问,这癫狂男子便是夺舍了徐庆身躯的猫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