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十九章 挖心惨案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深夜,月光惨淡,小县城中亮起了灯火。

    一只黑猫在街头巷尾不断跳来跳去,后面却还跟着一个年轻的秀才,若要给人看见,翌日市井怕又多了一桩奇闻异事。

    一人一猫来到荒郊野外,黑猫这才停了下来,喵喵叫声有些不安。

    清风徐徐,树木枝叶随风摆动,好似鬼影绰绰。

    黑猫便蹲在一颗树下,身下没有影子。

    林恒心怀戒备走上前,便见还有一具尸体躺在树下,鲜血将泥土染红。

    鼻间萦绕着浓郁的血腥味。

    他拔出长剑,小心凑上前去仔细辨认,当即认出这具尸体正是刚刚向郑安禀报的彪形壮汉!

    不久前,两人还见过面,彪形大汉生龙活虎,转眼却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首!

    其胸前鲜血淋漓,有个拳头大小的窟窿,心脏已是不翼而飞!

    “你知道他会出事?”林恒挑眉看着黑猫。

    黑猫却拿前爪在脸上抹了两把,炸毛弓身,不等林恒伸手抓它,便一溜烟钻进了树林之中跑走了。

    林恒剑眉挑起,正要追赶,却在这时,一声爆喝传来:“谁!”

    须臾,黑暗中便跳出了两个健硕汉子,其中一人拿着火把,瞧见了树下的尸首,当即悲愤怒吼:“二师兄!”

    另一人则爆喝一声,朝林恒飞扑而来。

    此情此景,确实容易令人产生误会。

    林恒猜测这二人皆是郑家武馆门徒,不欲伤人,便将长剑收鞘,避开了壮汉袭击后,立刻出声解释:“我是郑安好友,并非杀人凶手!”

    两条大汉已然被怒火冲昏理智,不管不顾拳脚相向,林恒不得已出手将他们打倒,又详细解释了一通,这才解除误会。

    二人恢复了理智,便留下一人,一人前去郑家报信。

    林恒沉声问道:“你们夜不归宿,为何会在此地?”

    “二师兄率先发现了那孽徒徐庆,便独自行动,却遭遇不测……定是那孽徒所为!”留下的壮汉满脸愤然。

    遭挖心身亡的彪形大汉乃老馆主的二弟子,唤作张猛,郑安要照顾病重卧床的父亲,这几天武馆事务便都交由张猛处理。

    而老馆主被叛徒偷袭重伤,武馆上下皆是群情激奋,张猛率领一些弟子,四下追踪叛徒踪迹。

    不久前,张猛去和郑安禀报了徐庆的动向后,便离开郑家府邸,本欲找几个师弟一同喝几杯,路上却见到一路人背影很像叛徒徐庆。

    夜晚视线昏暗,也无法看清,张猛率先追寻而去,结果在郊外树林与两位师弟走散,转眼便遭遇不测。

    林恒暗自沉吟,又蹲下来仔细检查张猛身上的伤。

    天眼开启,便能在其胸口的窟窿上,看到一缕缕飘散的黑烟,果然是遭邪祟所害!

    挖心杀人,这等凶残手段,多半是邪祟鬼怪所为!

    林恒不敢放松警惕,担心杀人凶手尚在这片树林当中,便与武馆门徒一齐找来柴火,点燃火堆,驱散黑暗。

    二人严阵以待,所幸并未发生变故。

    半盏茶的功夫,郑安便带人赶到,见此情形,悲痛万分:“张师弟!”一把扑过来将张猛尸首抱住。

    “谁人如此心狠手毒!”郑安看着张猛心口的窟窿,怒吼连连。

    林恒说道:“致命伤乃是心脏被挖出,身上有多处爪痕,与老馆主身上的爪痕同出一辙,想必他应该遭遇上了徐庆,继而与之交手,不敌被杀。”

    郑安眼眶泛红,咬牙切齿:“有朝一日抓住那孽徒,定要将其五马分尸,方能慰藉张师弟在天之灵!”

    林恒出言提醒:“此人非但武艺高强,且手段毒辣,非常人能敌,切勿再让武馆门徒追踪此人了!”

    郑安深吸了口气,颔首道:“不能再让师弟们犯险!”当即吩咐叮嘱武馆门徒,停止搜寻那孽徒踪迹。

    一番折腾,差役甲士也找来了此地,且还带来了几个坏消息。

    今夜县城中,除张猛外,尚有三人被挖心而死,其中一人还是县老爷家的公子!

    制造了诸多血案的凶手,不必多说,自是郑家武馆叛徒徐庆,有目击者看见了徐庆的面庞,铁证如山。

    林恒与郑安收敛了张猛尸首,返回宅邸路上,便见不少手持火把,来去匆匆的差役与甲士。

    当下乱世,人命如草芥,县城之中每日都会死人,可人也有高低贵贱之分,这次死的是县令公子,自然不可一概而论。

    驻军士卒以及衙门差役,皆被派遣出来,搜捕罪犯徐庆下落!

    “也不知能否抓住那孽徒!”郑安亲自搀扶安放棺椁的车架,目睹城中穿梭的甲士差役,恨声道:“此贼嚣张跋扈,惹了众怒,死期不远了!”

    林恒却道:“未必,我虽未亲眼见过此人,但此人心狠手毒又身怀高强武艺,若一心要逃,城墙阻拦不住。”

    不等郑安开口,他又道:“不过,我猜此人不会出城!”

    郑安闻言,皱眉问道:“子瞬为何这么说?”

    以常理论,在城中犯下如此血案,若有机会,歹徒自是远遁他方,摆脱追捕。

    “此贼嚣张跋扈可不是说说而已,自五日前打伤老馆主叛出武馆至今,其已作案多起,况且……”

    言至于此,林恒目光收缩,“他未必是人,自然不能以常理而论!”

    郑安悚然一惊,略作思忖后,却又问道:“子瞬,你不久前正在与我共饮,为何又来了这荒郊树林?”

    林恒自然没有隐瞒,如实讲了自己是被那黑猫一路引来的。

    “黑猫似乎知道张猛要遇害,带我寻到了张猛尸首后,却又突兀逃走,颇为古怪。”林恒沉吟道。

    在黑猫有意引路时,林恒观其神态眼神,极具灵性,可随后在寻到张猛尸体后,黑猫眼瞳中只有野性。

    这前后变化,让林恒不思其解。

    他还注意到,那黑猫在月光下,竟无影子!

    “那不详黑猫怕也是邪祟妖物!”郑安迁怒黑猫,下定决心,回去后定要将黑猫打死!

    然而他们回到郑宅,却听后宅传出悲拗痛哭,又有下人匆忙前来禀告:“少爷,老爷,老爷去了……”

    郑安与林恒皆是脸色骤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