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二十七章 交手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小心,是那贼子徐庆!”

    林恒堪堪稳住身形,口中提醒一声,立刻持剑追上。

    然徐庆速度太快,林恒与之交手便如电光火石,郑家兄妹皆尚未做好迎战准备,便见血糊糊的利爪迎面而来!

    “贼子休得猖狂!”

    郑安臂膀一震,身上衣袍破碎,肌肉虬结,犹如钢铁浇筑,他挡在妹妹身前,硬扛了徐庆一爪!

    一蓬血花绽放,郑安口中闷哼一声当即倒飞出去,其十几年道行的横练硬功,竟然连一爪都挡不住!

    郑秀荷银牙咬紧红唇,双手持刀,不退反进。

    她个头虽小,却宛如矮虎般冲向徐庆,一手握刀柄,另一只手扶住刀背,明晃晃的长刀奋力下压:“敢打伤我哥,贼子受死!”

    与此同时,九幽长剑也自后方斜刺而来,一刀一剑成前后夹击之势!

    徐庆却蹲在了地上,不做抵抗……

    下一瞬,刀剑相击,火花四溅!

    林恒只觉虎口一震,长剑险些脱手而出,郑秀荷则去势不减,连人带刀一齐撞入他胸怀。

    在千钧一发之时,徐庆鬼魅般突然消失,林恒与郑秀荷收招已晚,险些自相残杀。

    怀抱郑家妹子就地一滚,背后便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显然是中了招!

    林恒一把推开郑秀荷,脚下用力蹬地,枯叶泥土四溅,人如离弦之箭朝郑安扑去,手中长剑舞动,清冷月光投射而下,似是一条白龙出海。

    “伯宁,闪开!”

    郑安遭徐庆利爪抓伤又被打飞,正从地上起身,耳听林恒爆喝,顾不得细想,立刻懒驴打滚,他身后槐树马上遭了大殃。

    利爪穿透而过,跟着又是长剑刺来,夹杂一声刺耳尖叫,两人一触即分,硕大的槐树轰然倒塌。

    “秀荷,你且看顾伯宁,我去追寻此贼!”

    林恒丢下一句话,看也不看身侧大树垮塌,倒提长剑追赶而去。

    方才仓促交手,终于刺中对方!

    这徐庆身形异常灵活,速度极快,不似人类,但并无金刚不坏之躯,刀剑可伤。

    既让其受了伤,自当乘势追击!

    然这徐庆实在太快,稍不留意便跟丢了踪迹,林恒也不敢追踪太远,被调虎离山,只得原路返回。

    槐树下,郑秀荷正在给兄长包扎急救。

    “伯宁,你伤势如何?有无大碍?”林恒上前关切询问。

    郑安背靠枯树,面泛青色,尤其是嘴唇青乌干裂,其胸口三道爪印深可见骨,血液暗红,已经呈凝固状。

    “没事,回去修养一阵便好了。”他咳嗽了两声,想要站起身,尝试了两次却是颓然坐下。

    浑身力气好似都被抽空了似的,软弱无力。

    郑秀荷从怀中取出瓶瓶罐罐,一个劲的塞到他嘴里,满面忧色道:“哥这幅德行,像是中了剧毒,莫非那贼子爪上还涂了毒?”

    “依我看,怕是邪祟入体。”林恒沉声道,而后也取出一个瓷瓶,正是怪道人赠与他的僵尸药酒。

    吴明曾言,僵尸药酒虽能驱散体内邪祟,可副作用不小,常人顶多服用两次,若要再用,便会毒发身亡。

    林恒便只稍微取了一些,让郑安喝了,药酒甫一入口他便瞪圆了眼睛:“这是何物,难以下咽!”

    “救命的药,切勿吐了!”林恒出言提醒。

    郑安愁眉苦脸,手捂着嘴才没吐出来,不过药酒入喉后,倒是颇为爽快,长吐一口气,疲倦乏力之感一扫而空。

    其脸上铁青之色也缓缓退去,伤口崩裂,流出化脓恶臭血液,须臾,血液才逐渐恢复正常。

    如此,其体内邪祟方才被排出。

    “子瞬,此乃灵药啊!”郑安失血过多,脸上有些苍白,但已无大碍,倒是觉得有所亏欠:“如此灵药定然珍贵,千金难得,让子瞬你割爱了。”

    “药物再珍贵也是救人所用,此药乃我一位好友相赠,能快速止血,且驱散人体邪祟。然效果虽好,却也有不小的副作用,否则老馆主病重时,我便拿出来给其服用了。”林恒简单解释了一番。

    当察觉郑家老爷子疑似遭到邪祟侵害,他的确想过拿僵尸药酒救其性命,可这僵尸药酒严格而言,更像毒而并非药,能够驱散邪祟不假,却也是以毒攻毒。

    郑老爷子年事已高,又卧病在床多日,身体再健朗也承受不住,便打消了想法。

    言罢,林恒自己便将剩下的僵尸药酒全给喝了。

    他后背也被徐庆抓伤,伸手摸索了一番,伤口不深,只简单包扎便无甚大碍。

    “子瞬你有心了。”

    郑安念及亡父,便是脸色一黯,又拱手道:“大恩不言谢,此番若无子瞬及时提醒,我怕已经死在那贼子利爪之下,不料此贼竟如此厉害!”

    郑秀荷见兄长确实恢复正常,大松了口气,拾起大刀归鞘,肃然道:“此贼身法极为灵活,宛若鬼魅,我与林大哥前后夹击时,突地便消失不见了。”

    “此番交手,我有九成把握这徐庆已不是人,怕是遭邪祟复生操控。”林恒脑中回忆方才交手的场景。

    口中分析道:“从其灵活身法以及高超爪功来看,你们觉不觉得很像是猫?我见他蹲在树上时,姿势颇为古怪,如同猫狗般双腿屈蹲,双手并在胸前,像极了大猫!”

    郑安被亲妹粗鲁生疏的包扎手法扯到伤口,疼得龇牙咧嘴:“如此说来,这徐庆该不会是被李向文府上的黑猫给附体、操控了吧?”

    “我觉得大有可能!”林恒颔首。

    郑秀荷擦拭着手上的脏污血迹,轻声道:“无论如何,这与小黑无关,今夜能追踪到徐庆踪迹,还多亏了小黑呢。”

    “此地不宜久留,先回去再说!”林恒上前搀扶着郑安,郑秀荷则在旁边替他们看护。

    回程途中,经过破败城隍庙,林恒貌似不经意的问道:“你们可知这座破庙为何会被官府给封了?”

    “此事我知。”郑安随口解释道:“前些时候,市井流传城隍显灵的传闻,便有些百姓自发来这座破庙上香敬拜。然本朝严禁祭祀神灵,李向文怕招惹麻烦,索性下令将破庙给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