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三十章 判决不公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昨夜,林恒与徐庆激烈交手。

    徐庆的凶悍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其非但武艺高明,身法鬼魅,爪功极强,且气势狂野,宛如一只捕食猎物的残酷野兽!

    而眼下这年轻男子,却是平平无奇,与昨夜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林恒压下心头困惑,喝问道:“徐庆,你为何要杀害李向文?且在县城中大肆伤害无辜百姓?!”

    徐庆面色愈发委屈,双手不断摆动,却依旧一言不发。

    “事已至此,你还敢否认?”李向文怒不可遏:“我与浩儿皆遭你毒手!”

    林恒则皱眉问道:“徐庆,你为何不开口?”

    徐庆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又摇头摆手示意,好似真的说不出话来。

    “你这恶贼,以为装聋作哑便能蒙哄过关?”李向文却要比林恒官威更甚,若是换做他在高台,必要狠狠一拍惊堂木,令衙役先给徐庆打上数十板子!

    徐庆似是被逼得急了,脸上涨红,嘴巴张开,而喉咙中却挤出怪异叫声:“喵呜,喵喵……”

    李向文气得喉咙胸口齐齐飙血,“贼子,贼子安敢辱我!”

    “喵呜?喵喵喵喵!”徐庆慌忙解释,连比带划,似是在表示无奈,可嘴里依旧发出令人不解的叫声。

    分明是猫叫!

    啪!

    林恒重重拍了下惊堂木,口中厉喝:“回避,肃静!”

    接连两道光芒打在徐庆身上!

    须臾,一只黑猫影子在徐庆头顶浮现,双瞳惨绿,龇牙咧嘴发出一声凄厉尖叫,继而便被光芒打散。

    眼见于此,林恒当即说道:“徐庆,你可是遭到黑猫附身操控,方才犯下了血案罪行?”

    他对此早有猜测,方才黑猫幻影的出现,似乎也证明了这点。

    “大人,我,我冤枉啊!”徐庆呐喊一声,跟着意识到自己终于能口吐人言,不由惊喜交加,“我又能开口说话了!”

    肃静牌能令人恢复清明,且心生敬畏,在公堂之上不敢妄言。回避牌则能驱散邪祟污秽,徐庆身上的黑猫影子便是污秽邪祟,受其影响,一开口便只能发出猫叫。

    林恒略作沉吟,便复又问了一遍,让徐庆交代事情真相。

    徐庆跪伏在地,先是一番感激涕零,身为人却说不出人话,着实煎熬难耐。

    继而坦白一切:“城隍爷在上,小人不敢妄言!县城邪祟作乱,全是猫妖所为,它依附小人身躯,残害生灵,犯下种种血案!小人对此虽一清二楚,却因口不能言,且不断丢失人性记忆,着实无能为力!”

    林恒心道一声果然如此,接着便道:“猫妖依附你身,操控你身躯作乱,你也是受害者之一。虽情有可原,却也难免沾染因果罪孽。”

    徐庆面色惶恐,却也咬牙道:“城隍爷所言极是,我愿意受罚。”

    林恒手指轻轻敲击桌沿,沉声道:“既如此,本府判决如下:你日后须每日行善,不可懈怠,以偿还罪孽,如若不然,定当遭受恶报!且魂魄回躯,行善去吧。”

    话音刚落,堂下二人却皆有异议。

    李向文满腹怨恨:“府君判决不公!怎可听信此贼一家之言,以本官看来,此贼胡言乱语,分明犯下种种恶行,属实罪孽深重,却将血债统统推到莫须有的猫妖头上,便能躲过惩戒?”

    林恒面无表情,口中言道:“本府既做了如此判决,自有缘由,但也无必要与你解释,左右,将其再掌嘴二十!”

    李向文口中高呼不服,却被左右甲士按在地上,甲士手持的板子却要比初次掌嘴时又大了一圈,胳膊抡圆了便招呼上去。

    转眼功夫,便将这对县令爷打得满嘴鲜血,牙崩唇裂,若他还活着,怕是挨不过这一遭。

    行刑结束,李向文已是躺倒在地,张嘴漏风,血流不止。

    林恒又凝目看向跪伏在地的徐庆,不咸不淡道:“徐庆,你对本府判决,又有何异议?”

    “小人不敢!”徐庆亲眼目睹李向文惨状,吓得双股战战,慌忙解释道:“城隍爷铁面无私,小人心服口服,可着实有所难处,请城隍老爷明鉴。”

    “有何难处?”林恒剑眉一挑,语气颇为不喜。

    这徐庆浑身缠绕邪祟黑烟,便是被不详纠缠,虽是受到黑猫牵连,本身无辜可怜。但他毕竟双手沾染了诸多无辜性命。

    若不作出弥补,日后定当大难临头!

    林恒做出此番判决,既是稍作惩戒,也是为他指明前路,免得将来遭遇不测。

    此人却还不领情?

    徐庆面色发苦,无奈道:“小人与那猫妖换了身子,人身遭猫妖侵占,小人魂魄却是寄托在一只黑猫体内。便是有心行善,却也无力可为。且在黑猫体内,小人魂魄便不断丢失人性记忆,再过不久,怕会真的成为一只猫儿,自然记不起城隍爷的判决。”

    林恒闻言却是大为惊异:“你竟与猫妖换身?”

    依照他原先猜测,徐庆是遭到猫妖附身操控,却着实想不到,他竟是与猫妖互换了身体!

    突地想起郑秀荷捡回来的古怪黑猫小黑,林恒当即又问:“如此说来,你与猫妖换了身躯,便又回到了郑府,且多次提醒示警?”

    徐庆颔首,大拜行礼:“城隍爷英明,小人受老馆主大恩,却无以为报,实在惭愧自责……”

    他言明来龙去脉,却是某天在街上闲逛,与一处小巷之中遇到了一只毛发漆黑的猫,黑猫似是刚刚生产,极为虚弱,毛发脏污,颇为可怜。

    徐庆动了怜悯之心,去摊贩买了些吃食,送来给黑猫果腹。

    黑猫吃了东西,绿色双瞳便直勾勾盯着他。

    明明是只猫儿,却令徐庆心生无边恐慌,好似被什么凶猛大虫给盯上了,惊得后退摔倒,然眼前却突地天旋地转。

    待他回过神来,便惊悚发现自己竟成了黑猫,而‘自身’却双瞳惨绿,朝他拜了一拜,径直离开。

    此番变故令徐庆措手不及,惊骇莫名,自己分明是人,却变成了一只野猫!

    他心存恐惧,然一张口却只能发出喵呜喵呜的叫声,自是无法向他人述说经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