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二十四章 郑家妹子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野道人能说会道,还会些糊弄人的江湖把戏,很快便取得李向文的信任,成了县令府上的座上宾。

    其大言不惭的宣称,贼子徐庆便是致使李向文家中遭灾的罪魁祸首,一切古怪邪祟,皆为此贼所致。

    对此,李向文是深信不疑。

    如今野道人已经彻底疯了,嘴里除了不断重复黑猫二字外,便说不出其他话来,即便以刀剑威胁逼迫,也丝毫没有反应。

    林恒索性一剑将其刺死,也算是为府邸中遭僵尸所害的无辜性命讨了些公道。

    而后他又单独询问李向文黑猫之事,却惹得李向文极为不快,令仆从送来银两作为答谢,便端茶送客。

    出了县令府邸,郑安掂了掂手中银两,嘿然笑道:“咱们这位县尊大人,出手当真大方得很。”

    他家境殷实,并不在乎钱财多少,反倒觉得被李向文给轻视了。若非顾忌得罪县尊,这笔银两他是绝对不收的。

    林恒眼下身无分文,自是将银两收入囊中,“我看他心中有鬼,言语之间不尽不实,三番两次不听叮嘱,怕也死期不远了。”

    “子瞬何出此言?”郑安左右看看,幸而已是深夜,街上除他们二人外,便再无旁人,否则林恒之语传到李向文耳中,必定要遭其怨恨。

    “黑猫报复之事,疑点重重,无论如何也是条线索,可为何李向文却三缄其口?”

    林恒怀抱长剑,身披清冷月光,面无表情道:“而若邪祟之事与黑猫有关,李浩身死绝非灾祸结束,邪祟定然盯上了他们全家。”

    郑安思忖一番,颔首道:“言之有理,我也难以想象,李浩竟以幼猫为下酒菜吃,这是什么嗜好?闻所未闻!”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伯宁,我在想李浩所养的黑猫,与你家的小黑是否是同一只?”林恒若有所思。

    郑安也皱眉沉思,“我令仆从在宅院四处找寻,皆未发现黑猫踪影,此物不详,若是跑了当为好事!”

    又沉吟道:“城中种种祸事,皆因贼子徐庆而起,当务之急还是要将其抓捕,至于黑猫报复之事,且让县老爷生受了吧!”

    黑猫若是邪祟,要报复李向文一家,与他郑安又有何干?

    林恒却并不这么认为,他隐隐有些猜测,黑猫与贼子徐庆之间,恐怕存在某种联系。徐庆在武馆初次伤人,及至后来挖心杀人,黑猫皆掺和其中。

    若往好处想,黑猫通灵,或与贼子邪祟徐庆是对立关系,因黑猫在郑老爷子遭难时,主动示警,而后又提醒林恒,找到张猛尸首。

    但若是往坏处考虑,黑猫因多次丧子,怨愤记恨,非但要报复李向文一家,更会殃及无辜,祸患无穷!

    毕竟不能以人的道德观念去约束妖物邪祟。

    “伯宁,你曾言徐庆此人,在拜入武馆之前,其实并无武艺?”林恒突然问道。

    郑安颔首:“此贼初入武馆时,身形消瘦单薄,面黄肌瘦,脚下虚浮,四肢无力。他也并非天赋异禀,在尚未暴露本性之前,顶多当得上勤快努力,学武进度极为缓慢,因其岁数不小,骨骼经脉早已成形,难堪塑造!”

    “既然如此,为何又能一举打伤老馆主,而后又多次行凶?从其留下的痕迹线索不难看出,此贼非但武艺高强,更身怀邪祟,剖腹挖心,致使受害者尸变化作僵尸!”林恒对此一直心怀困惑。

    郑安同样困惑:“张师弟武艺虽不及我,可也是个好手,便是我以及家父,想要一招取其性命都难以做到……或许,贼子故意隐瞒自身高超武艺?”

    “若是如此,他又有何目的?”

    林恒摇头:“除非他对老馆主怀有仇怨,方能说得通。而就当他是来寻老馆主报仇的,可在打伤了老馆主后,为何又要潜入李向文府上盗窃,并杀害纨绔子弟李浩呢?”

    郑安驻足停下,面色惊疑不定。

    林恒一番分析让此事更加疑点重重,可他思来想去也不得要领,便无奈苦笑:“子瞬,不料你竟能谋善断,而我却对此一窍不通,还请教我。”

    林恒言道:“我也只是猜测,并无证据,只觉的此事从头到尾皆扑朔迷离,又有邪祟为祸,便无法以常理推断。”

    “我们不妨大胆假设……”林恒言至于此,忽的拔剑横在胸前,朝一处阴影角落低喝道:“谁在那边,出来!”

    “李大哥,是我!”

    郑秀荷一身劲装黑衣打扮,腰间挂着一把大刀,自阴影中走出。

    伸手拉开面巾,她脸颊绯红,口中称赞道:“李大哥当真眼观八路,耳听四方,我只稍微弄出了些动静,便被你察觉。”

    “妹子,你何故至此?”郑安板着脸上前训斥:“我不是让你在家中守灵吗?”

    父亲离世,郑安便秉持着长兄为父的心思,暗道自家这妹子心性张扬,自己有义务责任教导她,让她多改改性子!

    然郑秀荷却并不买账,扮了个鬼脸,娇哼道:“家中有诸多师兄弟看守,能出什么事?你随李大哥调查邪祟僵尸,为何不带上我?”

    “邪祟僵尸凶猛异常,你乃女流之辈……”

    郑安苦心劝说刚起了个头便被妹子打断,郑秀荷拔出大刀,小脸冰寒:“你武艺尚不如我,都能随李大哥驱邪祟,战僵尸,我为何不行?”

    瞧她粉面煞气,似乎要与兄长比划比划,争个孰强孰弱。

    郑安气得脸色铁青,比那青面獠牙的僵尸也不差分毫,额头青筋迸出,有心以拳头教训一番小妹,却又怕闹出笑话。

    毕竟打小以来,他皆非自己亲妹对手,此事在家中广为笑谈,若让子瞬知晓,脸皮都要丢尽了。

    林恒此时上前劝解:“郑家妹子,我等行事可并非玩闹,你年纪尚小,安心在家等候便是,就不要掺和了。”

    郑秀荷闻言更觉委屈,大刀归鞘后,娇喝一声便对旁边一块青石板双掌推去。

    其小手粉嫩雪白,并无任何老茧,看不出练过掌法的痕迹,然而双掌拍在厚重的青石板上,蛛网似的裂痕便自肉掌下辐射蔓延,一声咔嚓脆响,青石板竟被拍碎数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