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965章 羞辱5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虽然我刚刚说得十分真诚,但其实,我对你说的话真的是认真的,我想,如果你我相爱,我是可以抛弃整个贺家跟你私奔!咱们跑到国外去,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生活!”

    左艾艾的表情有些囧:“……”

    贺子衍大约也是觉得自己这一番话说得有些傻气了,快步地离开了。

    左艾艾,莫名地想笑。

    私奔这个词,她从小听得不少,但是现代人真的是很少有人会用这个词了。

    而其实,私奔,对于普通人家来说,真的是很好的选择,在古代,也是很好的选择。

    但是这是一个信息发达,网络发达的现代科技社会,而不管是季家,还是贺家,都是拥有着绝对权力的之爱族。

    私奔这种事情,只要他们想找,分分钟能找到他们。

    左艾艾突然间就在想,如果真的能私奔,不知道季南风愿不愿意跟她一起私奔呢?

    将身体缓缓地靠在了椅背上,被贺子衍这么一闹,情绪一分散,她觉得整个人又活了过来了。

    刚刚的时候,她整个人真的像是被扔进了沼泽里一般,整个人都处于极端的消极心态之中。

    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手里的伤口,自己动手包扎的效果真的好差,连结子都打得很是含糊。

    这一活过来,才发现手指,疼得吡牙裂嘴。

    ……

    季父季母与季南风在贺家商量了订婚礼的事宜后便离开了。

    季父季母要求季南风回家一趟,所以三人一起坐在了同一辆车。

    一坐进车里,季父就开始训斥季南风:

    “你说你为什么要去沾染那么一个女人呢?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呢?还有,身为男人,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身份,你可以玩女人,玩多少也不会有人管你!但是首先要处理好一切,不要惹得一身腥!还得我们去给你收拾残局!如果不是你跟那个女人搞出这些事情来,我们需要在贺家面前这么压一口气吗?你瞧瞧贺华今天晚上那语气有多高高在上!”

    “哪个男人在婚前连个恋爱都不能谈,连个女人也不能睡呢?”季南风淡淡地回了一句。

    “可以谈,可以睡,但是你……不可以当真!”

    “……当不当真,有区别吗?总之,贺诗雯我会娶不就够了!你们要的就是联姻,至于我睡几个女人,我喜欢几个女人,这都不应该是他们能管的,贺华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东西,婚前就想让我为他的女儿守着贞操吗?”季南风的语气带着几分冷讥。

    季长军愤怒地瞪着他,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对于这个儿子,他是越来越驾驭不了,甚至很多时候都觉得看不懂这个儿子。

    而且,儿子这些话,其实是真的很有道理。

    李芳实在是很不喜欢贺家,尤其今天晚上,贺华夫妻全然不给她面子,好几次都是逼着她压着她说话,清傲如李芳,早就不满意了。

    再加上她也觉得儿子婚前就算喜欢个女人也没有什么,只要他会与贺诗雯结婚,这都不算个事。

    于是说道:“好了,说这些做什么呢!要我说,贺家人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是,南风是跟那个左艾艾好过,可这有什么呢?贺华结了婚还在外面养小的!我们南风可是在订婚前才跟左艾艾这么一个女人!可是瞧瞧贺华刚刚那一副咄咄逼人的语气,真好像是咱们上赶着求他一样!我就看不惯他那不可一世的样子!”

    “但目前而言,南风想要坐上那个位置,需要贺家这一脉的势力!”季长军说了一句,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若不是因为这个,我需要跟贺家的人陪坐吗?”李芳一脸冷傲地说道。

    季南风要坐上那个位置,他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他也相信自己的能力,但是这些话,就算告诉季父季母,他们也不会听的。

    所以他没有说什么时候。心里唯一担心的就是艾子手上的伤,抿紧着薄唇,一言不发。

    ……

    送了季父季母回家后,季南风便打算离开了。

    这几年来,他几乎是很少在家里过夜,并不是真的忙到没有时间回家过夜,而是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外面过夜,都是一样的冰冷。

    那么,何必回来呢?

    “晚上如果没有事,就在家里住吧!这几年你跟你爸爸都忙,我们一家也好久没有一起聊过了。”李芳见季南风站在车门那儿,半点没有要进家门的意思,不由开口。

    “那边还有事情等着,我得过去一趟。”公事,永远是最佳的借口。

    “再忙难道连回趟家都没有时间吗?”季长军生气地说道。

    从小到大,季南风几乎是每次见面都会被他训斥。

    只是……从最初的害怕,伤心,失望,到现在,却是淡定,冷漠。

    他看向了父亲,嘴角勾一抹冷笑:“父亲母亲对我的期待这般高,我不努力,能行吗?”

    “这是你对父母的态度吗?”季长军生气地斥责道。

    “你们要的不就是一个能坐上那个位置的儿子,我这么努力,你们不应该开心才对吗?又或许是我想错了?你们其实是想要一个听话的儿子??”

    季南风面对季长军的愤怒,只露出了讥讽的笑意。

    说完,甚至不理会季长军,直接打开车门,弯腰坐进了车里,不等季长军与李芳反应,关上车门,对着司机道:“开车!”

    周秘书回头看了一眼市长,张了张嘴想劝什么时候,可是一看到市长那戾气十足的阴冷酷容,顿时,所有的话都生生地咽了回去。

    他摇下了车窗:“老爷,夫人,我们先走了。”

    季长军正想大骂,李芳一把拉住了他,冲着他暗暗地摇头。

    车子,绝尘而去。

    只余季父黑沉着张脸:“生了个孽障!!”

    “你真的要跟他闹得绝裂吗?你难道没有注意到,这几年来,他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与我们说话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少了!”

    “再怎么样,我也是他的父亲!他能有今天,是我一手栽培起来!他现在翅膀硬了,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季长军怒吼道。

    “他现在确实是翅膀硬了!”李芳轻轻地说了一声,转身走了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