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959章 特别的约会4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左艾艾:“……”

    她突然间发现,花心的男人的脸皮都不是一般的厚啊!

    这么不要脸的话,他怎么可以说得这么从容自得呢?

    “艾艾,我觉得你可以这样,你从现在开始,热情地回应我的感情,说不定几天我就对你没兴趣了!”

    “贺子衍,你这张脸皮都可以去制成防弹衣了!真厚!”

    左艾艾无语地说道。

    “制成防弹衣,你穿吗?”贺子衍听到她的话笑得更加邪魅迷人,甚至直接一只手撑着门,微微地倾身向她,语气透着暧昧的低哑:“要是制成防弹衣能天天贴在你的身,我觉得是我这张脸的荣幸啊……”

    左艾艾:……

    这大概是左艾艾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一个花花公子这么卖力地撩拔。

    然后,她没有觉得心弦弹动,也没有觉得心跳加速,她只是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笑感。

    不过不得不说,贺子衍这甜如蜜一般的情话,真的是很会讨人好感。

    她都没办法对他坏感了。

    他觉得她此时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生动有趣了,又倾向了几分,几乎要去贴到她的脸:“艾子,我们来打个赌吧…赌一赌我多久能够追到你!”

    左艾艾吓得后退了一步,冷眼瞪着他,脸却有些忍不住红了起来:“贺子衍,你这套把戏,太老了,过时了!”

    “把戏不怕老,有用才好!”贺子衍却是笑了起来。

    她退后一步,他就上前一步,一副势要撩得她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左艾艾瞪着他:“那好,你现在去跟你父亲说你要娶我,要是你敢说,不管他们同不同意,我就答应跟你交往,怎么样?敢不敢?”

    贺子衍:……

    大概是没有料到她会来这么一出,一时还真的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事儿跟贺华那老精明说,他可能要被削成半条。

    “不敢了吧?”左艾艾看着他的模样就笑了起来:“贺子衍,你这个人挺不错,至少心地是好的,也不像你家里其他人一样势利眼,目空一切,但是我们两个人的身份,是连朋友都不适合做的,所以,不要再为难我了,好吗?”

    她一本正经地对他说道。

    是真的把他当成一个认可的人看待,她才会这么认真地对他说这些。

    贺子衍突然间脸上那一抹嬉皮笑脸就有些挂不住了,他的神色,微微收了收,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看。

    “其实,人生的路这么长,你应该好好想一想要怎么经营,听天由命,或者掌握命运,端看你的心态如何。”左艾艾语重心长地说道。

    在今天早上跟贺子衍谈了那一番话后,她后来想了想,好像就有些猜出了他为什么要这么伪装自己。

    身为高官贵门的子弟,其实并不像外人看来那么风光,他们的无奈,有时候比普通人更多。

    贺子衍听到她的话,扶着门的手,微不可觉地握紧了,他看着她,一句话也没有说,眼神,暗暗沉沉,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左艾艾转身,走到门后,打开了灯。

    突如其来明亮的灯光,让他的眼睛有些不适应地微微眯了几分。

    左艾艾知道他听进去了,也不再多说什么,有些话,适可而止。

    她想他一定都懂。

    “我姐姐与季南风约会,带了你一起去了?”贺子衍突然间问道。

    “嗯。”

    “你还爱着季南风?”他又问。

    左艾艾背对着他,脸上的表情一顿,缓缓地回身看向了他:“我爱不爱他,似乎与你无关。”

    “你跟他不会有什么结果,所以如果你还爱着他,尽早收了这份心吧!不管是我家,还是季家,都不会有人允许他娶你!”贺子衍说道。

    “我知道。”左艾艾低下了头,应了一句。

    “知道你还爱他!”

    “贺子衍,你管得太多了!还有,就算我不爱他,我就能爱你吗?你家就会允许你娶我吗?”左艾艾讥笑了一声。

    她就不明白贺子衍说这些什么意思!!

    贺子衍张了张嘴,突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是啊,贺家,当然不会允许他娶左艾艾这样的女人。

    可是为什么,他晚上睡下的时候,总会想起她?

    为什么,他夜里的梦,总会有她?

    为什么,他总是情不自禁地想来找她呢?

    贺子衍觉得自己好像是生病了,生了一种,‘可怕的病’。

    他从大衣兜里拿出了一个盒子,放在了她的桌上,转身就离开了。

    左艾艾回头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她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走了过去,拿起了盒子。

    精致小巧的盒子里,是两瓶药粉。

    是养护肠胃的一种药粉。

    突然间,抿紧了唇。

    他是专程过来给她送药粉的吧。

    可是又为什么不说,还故意说那么多让人反感的话呢!

    握紧了药粉,她走到了门口,在阳台下往下看,就见到贺子衍拢紧了大衣,大步地离开。

    那背影,莫名让人生出了萧瑟之感。

    ……

    他是个好人,但是,生错了地方的好人。

    手里握着药粉,她走回了房间,关上了门。

    坐在床上,突然间觉得有些烦躁。

    将药粉放在了桌上,又走向了窗户,把窗帘搠了起来,而后才转身从衣兜里掏出了季南风留给她的信。

    小小的一封牛皮小信中,轻轻地抖了抖,里面掉出了一条白金我链子,简直的白金链子,一枚镂空的圆形的吊坠,简单却十分好看。

    那圆形的吊坠上似乎刻了字,她拿起了仔细地看了一下。

    j&z.

    两个英文用着繁复的花纹,缠在了一起,彼此相依又彼此相偎。

    她轻轻地笑了起来。

    伸手,轻抚着那圆形的坠子,突然间就觉得心里好暖好暖。

    其实大多数人是不怕辛苦也不怕艰难,怕的只是艰难辛苦的后面,是看不清的未来。

    当你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之后,你就会觉得,一切的辛苦艰难,都没有什么了。

    她从信封里拿出了一张小纸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