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二十五章 追寻踪迹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郑小妹双掌轻易拍碎青石板。

    郑安眼角直抽,赶忙上前拉了一把,低声提醒:“女儿家家,不要如此粗鲁。”

    郑秀荷拍了拍手,娇憨道:“江湖儿女又何必在乎什么繁文缛节?”

    又双眼闪亮的注视着林恒:“林大哥,如此你总该信我不是来玩闹的吧?”

    林恒倒也干脆,抱拳行礼道:“却是我心有偏见,言语不当,妹子勿怪。”而后捡起一块青石板,啧啧称奇:“妹子这掌功已不再老馆主之下了,当真是巾帼须眉!”

    他曾与郑家老爷子交过手,亲自体验过江湖赞誉不断的一双铁掌,确实极为厉害,一双肉掌好似铁石打造,势大力沉,断刀碎剑皆不在话下!

    原主与郑家兄妹结实已久,倒也没见过郑秀荷展露武艺,只知晓郑安一身横练硬功颇为不俗,至于掌法却与老馆主相差甚远。

    而今方才明白,却是郑家小妹继承了老馆主的铁掌衣钵。

    难怪伯宁在家中毫无长兄威严,妹子如此彪悍,怕是在家处处压他一头。

    迎着林恒颇为古怪戏谑的目光,郑安面黑如碳,极力挽救兄长形象:“邪祟伤人之事,扑朔迷离,疑点重重,仅有蛮力又有何用?妹子,你自回家去吧。”

    郑秀荷抬了抬白嫩下巴,“你寻不到线索,我却有所发现,哥,你当回去才对,我与林大哥定能抓住邪祟贼子!”

    郑安一脸不信,正欲再说,却被林恒打断:“有何发现?”

    “林大哥,我发现了贼人徐庆的踪迹,便一路跟踪至此。”郑秀荷言明自己来此的缘由。

    林恒与郑安对视一眼,皆是变了脸色。

    郑安脑中浮现师弟张猛身死惨状,面带担心的训斥道:“我不是早说过,若发现了那贼人踪迹,切勿追踪!那贼子武艺高强,你孤身一人若遇危险,又该如何是好?”

    郑秀荷知道兄长关心自己,并未与之顶嘴,口中解释道:“我是被小黑引到此地,方才见到了贼子踪迹。”

    原来她也如那晚的林恒一般,受黑猫领路,特地换上了劲装带上兵器,随黑猫在县城中兜兜转转了两圈。

    “小黑引我寻到了一条漆黑小巷,我追寻进去后,便看见有人正跳上屋顶,他蹲在屋顶上朝我看了一眼,正是那贼人徐庆!”

    郑秀荷柳眉蹙起,双手连比带划:“屋顶颇高,贼子在地上轻轻一跃就能跳上去,等我爬上屋顶后,却已不见了踪迹。”

    林恒问道:“你可知那徐庆逃往何处?黑猫呢?”

    “小黑不知跑哪儿去了,至于那贼子,身法极为高明,在屋顶连连跳跃,只片刻功夫便消失在黑夜之中,我猜测其应当是朝郊外逃去!”郑秀荷一路追赶至此,方被林恒察觉了踪迹。

    而林恒也并未察觉到尚有其他人靠近,若是感知不出错,便表明徐庆并未经过此处。

    “张猛以及另外两人,皆是在城郊遇害,此人的藏身地点说不准就在城郊!”林恒猜测道。

    “不错,妹子你这条线索极为重要!”郑安夸赞了一句,却又道:“既如此,我便与子瞬去城郊一探究竟,你且回家吧。”

    他倒不是非得和自家妹子争个高低,而是知晓贼子徐庆极为凶悍,担心亲妹遭遇危险。

    然郑秀荷自是不愿离开,这条线索是她提供,无论如何也要跟着一同前往。

    郑安劝服不了,便用求救眼神看向林恒,林恒却沉吟道:“此人武艺高强,仅你我二人未必是对手,有秀荷相助,自是多分把握。”

    见郑安一脸不认同,他又笑道:“伯宁你大可不必担心,秀荷身手不俗,定会照顾好自己。”

    以方才郑秀荷双掌劈碎大青石来看,其掌功非同小可,便是精通横练硬功的郑安,生生挨上一掌,不死也重伤。

    这么好的身手,自是无需担忧,林恒心头暗笑,伯宁担心自己亲妹,不如多为自己安危多着想。

    郑秀荷满面自得骄傲之色,郑安苦着脸只得答应下来,他是管不了这个妹妹了。

    三人计较一番,继续朝城郊追去,不多时便来到了张猛遇难的树林之中。

    此时月黑风高,林子中悉悉索索声响不断,林恒三人皆是警惕非常,一路寻来,很快穿过了阴暗树林。

    来到高坡之上向前看去,便见一座破败庙宇横亘在夜色当中。

    “城隍庙!”林恒双目一凝,暗忖那贼人该不是藏身在破败城隍庙宇之中吧?

    旋即提醒郑家兄妹:“小心些,或许贼人就在破庙当中!”

    三人身子低伏,轻手轻脚朝城隍庙潜行,凑近庙宇后,林恒却是微微一怔,只见破庙门户被木板封死,其上更贴了几张官府封条!

    盖印的正是淮江县令李向文。

    庙宇早已破败不堪,为何又被官府封杀?

    林恒满腹疑问,却没有开口出声,在左右寻找了一番,见各出窗户同样也被木板钉死。

    但庙宇太破,在侧后方有一墙洞,只象征性的贴了张封条。

    不过封条已被撕毁,只剩下半张。

    林恒见状打了个手势,郑家兄妹皆是严阵以待,郑安本欲率先钻入墙洞,却被林恒制止,他缓缓拔出了长剑,捡起地上一块石头,顺着墙洞砸了进去。

    石头砸中墙壁的闷响声,在宁静的黑夜下十分突兀。

    而后三人便耐心等待,仔细听着庙中声响。

    然半晌都没听到异响,只有风吹木板,颇有规律的轻微拍打声。

    郑安递了个眼色,又要钻墙洞,再次被林恒制止,他低声道:“走窗户,一起行动!”

    话音刚落,旁边的郑秀荷便一掌将破窗封死的木板给拍得稀碎,三人同时跃入庙中,飞快打眼巡视,然破庙之内,除他们三人外,一个人影也无。

    郑秀荷又自怀中取出火折,微弱的火光,倒也将周遭一片照亮。

    “郑家妹子真是准备充分。”林恒心头暗想,自己倒并未做太多准备,有些莽撞,不过伯宁倒是要比自己更为莽夫。

    两个莽夫便跟着郑秀荷,借火折子小心谨慎的探索破庙,郑安突然惊呼一声:“那里有人!”

    “那只是一具尸体,哥,你别一惊一乍的。”郑秀荷无奈叹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