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九章 人力有穷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金光汇聚在功德之后,使得功德光点胀大了不少。

    须臾,画像渐渐隐去,淡金小篆凭空生出,如蝌蚪般游动,继而组成文字、段落,依旧是那晚林恒在城隍庙中的断案细节。

    只在最末端,补充了一句:“恶鬼出逃,显佑伯令秀才林恒将其抓捕归案。”

    林恒心头大石终于搬开,面容轻松,见到这段文字,却是剑眉挑起,自己可从未接到什么显佑伯的命令,完全是自发行为。

    随后眼睛一扫,就看道原本是良中的评价,已经改为了优。

    卷轴再生变化,蝌蚪小篆相继消失,变为淮江城隍显佑伯,香火,功德。

    其中指代香火的金色光点,同样有所增长,林恒深吸了口气,伸出手指,点在功德之上。

    功德之力充盈全身,肩膀的伤口极速愈合,眨眼功夫,便恢复如初,疤痕都没留下。

    除此之外,林恒又得了一门神通,唤作天眼通,可用功德之力,在额头开出天眼,识破一切鬼魅魍魉。

    在他沉吟之时,血色卷轴徐徐消失,漆黑小印又回到了怀中。

    林恒摸了摸额头,自己并未像前世鼎鼎大名的二郎神那般,多长了一颗竖眼。

    只是当他调动功德之力涌现额头时,有些微酸胀之感,继而眼前景象立时发生变化。

    只见谷仓内堆积成山的稻米上,一缕缕不详的黑烟飘摇不定,而那半截锁链,则散发出微弱金光。

    “黑烟乃邪祟怨气,金光莫非是城隍香火神力?”

    林恒暗自猜测,斩杀了恶鬼王员外后,只让他多了门神通,并未解开小印更多奥秘。

    但他也心满意足,日后定然少不了对付鬼魅魍魉,而有了天眼通相助,至少不会像此前那般,被恶鬼头颅袭击也毫无察觉。

    当他一身轻松的离开庄园,瓢泼大雨已然停歇,雷雨来得急,去的也快。

    清冷月光下,小树林中,古怪道人吴明正在伐木,他手持一根歪歪扭扭的粗糙木刀,在木牌上写着什么。

    林恒悄悄凑上前,打眼一看,见木牌上写着:“林剑仙之……”第五个字,若是没猜错,应当是墓。

    “我可不是剑仙。”林恒幽幽说道。

    吴明并未被他吓到,自顾自将‘墓’字刻上,随口解释:“某只剩一只手臂,土墙都翻不过去,帮不上你,只好给你打副棺木,待日后好替你收尸。”

    “吴兄可真是……”林恒摇了摇头,不知该怎么形容。

    吴明丢了手中木牌,浑不在意的说:“世人都言某家是疯道人,某是假疯,你却是真疯子,即便身怀绝技,也不该折返回去,太过莽夫。”

    说到这里,他抬眼一看,却见林恒肩膀上原先碗口大小的伤,已经消失不见,丝毫不觉惊讶:“你果然是修士。”

    林恒没有再辩解,神通都有了,自称修士也没错。

    他怀抱长剑,在吴明身旁坐下,轻声道:“庄园中的猪鬼,已被我斩杀。”

    “某参透了一个道理。”吴明并未接话,顾左言他道。

    林恒好奇问:“什么道理?”

    吴明抚须说道:“天地间自有怨气,而鬼物邪祟,又是怨气所生,且人力难敌,应当与天雷地火般,皆属于天道自然中的一环。”

    林恒目光诧异的看着他,这怪道人的意思是说,鬼怪邪祟,就像打雷闪电,火山地震一样,都属于自然现象?

    不愧是搞研究的,思路当真清奇!

    “或许吧。”林恒不知该如何接话,敷衍了一句。

    吴明当即问道:“某且问你,天雷地火,能否被消灭?洪水地动,又能否被彻底消灭?”

    林恒摇摇头:“自然是不能的,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想说邪祟鬼物,也无法彻底消灭?”

    “正是如此!”吴明长叹:“天道无穷,而人力有穷!某闯荡江湖二十多载,四处奔走,寻妖魔,觅鬼怪,正是想找个法子,彻底将妖魔鬼怪消灭,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可现在方知,某所作所为,皆为虚幻啊……”

    林恒默然,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有鸿鹄之志。”

    “胡吹大气罢了。”吴明面色黯然,须臾,又看了他一眼:“你竟没有嘲笑某,果真是个疯子。”

    林恒畅快大笑:“你我皆疯子。”

    又咂咂嘴道:“此时若有一碗酒,才叫痛快!”

    吴明便从褡裢兜中,取出一瓶止血药,“僵尸酒。”

    “这不是药吗?”林恒笑着接了过来,扒开瓶塞,灌了一口,喉咙上涌的辛辣感,让他怀念起前世与毛子朋友在冰天雪地中,共饮伏特加吹牛打屁的场景。

    吴明自己也灌了一口,说道:“药酒,药酒,既是药也是酒!”

    两人举杯一碰,皆捧腹大笑。

    一杯接一杯,最后喝得酩酊大醉,地当床,天当被,靠着枯树就沉沉睡去。

    翌日清晨,林恒拍打着额头站起身,埋怨道:“吴兄,你这僵尸酒,后劲太猛,不可多喝啊!”

    吴明比他先醒,正朝庄园打量,头也不回道:“某家存了三十瓶药酒,昨晚被你喝了一半,得亏你并非凡人,否则便可入土为安了。”

    经过昨夜共醉,两人关系无疑亲近了不少,林恒当即劝道:“吴兄,你这直言直语的性格,真要改改。”

    “没得改,天生的。”吴明随口敷衍,又道:“忠言逆耳,某说归说,听或不听,与某家何干?”

    “算了,不改就不改吧。”林恒转而问道:“你伤如何了?”

    “不碍事!”吴明抓了把胡须,不甚在意道:“慢慢习惯即可。”

    继而又心有余悸道:“昨晚也是被你这疯子给耽搁了,毫无准备,便露宿荒郊野外,幸而运气不错,否则怕是要死得不明不白了!”

    他抓胡须的手顿了一下,又不解道:“自村中恶鬼夜间突然消失不见,荒野当中游荡的鬼物,也尽皆消失,奇哉怪哉!”

    林恒闻言,却是想起昨夜谷仓之中,将王员外投入油锅受刑后,一道道凭空出现的魂魄,也不好搭话。

    吴明自顾自说道:“且再等两日罢!”

    咕噜噜……

    二人对视一眼,林恒率先道:“吴兄别看我,是你肚子在叫。”

    吴明反问:“你难道不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