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二章 淮江城隍显佑伯

时间:2019-05-25作者:左耳JK

    厉鬼王员外厉声嘶嚎:“饿了就吃肉!肉吃光了,就吃人!吃人!”

    林恒眼眉低垂,又看向农夫父子。

    依照推断,王员外是被饿死鬼暗害,陷入饥饿发狂,将庄子里的人都给吃了,那眼前这对父子,应该也都是死人?

    仿佛是验证他的猜测,农夫父子眨眼间就变得鲜血淋漓,缺胳膊断腿,肚子被刨开,里面空空如也,肠子、肝脏,通通不见。

    他们脸颊上布满了齿痕,只剩下一颗眼珠,舌头也不见了,却还能开口说话:“城隍大老爷,我们都被他吃了,好疼,好饿呀。”

    啪!

    惊堂木一拍,林恒做出判决:“王员外当受油锅煎炸之刑,百年不得超生!饿死鬼,你虽身负冤屈,却也有无辜性命因你而死,当受鞭刑!”

    农夫父子以及饿死鬼便齐齐拜倒,口中道:“城隍爷公正!”

    须臾,有甲士持铁鞭上前,一下又一下抽打着饿死鬼,啪啪作响。

    饿死鬼跪伏在地,身上怨气如黑烟般浮现,又被铁鞭抽散,待黑烟散尽后,却是化成了四名小鬼,男女老少,正是一家人,面露祥和。

    形容可怖的农夫父子,此时同样恢复了正常模样。

    唯有那王员外身上怨气非但没有消退,反而又加重了不少,咀嚼声更为急促。

    一口滚烫冒着热气的油锅出现在堂下,两名甲士一左一右将王员外抬起,要将其投放到油锅中受刑。

    “饿!吃!”王员外突然发狂,竟然挣脱了锁链,跟着就朝小鬼扑去!

    林恒见状厉声呵斥:“阴阳司,夜游神,速速将其打入油锅!”

    然而,堂下甲士却毫无反应,王员外忽然又改变了目标,竟然朝着林恒飞扑而来。

    血盆大口腥风扑面,其脸上肉块散落,随着肥油滴到了高台上,林恒瞪圆眼睛,下意识的伸手取剑,却摸了个空!

    就在他打算空手对敌时,一声鸡鸣传来,城隍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破败不堪,恶鬼、甲士、油锅一切都消失不见。

    噌!

    林恒睁眼的瞬间,便将放在床边的长剑拔出,环目四顾,见自己正躺在家中床上,这才长长吐出一口气。

    “若是在梦中被那厉鬼杀死,或许我就醒不过来了!”

    在那厉鬼王员外扑过来,千钧一发的瞬间,林恒就突然有种明悟,若是被这厉鬼杀死,即便是一场梦,自己也永远无法苏醒。

    最初在梦中入城隍庙判案,只是土匪谋财害命,林恒并未遭遇危机,因而有恃无恐。

    这次却是遭遇了鬼魅魍魉,城隍庙中的三司,甲士又统统不听使唤,恶鬼扑面,他几乎与死亡擦肩而过。

    擦了把额头的冷汗,林恒伸手入怀,摸出了一个漆黑小印。

    小印不知是用何种材料制成,非金非石,外表漆黑,刻印的图案模糊不清,有点像古时的官印。

    也正是这枚小印,将林恒从地球带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巧合的是,他这具躯体原主人与他同名同姓,在接收了原主的记忆后,算是大体了解了这世界的背景环境。

    这个世界类似于华夏明末清初之时,有中原蛮夷。中原有大一统的皇朝,唤作大乾朝,国祚三百年,从强盛到衰落,如今已是内忧外患。

    外有蛮夷犯边,内有起义反叛,朝廷高层也是糜烂不堪,若是换做华夏古时,应正值改朝换代,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有志之士你方唱罢,我方登场,重开天地。

    但在这方世界,却有一处与华夏古代截然不同,妖魔邪祟,鬼魅魍魉都是真实存在的!

    时局糜烂,天灾战祸不断,更是助长了怨气,一旦离开城池村落,就极易遭遇妖魔鬼怪,而肉体凡胎,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往往难逃一死。

    原主便是外出游学,途中遭到邪祟侵袭,虽然凭借高超武艺逃回了县城,可最后还是因邪怨入体,身患重病而亡,这才有了林恒附体而生。

    既有妖魔,应有除魔卫道之士才对。

    可林恒在原主记忆,以及穿越之后的所见所闻,都从未听说过有神佛显灵,或修行者除魔卫道的事迹。

    倒是有些神话传说,与华夏古时颇为相似,譬如城隍。

    “最后下达判决,却被那恶鬼王员外挣脱,是我城隍权柄不够,还是天亮的缘故?”

    林恒记得初次代城隍断案,自己惊慌失措,耽搁了不少时间,最后也顺利的判决了那谋财害命的土匪。

    如此看来,这次判决失败,应该是前者缘故。

    毕竟对付妖魔鬼怪,可要比对付土匪难得多。

    收起杂念,林恒将手指在锋利的剑刃上轻轻一划,便有鲜血滴落在漆黑小印上,血液顷刻融入小印。

    霎时间,血光如匹练绽开,在林恒眼前,形成了一幅古色古香的卷轴。

    卷轴似波涛,起伏不定,上面以华夏小篆为文字,字体呈淡金色,犹如活物,似在不断游动,却是记载下了昨晚城隍庙断案的全过程,最后还给了个评价:良中。

    待林恒逐字逐句看完,卷轴上淡金小篆便真如蝌蚪般游动起来,须臾,只剩下了简短的几行字:淮江城隍显佑伯,香火,功德。

    淮江城隍显佑伯,显然是封号,香火后面,是一团如烛火大小的淡金光点,而功德之后也是光点,却是呈白色,只比香火的金色光点略大一些。

    除此之外,在空白处还有一处画像,正是那肥胖如猪,凶恶厉鬼王员外!

    脸上层层叠叠堆积起来的肥肉,张开尖牙利齿的血盆大嘴,猩红沾血的舌头从嘴里甩出来。

    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好似下一刻就要从卷轴上跳下来择人而噬。

    林恒与之对视,生出头皮发麻之感,紧握长剑,眉头皱起:“上次可没有这种图像,这有点像是通缉令?”

    “香火、功德都比之前有所增长,我猜的没错,经过梦中断案,便能积攒香火,功德……”

    林恒是在穿越至此后,大病初愈的第二天,在梦中入城隍庙,代城隍断案。

    梦醒之后,脑子里便多了一些有关漆黑小印的记忆,懂得用自身血液将其唤醒。

    他不再看那王员外画像,危机感却并未退去,好似有一双怨毒、贪婪的眼睛,暗中窥伺。

    “我这是被恶鬼缠上了?”

    林恒剑眉挑起,继而伸出手指对那功德后面白色的光点轻轻点了一下,光点便如流水般流向手指,被他完全吸收。

    卷轴徐徐消失,漆黑小印被他收入怀中

    林恒立刻感到浑身有股暖流,顺着四肢百骸不断游动,渐渐发热,忍不住长啸一声,手持利剑推门而出,一跃跳到院落中,便开始舞剑。

    他身材修长,穿着青色长衫,人如游龙,剑随风云,步伐灵动,或劈或刺,或撩或砍,一招招剑式,行云流水般施展出来。

    “这次功德比上回多了不少,给我的提升增幅也更大了!”

    林恒舞动手中长剑,越发凌厉,剑势如虹,最后一记劈斩,竟有无形剑气自剑刃飞出,将跟前一颗小树拦腰斩断!

    收剑而立,闭眼体会体内的暖流变化。

    “功德之力,不仅能增强我的体质,还能使我耳聪目明,竟改善了剑式!”

    最后那一记劈斩,剑气纵横!

    却是他灵光闪现,在原本剑招的基础上,略作改动,配合体内翻涌的功德之力,施展出来。

    原主本就是剑术宗师,乱世之中,妖魔鬼怪纵横,即便是读书人,也要有武艺傍身,否则在赶考游学的途中就丢了性命,更别提考中功名了。

    林恒心头喜悦,他原本的剑术,只凭自己是无法再提升的,县城之中,也找不到能教导更高明剑术的师傅。

    眼下,倒是有一条路摆在面前。

    只要他不断积攒功德,便能以功德之力提升自己的剑术武艺。

    有了足够高强的剑术武艺,他才能走出这个小县城,探索外面更大的世界。

    “原主被邪祟迫害,我昨天去城郊寻城隍庙,也遇上了盗匪……”

    这世界的危险,已经让他有了些心理阴影,而如今剑术武艺都有所提升,林恒便能做下一步打算了。

    “王员外的画像出现在卷轴之上,让我不安,似是盯上了我。河口村,必须要亲自去一趟!”

    漆黑小印蕴含了太多秘密,梦中代城隍断案,香火、功德……

    功德之力可以增强体质,这是他第一次断案后知晓的,至于香火有什么用,就不得而知了。

    而这次断案除了得到了一些功德、香火,并未解开小印更多的秘密。

    会不会与断案评价有关?

    林恒仔细回想,初次断案的评价是优,这次却是良中,因为那恶鬼王员外,并未伏法?

    他洗漱一番后,带上长剑出门。

    在路边摊吃了一碗混沌面,味道一般,下面的白发老头,双手皱纹深刻,颤颤巍巍,许是放多了食盐。

    瞧见他满头华发,艰难谋生,然而摊上也无几个食客。

    林恒丢下一枚碎银,喊了声老丈辛苦,便向城门走去。

    沿途所见,县城还算热闹,行人商贩络绎不绝,但一眼瞧去,大多都是面黄肌瘦,这年月,天灾人祸不断,寻常百姓,能填饱肚子都极为困难。

    街角巷口,也能看到不少形容枯蒿的流民,乞丐。

    好在原主是士子阶级,又性格豪爽,交游广阔,有不少富家同窗,这家蹭点,那家蹭点,平日里只独自一人开销,倒也快活潇洒。

    不过能住在镇上,有高大坚固城墙庇护,至少无须担心妖魔邪祟或绿林土匪,日子还算过得去。

    出了城镇,野外的村落才真叫乱世烘炉,人命如草。

    一路来到城门处,远远就能看见高大的城墙,只是一处小县城,城墙就有五六米高,且有士兵严防死守。

    进城需要经过严格检验,出城倒没那么麻烦。

    林恒腰间挂着长剑,跟上出城的队伍,突然耳听有人呼喊:“子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