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五章 饿殍遍野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我与你同去!”张贺忽然说道。

    不等林恒开口,他又重复了一遍:“我也去!”似是表达决心。

    “昨日听了流民们的讲述,心中就有股郁气,让我迫切的想要做些什么。”张贺一脸正色:“我也粗通拳脚,不会给你拖后腿。”

    林恒皱眉道:“妖魔鬼怪,人力难敌,若身处险境,我无法照顾你。况且,我独身一人,了无牵挂,而你张公梅,乃家中独子,上有父母,下有子嗣,多为他们考虑考虑。”

    张贺闻言眼神闪烁,最后露出讥嘲笑容:“子瞬,你或许不信,可我真的很羡慕你,心有不平,便一剑斩之,何其快意?而我却只能长吁短叹……”

    他感慨自嘲了一番,又郑重道:“无论如何,定要保重,我还等着听你讲述降魔除妖的故事,到时……”

    话尚未说完,林恒转身就走,前世思维,让他直觉此时此景,颇为不详。

    相距甚远,还能听见张贺的呼喊:“子瞬,保重啊!”

    林恒嘴角微勾,低声回了句:“保重。”

    ……

    ……

    河岸芦苇随风飘荡,远处田地阡陌龟裂不堪,一片荒芜。

    头顶,黑鸟盘旋,聒噪不止。

    黑鸟时而落下,在路旁、田野,一棵棵枯树上收起羽翼,或扑棱翅膀,落在树下的死尸上,啄食腐肉。

    路上鲜有杂草,树木也都被剥了皮,布满了齿痕,而树下的尸骨,已瘦的看不出人样,好似用枯树枝搭成的猴子。

    林恒一路走过,满目皆是疮痍,这幅景象,让他只觉闷在水中,喘不过气来。

    许是清风夹杂着腐烂的尸臭,许是大雨倾盆前,低沉的乌云,以及空气中酝酿的沉闷,让人浑身都极不自在。

    忽的,耳听求救之声,林恒脸色微变连忙加快步伐。

    寻到小河岸边,却见昨夜逃走的背弓匪徒,半边身子瘫在水岸上,口中凄厉呐喊:“贼老天,我不过是想活着!我不过是想活着!我只想活着啊!”

    一声比一声凄厉,一声比一声衰弱。

    林恒持剑上前,将其从河中拽出,下一瞬,却瞪大了眼睛。

    这匪徒自腰部以下,已是空空如也,只挂着一缕肠子,也不知他在水中泡了多久,血液流尽,伤口都泡白了。

    “贼老天,贼老天!”匪徒尚在弥留之际,口中骂了两句,气若悬丝道:“恶鬼,恶鬼就在此地不远,吃了我半边身子……”

    他终于咽气,然双目怒睁,死不瞑目。

    林恒试图给他合上双眼,试了两次,却始终未成,匪徒脏污的脸上,既有狰狞,又显得万分眷念。

    林恒长出了一口气,心头压着的巨石,又沉了两分。

    设身处地的想想,自己会对生存,怀有这么大的眷念吗?

    好死不如赖活着,林恒低声喃喃,便将半截尸体带回了原野,又将周遭其他的尸首,都一一搬过来,堆柴点火。

    待黑烟升起,林恒继续赶路

    途中若是再见到尸首,便就地焚烧,一时间,旷野当中,烟柱比比皆是。

    越是接近村庄,尸体就越多。

    在一处破败的低矮小屋内,林恒看到了一对母子的尸骨,母亲怀抱着尚在襁褓中的孩子,躲藏在木柜当中,尸身皆以腐烂。

    能够想象得出,人在饿得发狂的境况下,会干出何等疯狂的事来。

    幼小的孩童,细皮嫩肉,若是没有母亲保护,恐怕早已沦为他人口粮。

    可最后,她们还是死了,饿死的。

    林恒这一路见得太多,似是已经麻木,他将破败村子里的尸体,都聚集起来,焚烧之后,便上了高坡,寻找王员外的庄园。

    倒也离得不远,握紧长剑,重新上路。

    却在此时,村里角落,传来一阵轰鸣,紧跟着灰尘扬起,却是一栋低矮小屋墙壁被巨力砸破。

    一道人影自烟尘中跌落出来,见到林恒,这人立刻大声呼喊:“快逃,恶鬼来了!”

    “来得正好!”

    林恒剑眉挑起,长剑出鞘,脚下一蹬,便向前扑去。

    “饿,饿!”

    一只恐怖的恶鬼,自烟尘中追出来,林恒打眼一瞧,正是那肥胖如猪王员外,他手持长剑,奋力一斩!

    心头诸多沉闷,愤怒,以及不解,都随这一剑宣泄而出!

    无形剑气纵横,恶鬼不知避让,迎面被剑气斩伤,肥肉肥油层层炸开,跟着便掉头逃窜。

    林恒自是提剑追上,可这肥胖恶鬼跑动起来,速度颇快,眨眼就消失在荒野之上,没了踪迹。

    待返回村庄,先前示警之人正在疗伤,二人打了个照面,不约而同的问道:“你是修行者(修士)?”

    林恒眼前这人,身穿玄色道袍,约莫三四十岁数,留着山羊胡,手边是桃木剑,先前又能与恶鬼周旋。

    林恒便以为其是修行者。

    道士拱手行礼:“某家并非修士,也非道士,叫某吴明即可,不知少侠如何称呼?”见林恒面露异色,他又赶忙解释了一句:“爹娘取的名字,并非化名。”

    “我也并非修行者。”林恒拱拱手:“我姓林。”

    见这人的确非常古怪,又问道:“兄台,你既然不是道士,为何如此装扮?”

    吴明解释道:“某家好钻研鬼物邪祟,有这身道袍,行事方便。”

    林恒听了,更觉惊奇,正常人见到鬼物,莫不是避之不及,竟还有人主动凑上来?

    他也不欲多问,抬脚正要离开,却听吴明说道:“林少侠,你若要追寻鬼物,我可以带路。”

    林恒脚步一顿,“兄台伤势如何?”

    “区区小伤,不碍事!”吴明口中说着,从褡裢兜中取出瓶瓶罐罐,拔了塞子,就倒入口中。

    像是喝了烈酒,没一会儿便脸上涨红,身上的伤口,也立刻止血了。

    林恒越发惊奇,吴明随口解释说:“某自己熬制的止血药,见效快,林少侠若感兴趣,某送你几瓶。”

    “此药贵重罕见,我不能收。”林恒婉拒,此人来历不明,处处透着古怪,且他那止血药,效果神速,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吴明嘿嘿笑道:“我这药要说罕见,确实如此,可贵重就谈不上了,乃是取僵尸心头血,再配寻常草药,熬制而成。”

    林恒闻言就更不敢收了,僵尸心头血是个什么玩意儿?

    甭管这怪人说的是真是假,这药他都不敢用。

    推辞了一番,吴明也就把药收回去,好奇问道:“林少侠刚刚剑斩恶鬼,长剑相距恶鬼数丈,却能劈中恶鬼,将其赶跑,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剑气?”

    正因如此,他才将林恒误以为修士。

    林恒自谦道:“微末小技,不值一提。”

    “少侠真不是修士?”吴明将信将疑。

    林恒反问:“兄台莫非见过传说中的修行者?”

    “江湖骗子某见了不少,身怀真本领的修士,某至今也只见过一位。”吴明目光炯炯的盯着林恒,忽然拜倒在地:“某一心追寻修行之法,朝闻道,夕可死矣!恳求少侠成全!”

    林恒哭笑不得,自己算什么修行之人,先前那道剑气,含恨斩出,威力颇大,可也只有一发,否则断然不会让那恶鬼逃窜。

    “兄台,我真不是修士,你误会了。”他转身欲走。

    吴明赶忙跟上,又谈及恶鬼之事:“我在此地潜伏多日,研究那恶鬼弱点,也有了些收获,定能协助少侠除去此鬼!”

    看来,他已经认定林恒乃真正的修士。

    不等林恒发问,吴明便侃侃而谈:“恶鬼肥胖如猪,某称其为猪鬼,巢穴便在村外的地主庄园之中!几日前,这处村落尚有一只更可怖的鬼物,二鬼相争,那猪鬼落入下风,躲在地主庄园不敢出来,眼下不知为何,村中鬼物突然消失不见,猪鬼这才敢跑出来吃人。”

    “你所言村中鬼物,可是瘦弱如柴,却挺着大肚子,如怀胎十月?”林恒驻足问道。

    吴明颔首:“正是如此,少侠应当信我吧?”

    林恒前日夜间梦入城隍庙断案,便见过那饿死鬼,且将其邪祟度化。

    梦中度化的恶鬼,现实中也消失不见了?

    林恒再问:“你可知村中鬼物,是何时消失不见的?”

    吴明当即说道:“前日白天,厉鬼还在荒野游荡,可一夜过去,便不见了踪迹。昨天猪鬼出没,来到村庄,并试图渡河,村中厉鬼都不曾现身,若是往日,两鬼碰面,必定争斗!”

    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某本欲借助村中厉鬼,驱除庄园猪鬼,如今,只能靠少侠出手了。”

    林恒暗自沉吟,时间完全对的上,看来城隍断案并非虚幻一场,而是会直接影响现实!

    他来此地查探,便为了验证猜测。

    初次断案,不论受害者亦或者施暴者,皆非县城之人,又未谈及出身来历,林恒无从下手查探。

    因而也并不清楚,梦中城隍断案对现实是否会造成影响,只是有些猜测。

    “村中厉鬼乃饿死鬼。”林恒解释了一句,又问道:“兄台在此地可还见过其他幸存者?”

    吴明沉吟道:“前些日子,河岸边聚集着一些流民,某夜遭猪鬼袭击,便渡河而逃,眼下这一带方圆十里,活物皆被猪鬼吞食,已是死地。”

    他打眼瞧着周遭荒芜景象,慨然道:“经历了大旱,村庄饿殍遍野,怨气滋生,化作鬼怪。鬼怪则又会令一方生灵涂炭,滋生更多怨气,周而往复,循环不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