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二十一章 接二连三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僵尸弱点是头颅,须斩断头颅,再用烈火焚烧,方能将其灭杀。”林恒沉吟:“至于火箭是否奏效,我也不知。”

    他对僵尸的了解,皆是从怪道人吴明口中得知。

    吴明曾言,在鬼魅魍魉当中,僵尸相较于鬼物更容易应对,且僵尸可以用烈火焚烧消灭。

    不过,他也再三提醒叮嘱林恒,烈火只对初生的僵尸有效,若是几十、上百年的老僵尸,便毫无弱点,若是不幸遇到,尽快逃之夭夭。

    “子瞬又是从何处得知僵尸邪祟之事?”陈建业满脸惊奇。

    现如今鬼魅魍魉肆虐不休,可对于寻常人而言,对其了解却知之甚少,大多遇上鬼物邪祟的,都已经丧命,自然谈不上了解与经验。

    林恒略作沉吟,说道:“我曾结实了一位道人,其善于降妖除魔,便是他告诉我的。”

    陈建业立刻问能否请来那位高人,祛除城中邪祟,林恒只说那位道人行踪不定。

    “如今妖魔鬼怪纵横肆虐,能寻得一位身怀真本领的高人,殊为不易啊!”陈建业连连叹气。

    方才应对刚刚尸变的僵尸,他与林恒打头阵,正面吸引了僵尸火力,然而手下士卒却还是有两位受伤。

    所幸没有被僵尸利爪袭击,否则遭邪祟入体,轻则大病,重则丧命!

    初生的僵尸虽然并不难以应对,可对寻常人而言,威胁依旧太大了!

    略作休整,他们便赶往下一家。

    最后一位受害者身份特殊,乃是淮江县令李向文的长子,须取得县令许可,方能焚烧尸首。

    陈建业带着林恒面见县令。

    淮江县令李向文,年过五旬,相貌端正,丧子之痛令他精神萎靡,也无心寒暄,直接问道:“你们有何事啊?”

    林恒行礼道:“大人,杀害令公子的凶手乃是邪祟,遇害者尸首皆遭邪祟侵袭,尸变化为僵尸,请务必将尸首焚烧!”

    李向文面无表情,端起茶杯:“此事我知了。”

    林恒与陈建业对视了一眼,正欲再劝,李向文干脆转身离开。

    “李老儿不听就算了!”陈建业满面怒容。

    林恒摇了摇头,与之一同离开了县令府邸。

    当夜,林恒守在县令府外,却一夜无事发生,林恒以为县令已将尸首焚烧,便在天亮后回家中休息。

    他自怀中摸出漆黑小印,面露沉思。

    僵尸邪祟祸乱县城,昨夜却并未魂魄离体,入城隍庙断案?

    “代城隍断案,并无任何征兆,我也只经历过两次,无法总结经验……”林恒默然片刻,便催发出血色卷轴。

    卷轴上也没有妖魔邪祟画像,倒是被欶封土地的李媛,香火功德皆有所增长。

    林恒满意的颔首,又在心中猜测:“难道必须我亲自接触到邪祟,邪祟妖魔的画像才会出现在卷轴之上?如此说来,那黑猫呢?”

    他怀疑黑猫大有问题,即便不是邪祟,也是个妖怪,却并未上血色卷轴。

    “亲自接触应该是前提条件,但条件还不够充分,应当是以魂魄状态接触邪祟妖魔?”林恒又有了新的猜测。

    不过思来想去,这些猜测暂时也得不到验证的机会,便连如何主动魂魄离体,林恒也一无所知。

    否则,他倒想立刻试验一番。

    打了个哈欠,倦意袭来,便将小印贴身收好,沉沉睡去。

    一觉到下午,林恒去一好友家中蹭了饭,又随一些好友同窗,前往郑家吊唁。

    趁此机会,林恒找到郑秀荷单独问话,“你可曾见到那只黑猫?”

    郑秀荷昨夜守灵,上午只休息了一小会儿,此时面容憔悴,闻言微微一怔:“小黑?”

    她眉头蹙起,左右看看,并未见到黑猫,便说:“昨夜爹病重时,小黑便不见了。”

    林恒若有所思,简单解释了昨夜自己受黑猫指引,前往郊外树林,却见到了张猛尸首。

    “小黑通人性,定是要林大哥去救人的,可惜晚了一步。”郑秀荷言罢,又恳求道:“若是林大哥再见到了小黑,能否代我暂且收留?”

    她知道父亲去世,娘亲与兄长定会迁怒黑猫。

    林恒答应下来,他对那古怪黑猫极感兴趣,也正打算找寻一二。

    当夜,他便随一众好友在郑家守灵,依照当地习俗,长辈亲人过世,家属须守灵七日,称为头七。

    郑老爷子尸体昨夜便已焚烧,因而只有衣冠冢与骨灰。

    林恒等人守了会儿夜,便聚在一起闲谈,众人谈论的话题,自然都与妖魔邪祟相关。

    免不了感慨一番世道艰难。

    众人正说着,有一士子推门而入,面色仓皇道:“县令府上出事了!李浩尸首化作僵尸,咬死了不少人!”

    李浩便是县令李向文之子,昨日夜间,林恒与陈建业登门,分明已经提醒过他要焚烧尸首!

    林恒剑眉挑起,当即带上长剑出去。

    “子瞬!”郑安追了出来,“我随你同去!”

    不等林恒开口,他抢先说道:“家中有人看守!”

    林恒心头微暖,知道好友是担心自己,便劝道:“伯宁,我曾与邪祟多次交锋,颇有经验,况且县令府上定然有士卒相助,你无需担忧。”

    郑安将衣摆扎好,沉声道:“家父、师弟皆遭邪祟迫害,我岂能在家枯坐?定要查明真相!”

    听他此言,林恒也不好再劝,路上便简单介绍了僵尸、邪祟的难缠之处,让他多加注意。

    不多时,二人便赶到李向文府邸,外面已是被甲士差役团团护住,但人人面露惊恐,毫无士气。

    陈建业骂骂咧咧从府中出来,与二人打了个照面。

    “陈把总!”

    “陈兄!”

    林恒与郑安拱手行礼,接着便言明来意。

    陈建业愤慨道:“李老儿不听劝便罢了,如今却让兄弟们无辜送死,当真可恨!子瞬,你来的正好,这僵尸凶猛,我与手下士卒皆非对手,还请你出手相助啊!”

    他三言两语,简单介绍了府邸中的状况。

    李浩所化的僵尸异常凶猛,眼下已经杀害了数十人,其刀枪不入,力大无穷,陈建业与之过了一招便被打飞,正要去搬救兵。

    情况危急,便没有多寒暄,立刻冲入府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