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十七章 郑家遭劫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眼下也不是讨要吃食的时候,好友满腹心事,忧心忡忡,林恒只能摆出侧耳倾听状。

    郑安面容愁苦,又是重重一叹:“家父虽年事已高,可一向老当益壮,谁也料想不到,突然遭难。”

    屏退左右,便详细讲述起来。

    郑家老爷子老而弥坚,年过六旬,依旧担任武馆馆主,平日小病都不曾有过,但这一遭,险些没挺过去。

    郑安言道,老爷子病重,却是被奸人所害!

    半年前,武馆收了一外来弟子,其身无分文,渴慕武艺,且十分刻苦,老爷子颇为欣赏,就破格将其收入武馆。

    不料自上月初开始,此人就露出了真实面目,练武偷懒耍滑不说,且手脚不干不净,武馆常丢东西,一查便查到他头上。

    老爷子怜悯同情其孤儿出身,只是训斥了一番便不做处置,然此人桀骜不驯,当场就将老爷子打伤,逃窜离了武馆。

    郑安讲完,已是怒容满面,双手握拳咯吱作响,身上衣袍好似充了气似的鼓起,恨声道:“如此狼心狗肺之辈,若是被我抓住,定当让其付出代价!”

    林恒挑起剑眉,却是感到不解:“此人莫非身怀武艺,故意藏拙?否则如何能打伤伯父呢?”

    郑老爷子铁掌无双的名号,可不是自吹自擂,而是江湖人的赞誉。

    原主曾与郑老爷子切磋过,若不用剑,尚且不是老爷子的对手。

    郑安怒哼道:“此人颇为古怪,初来武馆时,不似练家子,且身体瘦弱,在武馆吃养了一阵,才像模像样。”

    如此说来,倒是更加离奇了。

    林恒正欲再问,却忽然听到吵闹喧哗声,郑伯宁面色微变,唯恐父亲病重遭难,立刻推门而出,林恒自然也跟了过去。

    后宅,一妙龄女子,却正在与一妇人对峙。

    二位皆是衣着华美,且长相颇为相似,当为母女。

    母亲柳眉倒竖,口中呵斥:“傻女,你当真不懂事!黑猫不详,你父亲病重卧床,说不准便是这黑猫带来的灾祸!”

    “娘!父亲明明是被那逆徒打伤,与小黑有何关系?”女儿双手叉腰,身后护着一只毛发沾血的黑猫。

    母女俩吵闹不休,小黑猫也在喵喵叫个不停。

    郑安头大如斗,上前调解,却被妹妹和母亲同时呵斥:“不用你管!”

    看来郑安在家中没甚地位呀。

    林恒摸了摸下巴,上前打量着黑猫,这猫一黑到底,像是掉进了墨缸里一样,黑的通透。

    一双碧绿的眼睛,瞳孔收缩,显得无比惊慌失措,叫声软绵绵的,有气无力。

    “呀,林大哥什么时候来的?”

    妙龄少女这时才注意到林恒,立刻做出乖巧模样,含羞带怯的打了声招呼,又埋怨起自己的亲哥:“林大哥来了,你也不和我说一声!”

    郑安心道,我哪有开口的机会?

    林恒将可怜的小黑猫抱起来,递给妙龄少女,“这猫腿折了,注意包扎。”

    眼前粉面红唇的少女,名叫郑秀荷,乃是郑伯宁一母同胞的妹妹,皆是林恒好友。

    郑秀荷心疼的抱起了小黑猫,说了声我去给小黑包扎,就小跑着离开了。

    林恒又上前与女主人行礼打招呼,这是郑老爷子的正妻何氏,已经五十多,气度雍容,叹气道:“家中着实乱糟糟的,让子瞬看笑话了。”

    寒暄了两句,复又回到屋中。

    何氏提及方才与女儿的争执,蹙眉说:“小荷养的那只黑猫,当真古怪,好似听得懂人言,我为老爷熬药时,它便在一旁看着,待我离开后,竟悄悄叼来了野草,投入汤药之中!”

    “竟有此事!?”郑安瞠目结舌。

    旋即也认可母亲的处置:“如此怪猫,即便不打杀了,也该扔了!”

    “你敢!”郑秀荷推门进来,俏脸含煞,怒视自己亲哥:“你若敢对小黑图谋不轨,我便要你好看!”

    郑安脸上涨红,辩驳道:“母亲大人所言有理,那黑猫自来我家之后,父亲大人便遭遇横祸,定是黑猫带来了灾厄!”

    何氏也蹙眉道:“黑猫怕是妖物,绝不可留!”

    郑秀荷顾忌林恒当面,不好发作,娇哼一声道:“小黑通人性,特地叼来治病的药,给父亲疗伤,又岂能是妖物?”

    林恒好奇问道:“我听伯母说,她煎药时,黑猫叼来野草,却是药材?”

    郑秀荷显然有备而来,唤了声丫鬟,取来一根杂草,问母亲:“母亲大人且看,小黑那日叼来的野草,可是如此模样?”

    何氏皱眉摇头:“我哪里记得。”

    郑秀荷没有再与母亲辩驳,而是解释,她特地去城中药铺打探过,黑猫叼来的野草,确实是治疗内伤的草药。

    林恒问她:“黑猫从何而来?”

    “大约五日前,我见小黑在院外游荡,叫声可怜,便将其抱了回来。”

    郑秀荷面对林恒,却难得温柔不少,“林大哥,你且信我,小黑绝无害人之心,而且在父亲大人遭难那日,它还主动示警呢!”

    “一只猫儿,如何示警?”林恒继续问道。

    郑秀荷便讲述,却是那天郑老爷子调查武馆失窃之事,有了证据,要找那孽徒摊牌,当天早晨,黑猫便绕着郑老爷子喵喵叫个不停。

    郑老爷子要出门去武馆,也被它给拦阻,这都被郑秀荷看在眼里。

    直到郑老爷子出事,她便明白黑猫是提前示警!

    然何氏对黑猫示警却又有另一番说法:“我听人说,黑猫不详,会给家中带来灾厄,纠缠我家老爷,许是在下咒!”

    林恒沉吟不语,此世界妖魔鬼祟横行,民间传说可不似前世,都为迷信谣言,在此世界,往往都是有真实案例为基础的。

    不过他先前也暗中开了天眼查探,黑猫并无邪祟黑烟。

    但也不能确定其无有问题。

    天眼能看透鬼魅魍魉,但对于妖怪有没有效果,林恒并无把握,毕竟妖与鬼,不可同一而论。

    母女二人争论不休,林恒被吵得头大,再看郑安,同样也是一副头大如斗的模样。

    林恒咳嗽一声,出声问道,能否去看望下伯父。

    如此,总算让母女俩暂且停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