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1012章 老公大人真棒3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薄靳煜看着那套新郎装,顿时就失了声了。

    让他穿这套衣服??

    这……

    薄靳煜觉得自己刚刚好像答应得太快了。

    “小太太,这衣服,今天爸爸妈妈要过来,而且沈齐他们可能也会过来,我穿这衣服,不太合适吧!”他一脸苦笑。

    “有什么不合适呢?我觉得很好看啊!”叶安然看了一眼新郎装,昧着良心说道。

    因为实在找不到红色的衣服啊!!

    “……”薄靳煜突然间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骗小安然了,这就是所谓的自己的作,自己受吗?

    “要不……穿完了,外面再加一件大衣,这样就不会太明显了。”叶安然犹豫了一下,也觉得这新郎装穿得有些夸张了,于是折衷了一下。

    “……也,只有这样了。”薄靳煜想了想,苦着脸点头。

    看着她一副十分激动的模样,他也不舍得拒绝她。

    只是……又是一个长叹啊。

    因为薄靳煜能自己坐起来了,所以叶安然也不用叫人进来帮忙为他穿衣服。

    所以当薄靳煜穿好衣服下楼吃饭的时候,张管家引领一众佣人,都是傻傻了眼。

    不过张管家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很快稳了下来,他轻咳了一声。

    佣人们一个回神,赶紧各干各的,装做什么也没看到一般。

    薄靳煜低头看了一眼绣着团龙的喜庆十足的新郎装,默默无语:“……”

    心想着是自己作出来的后果,只能咬牙承担了。

    所以,他便装得十分淡定十分从容地夹起了面前的菜,开始吃了起来。

    因为自己能坐起来了,所以张管家找了一贺可摇平可摇高的轮椅让他坐着。

    不过叶安然还是不放心让他自己吃饭,所以还是执意要喂他。

    薄靳煜自然是心中喜悦,老婆要疼他,他当然得好好地让她疼着,于是便笑盈盈地由着她一口一口地喂他吃。

    叶安然掌握了薄靳煜的口味,这一个多月来的照顾,现在他都不需要告诉她自己想吃哪个菜,她总能准备地夹到那个菜进他的嘴里。

    简直就比他肚子里的蛔虫还清楚他。

    吃好了饭后,叶安然便让人把轮椅给摇平了。

    “虽然能坐起来,不过腰伤没好肯定不能这么劳累,所以除了吃饭的时候,平时还是得躺平,等明天找李医生过看来了再说。”叶安然一边替他拭着嘴角一边说道。

    她的动作温柔,他的唇边是宠溺地笑,就那么肆无忌惮地凝视着她,柔情深深的目光,几乎要将她融化。

    周围的保镖与佣人一个侧身。

    虽见惯,可是还是不能适应啊!

    二爷这疼起小太太来,简直就是腻歪得好不得了啊!

    连老佣人妈妈都会看红脸啊!

    叶安然粉着脸,什么也没有说,只转身开始吃饭。

    薄靳煜便在一旁,继续用着那腻死人不偿命的目光,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她。

    到最后,叶安然自己也受不了了,直接对一旁的保镖道:“把二爷推到花园晒晒太阳!”

    呃……

    这才七点多,哪来的太阳呢?

    不过,二太太发话了,保镖们当然是照办的。

    薄靳煜看着那粉着脸的小太太也轻轻地笑了,小丫头这薄脸皮,真的是太可爱了。

    ……

    ……

    十点多的时候艾子打了电话过来。

    她与季南风已经分开了,她现在正在往贺家的路上。

    两人都十分默契地没有提什么悲伤的事情,虽然是唯物主义,但是大年初一还是希望有个好的开始。

    叶安然把薄靳煜能坐起来的事情告诉了艾子,艾子也高兴得半天说不出来话后,后来激动得差一点要飙泪。

    隔了许久,给安然与薄小叔拜了年。

    两人聊了许久才挂了电话。

    老爷子与老太太都说要来,所以薄靳煜与叶安然便一直在等着。

    十一点的时候,倒是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何谓不速之客呢,说实话,在这样的大年初一,叶安然真的不想见到这个人。

    烦啊!

    谁愿意见一个觊觎自己男人的女人呢。

    林潇潇却是笑得一脸温柔大方,进门就连声叫着:“安然,靳煜。”

    那亲切的劲儿仿佛忘记了曾经对叶安然说过的那些话一般。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加上林潇潇与薄靳煜又是伙伴关系,叶安然自然也没有对她坏脸色。

    只是要她真诚地笑,她也实在是做不到。

    “今年怎么也回国了?你以前不是最烦这种节日回来吗?”薄靳煜看向了林潇潇,浅笑问道。

    “不知道啊,大约是因为人年纪大了,就有了些思乡的情怀吧,以前总觉得这种节日回来就是一堆烦心人与烦心事,不是问人结婚了没就是问你借钱或者找工作,但是现在一个人孤零零在国外,又确实是寂寞,索性就坐了飞机回来走走,要是不快活,继续回美国。”

    林潇潇虽然是s国人,不过家中父母都去世了,剩下一帮亲戚,头些年过年还会回来,但一回来亲戚们不是追着问婚事就是问她赚了多少钱,要不就是借钱或托找工作,久而久之她也就不愿意回来,她本就是心肠冷的人,对那些亲戚也没有感情了。

    今年会回来,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想看到薄靳煜,也想探一探瑞士的事情,他是否知道一些。

    这一个多月来,她一直不能心安,总担心些什么。

    “女强人也会有寂寞的时候,倒是意外。”薄靳煜笑道。

    林潇潇也笑了起来,眼神,意中有意地看向了薄靳煜:“就算是女强人,但我也是个女人,也希望有一个男人可以呵护我,爱我啊!”

    薄靳煜明白她的心意,却只是淡淡说道:“这是好事,终于思春了!”

    林潇潇听到他的话就笑了。

    虽然他笑着与自己说话,但还是那一惯的朋友态度,说疏离不疏离,说亲近,却一点儿也不亲近。

    并不像他与叶安然那样,就像什么话也不说,可是他看向她的每一个眼神都含了千言万语的浓情。

    而那样的眼神,让林潇潇妒忌愤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