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十六章 蹭饭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李媛解释,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自死后化作鬼物,便自然而然的拥有了一些能力,除一些捉弄人、托梦的小把戏外,她还懂得将怨气镇压。

    “怨气并非消失,而是融入了天地之间。”李媛如此说道。

    如她所言,些微怨气其实并无害处,可若聚集一处便会量多质变,滋生出鬼物邪祟,侵蚀生灵。可若是将其打散,重新融入整片天地,便好似一滴毒水融入海洋,自然会被稀释。

    林恒颔首:“此地便托付与你,待流民来此后,你要庇护他们。”

    既然是鬼物本能,自身也无法学会,看来若想消除天地怨气,还得想其他法子。

    “此处已是死地,真会有流民来此处?”李媛左右看看,皆是一片荒芜破败之相。

    她倒是希望人多热闹些,况且成为土地后,需要香火神力,唯有人多,才会给她供奉香火。

    “当今天下,灾祸不断,流连失所的百姓何其多也,为谋生存,顾不了许多。”林恒沉声道:“此地虽已荒芜,却闲置大片田地,而盘踞在此的厉鬼被我除去,你又能镇压怨气,很快就会有百姓前来栖身。”

    果然,两日后便有流民来到河口村,起初畏惧恐慌,渐渐胆量大了,便在荒废村庄落脚。

    李媛等来了活人,自是喜出望外,当夜便给他们托梦,指引他们去土地庙,寻到了一些谷物种子。

    流民有了口粮,便能在此地安家落户。

    林恒又默默观望两天,见李媛确实恪尽职守,每日镇压怨气,又尽心庇护村民,这才放心离去,返回县城。

    血色卷轴徐徐展开,记载林恒夜会女鬼新娘故事的最末端,多了句:“显佑伯令秀才林恒,欶封李媛为河口村土地,庇护一方生灵,功德无量。”

    继而李媛画像消失,却在淮江城隍显佑伯下方,多了一行:河口村土地神,香火,功德。

    “若大兴神道,能否荡平天下妖魔鬼祟呢?”

    林恒伸手一拂,卷轴消失,化作漆黑小印,将其收入怀中后,便径直来到县城门前。

    尚未走近,看守城门的士兵便戒备紧张起来,齐齐将长枪调转,枪头对准了他,口中厉喝:“止步!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林恒出城数日,离开时衣衫整齐,眼下却衣袍褴褛,披头散发,颇为狼狈。

    他正欲开口解释,却有一身披甲胄的将领,自城墙上喊道:“城下可是林子瞬?”

    “正是在下。”林恒抬头看去,略作思忖,认出这将领乃是原主好友,如此倒也免了一番纠缠。

    守城将领名叫陈建业,乃县城驻军把总,统领三百士卒,也是县城最大的军事长官。

    陈建业极为热情,搂着林恒肩膀,哈哈大笑:“子瞬,前几日得知你出城,为兄颇为担忧,若非职责不便,定要出城寻你!”

    林恒只觉被他身上的甲胄硌得慌,苦笑道:“劳烦陈兄惦记,实在惭愧。”

    “闲话少提!为兄昨日纳了个小妾,吹得一手好萧,今晚来我家品鉴一二,喝酒听曲,当真快活!”

    林恒闻言只得干笑了两声,好奇问道:“眼下进城守备却要比以往更加森严,莫非城中有何变故?”

    陈建业抹了把络腮胡须,铜铃大的眼睛瞪了起来,张口就骂:“李老儿平白生事端,给弟兄们添麻烦,当真可恶至极!”

    他骂骂咧咧讲明缘由,却是县令李向文家中遭窃,许是丢了贵重财物,便责令陈建业加强守备。

    林恒听了一耳朵的牢骚,好不容易才脱身离开,至于陈建业邀请晚上赴宴,自是不欲掺和。

    回到家中清洗了一番,便躺床休息。

    在外奔波多日,露宿荒野,须时刻保持警惕,很难睡个好觉,着实疲惫不堪。

    不知睡了多久,林恒却是被饿醒的。

    外面已是日落黄昏,他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家中并无存粮,原主信奉君子远庖厨,向来都是在外吃喝,但我身无分文,却该怎么填饱肚子?”

    他将身上家当,全都赠给了怪道人吴明,思来想去,便出了门,依照原主习惯去寻好友蹭饭。

    陈建业的晚宴,当不当去呢?

    林恒回想起这位大胡子粗犷的作风,便不由皱眉,原主记忆中,曾有参加陈建业宴会,酒足饭饱后,便享用其小妾的场景。

    现在换做自己,自是难以接受,可原主对此却是来者不拒,若自己表现异常,怕会令人怀疑,不如不去。

    林恒仔细回想,发现原主诸多朋友,要么不在县城之内,要么便如陈建业这般,一时还真没什么好去处。

    “对了,郑安为人品行颇合我胃口,便去他家吧!”

    林恒做了决定,便依照记忆,饿着肚子朝郑安家赶去,希望还能赶得上晚饭。

    郑安,字伯宁,他与张公梅一样,皆是家境富裕,豪门大宅。

    郑家是开武馆的,在县城之内颇有名望,门徒数百,郑家老爷子还在江湖上有铁掌无双的美誉。

    高门大户前,有家丁护院。

    林恒尚未报上名来,便有家丁笑脸相迎,口称公子,原来林恒与郑安相交莫逆,郑家府邸的家丁也都极为尊敬他。

    家丁一边引路,一边说郑安正在吃饭,林恒心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遂加快了脚步。

    不料刚到客厅外,却听里面传来男人烦闷的声音:“快把饭菜都撤了,吃不下!”

    林恒心中咯噔一声,脚步微微一滞,这才迈入大厅。

    正好有侍女仆从,将一叠叠香气扑鼻的饭菜端下,从身边经过。

    林恒嗅着饭菜香味儿,目不斜视,上前问候:“伯宁兄,何事令你如此烦闷,饭都吃不下?”

    郑安见到他,苦闷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摇了摇头,叹气道:“家父病重,武馆也麻烦重重,都没空去看望你。”

    又关切问道:“子瞬,你身体康复了吧?”

    “我早已康复。”林恒挑眉问道:“伯父身体健朗,怎的突发病重?”

    郑安拉着他去偏房落座,当即就有侍女点上香炉,屡屡青烟自香炉飘出,充盈屋内,令人精神一振,不过林恒却觉得,腹中饥饿更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