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六章 古怪道人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吴明此人,浑身上下都透着古怪,可有一点,让林恒极感兴趣。

    这怪道人自二十多年前,便开始游荡天下,哪有邪祟鬼怪、妖魔出没,常人避之不及,他却主动找上前去。

    因而他虽非修士,却见识广阔,阅历丰富,且‘研究’出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用以降妖除魔。

    “此人若在我前世,不是生物学家,便是化学家,而且定能声名远播。”

    林恒亲眼目睹吴明将某种惨绿粘稠液体,涂抹在桃木剑上,继而奋力一挥,并未开刃的桃木剑,竟能轻而易举的将石头斩碎,大树劈开,好似比林恒手中铁剑还要锋锐。

    吴明称,这惨绿粘稠液体,被他叫做僵尸油,乃是采用十年份僵尸的双手、双足,以及心头血再加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制成。

    诸如某某粪便,某某唾液,某某植物等材料,熬制成油,涂抹在刀剑武器之上,使得格外锋锐,能斩破一些妖魔鬼怪坚固的外壳。

    至于是何原理,他自己却也说不明白,只是觉得僵尸利爪尤为坚固,或许人也能加以利用,便不断尝试,方有了僵尸油。

    其他各类奇物,也皆是如此制成,源自其天马行空的想象,以及常人无有的尝试与行动力。

    林恒对着僵尸油颇感兴趣,询问能否给自己一用。

    然而吴明却面露难色,林恒好奇问道:“莫非此物制作极为困难?”

    “非也,只要凑齐材料,即可熬制。”

    林恒瞥了眼他手中的桃木剑,又问:“只能用于木剑,而不能用在铁剑之上?”

    “非也……”吴明叹了口气,解释说:“不瞒少侠,某这僵尸油,虽能提高兵器之利,可隐患不小,一不小心,便会侵蚀刀剑,使之沦为废铁。某用桃木剑,一来是扮作道士,行走方便;二来,则是因为桃木剑便宜好寻,即便被侵蚀损坏,随手砍树既能制成,某可用不起铁剑。”

    听他这么一说,林恒看了眼自己手中长剑。

    这柄长剑,乃是原主冠礼时师长所赠,名九幽。据传还是前朝名剑,十分珍贵,乃原主心爱之物。

    林恒也用之顺手,且当纪念原主,自然不可轻易损坏。

    他本想着,用此油提升长剑之利,好为斩杀恶鬼添加助力,也只好打消想法。

    二人边走边谈,转眼间来到庄园外的一片林子里。

    吴明问起林恒的计划,林恒当即说道:“鬼物毫无理智,直接闯入庄园,一剑斩了即可!”

    “不可,不可!”

    吴明大摇其头,“猪鬼虽无智慧,但在一些特殊之地,却拥有怨气相助,极难对付!这一带,眼前庄园,以及荒废村庄,都是怨气集中之地,万万不可在这两处对敌!”

    林恒初次对付鬼怪,自是缺少经验,虚心求教:“依兄台看,又该如何对付这只恶鬼?”

    “世人都知怨气滋生邪祟厉鬼,却并不知晓,怨气也是有所不同的!”

    吴明介绍道:“此处庄园中的怨气,与荒废村庄的怨气便截然不同,分属两只不同鬼物,而那两只鬼物在各自巢穴中,便能得怨气相助,唯有引诱鬼物离了巢穴,方好将其打杀!”

    他讲述起自己的计划,可用生灵之气,引诱猪鬼走出庄园,最好能将其引到荒废村庄。

    按照吴明的说法,荒废村庄中的怨气,滋生出了饿死鬼,使得饿死鬼在其中如虎添翼。但若是其他鬼物,如猪鬼,贸然闯入村庄,非但得不到怨气相助,反而还遭到削弱压制。

    “正因如此,先前某家才敢在村庄中与猪鬼对抗!”

    吴明唯恐林恒不信自己,又道:“少侠应该也有所察觉,猪鬼被你一剑赶走,便是其受到村庄怨气的压制,若在这庄园之中对抗猪鬼,少侠怕已遭遇不测。”

    林恒看了他两眼,心道这怪人真是直言直语,不过这种性格,怕是不为人所喜。

    见林恒默然,吴明叹了口气:“某所说这些,确实太过离奇,但都是经验之谈,若少侠不信,便分头行动吧。”

    若不是渴慕林恒身上的修行之法,吴明断然不会和陌生人讲述这些,多年以来,他已受够了白眼讥讽,早已心灰意冷。

    林恒却拱手行礼:“多谢兄台指点,在下受教了!”

    吴明仔细看他,见林恒表情不似作伪,反倒有些难以置信:“少侠真信某家?”

    “阁下所言,条理清晰,又有奇药为证,我为何不信呢?”林恒言语真诚,又道:“兄台不必顾虑,有何计划,你我商量便可。”

    这回却是吴明默然良久,自嘲一笑:“不料某家这疯言疯语,还真有人会信。”

    转而正色道:“少侠,若是依照某家计划行事,务必要在天黑之前,将猪鬼引入村庄,否则恐怕突生意外。”

    “天黑之后,鬼物也会有所增益?”林恒问道。

    “并非如此,某担心的是村庄饿死鬼!”吴明沉声道:“这饿死鬼远比猪鬼恐怖可怕,某虽不知其为何消失,但在这两天夜间,必然回归!”

    林恒闻言更加惊奇:“许是那饿死鬼被人降服消灭了呢?”

    吴明看了他一眼,抓了把杂乱的山羊胡子,眼神木然道:“某家闯荡江湖数十年,从未见过有人能消灭鬼物,某家也曾尝试将鬼物打杀,然两日之后的夜间,鬼物就重新复生。此后,某家尝试无数次皆是如此,天地间的鬼物,永远也无法根除。”

    鬼物永远不会被根除?

    林恒闻言,脸色微变,若真是如此,斩却鬼物又有什么意义?

    方才一番话,似是触动了吴明的心事,他不再多说,言道自己去做诱饵,将庄园中的猪鬼引诱出来。

    林恒却摇头:“我想去庄园一探,兄台在外接应即可。”

    不等吴明再开口,他便一马当先的朝庄园而去,脚步很快,身手灵活,眨眼间就翻过了土墙。

    吴明所说究竟是真是假,林恒自然并未全信,性格使然,对于未知事物,他总是半信半疑。

    比起言语,更愿相信自己亲自实践得出的结论。

    翻墙入内,眼前一片荒凉。

    房屋建筑,皆是木制,比村庄低矮黄土小屋,无疑高档大气得多。

    林恒手持长剑,小心翼翼,刚走了两步,忽然一阵阴风吹来,卷起地上的碎屑,夹杂着染血的衣袍,呼呼作响。

    阴寒之气好似侵入了骨髓,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心头无法遏制的升起一股恐慌惧怕之感。

    一点细微的动静声响,都让他格外紧张,紧握长剑,手心已被冷汗打湿。

    半掩的木门,晃动的白纸灯笼,角落里随风舞动的染血衣袍……

    身后突然传来异响,林恒精神高度紧张,转身便是一剑斩出,无形剑气当即将一扇被风吹动的木门劈开!

    咕噜咕噜……

    一颗皮球似的东西从屋内滚出来,滚至他脚边。

    低头一看,对上了骷髅头空洞的眼眶,这是一颗面目全非的脑袋,皮肉都被啃噬干净,布满了深刻的齿痕。

    林恒倒吸凉气,吓得后退两步,这时阴风停歇,心头的恐慌畏惧,又悄然消退。

    “我这是不经意间着了道?”

    林恒恢复了冷静,一脚将头颅踢飞,剑眉皱起。

    不论前世亦或者今生,他都不是胆小之人,方才的恐惧、紧张,却让他应对失措,竟斩出剑气!

    剑气威力强悍,却会极大地消耗体力,不该随意施展。

    林恒粗粗喘息了两声,调整呼吸,但在短时间内,无法再斩出下一道剑气了。

    “果然不能小看鬼物,这种手段简直防不胜防。”

    在村庄里,一剑将恶鬼赶跑,林恒便将这恶鬼当做了前世一些影视作品中,变异的怪物看待。

    此时此刻,被阴森恐怖的气氛所包围,林恒这才惊觉,鬼物可要比变异怪物,恐怖诡异得多。

    随着深入庄园,不知何时,天色阴暗了不少,眼前的砖瓦、黄墙,花草植被,好似都蒙上一层阴影,失了色彩。

    阴风阵阵吹来,试图放大人心中的恐惧。

    在经历了数次后,林恒终于找到应对之策,若是提前做好准备,摒弃心头杂念,便可有效抵御恐惧之心。

    但如此一来,若是厉鬼来袭,便无法及时作出应对,二者不能兼顾。

    所幸在这过程中,除了时不时有来袭的阴风,恶鬼王员外并未出现,也不知是先前为剑气所伤,亦或者有其他原因?

    骸骨随处可见,都有遭到啃食的痕迹,而在一些墙壁,地面还能看到暗红的血迹,触目惊心。

    循着一种阴冷危险的直觉,林恒最终来到庄园后方,一座谷仓映入眼帘。

    木制的谷仓很是高大,王员外吞并村民良田掠夺而来的粮食,应该皆在此处。

    林恒回忆起流民与饿死鬼,抿紧嘴唇,倒提长剑,上前一脚将谷仓门户踹开,当即一股霉味随着烟尘扑面而来。

    拿手在跟前扇了扇,捂住口鼻,定睛一瞧,谷仓里的粮食堆积成山,靠里的一些都已然发霉。

    “若是有这些粮食,村子里应该会少死很多人吧?”

    聒噪的黑鸟,剥了皮的枯树,以及树下干瘪的尸首,一一在脑海中掠过。

    林恒并未察觉,他的双目充血涨红。

    眼角一瞥,谷仓角落有半截铁链。林恒只一眼便认出,这半截铁链,乃是那夜阴阳司率领甲士,拘来王员外时所用。

    “恶鬼竟将铁链带到此地了!”

    林恒上前,伸手刚触碰到铁链,突然一阵阴风迎面吹来,隐约间,似乎还能听见风中发出凄厉的嚎叫。

    黑暗宛如幕布,当头罩下。

    阴风可放大人心中的恐惧,可若心中没有恐惧,只有无边怒火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