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895章 纯洁的小妻16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s市的冬天来得晚,但是骤然间却是温差变化十分大。

    枝头上的叶子基本上都落了大半,只有一些长青树还能保持着几分翠绿。

    纪凯坐在推车里,目光有些贪婪地看着这个他生长的地方,这些年其实回来得也少了,每一次回来都是形色匆匆,再加上生活过得节奏快了,一门心思都是在事业还有阿静的身上,让他忽略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此时突然间发现自己也许再难有这样的机会可以看到这些景色了,才觉得难能可贵。

    他这辈子对不起的人,除了小云之外,其实还有薄靳煜。

    十几年的感情,他知道薄靳煜一直视他如兄弟,但终归,他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但,也没有什么好后悔,就算再来一次,他也是会做这样的选择,有些事情就像是命中注定,有些人,就像是你生来就是欠她的。

    暗看了一眼纪凯,说不出什么感受来。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很恨这个男人,他差一点把二爷还有二太太害死了,他还曾经害死了未出世的小少爷,但是当这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却恨不起来。

    只觉得……可悲。

    也许,纪凯才是最悲的那一个人。

    vip楼层有专用电梯,专人守着门,暗推着纪凯进入了电梯。

    看着电梯墙倒映出来的自己,纪凯突然间有些慌了,害怕了。

    他不敢死,但他……害怕面对薄靳煜。

    但,就算害怕,他也只能去面对。

    罢了,也是最后一次了,见完这一面,他这辈子应该是走完了,薄靳煜大约是不会给他活下去的机会了。

    也好,这辈子,他也真的很累了。

    债还完了,下辈子,他应该不需要再还谁的债了。

    可以,踏实地生活了。

    到达的时候,门口的查利站了起来,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合上,交给一旁的保镖,目光带着愤怒看着纪凯。

    忍了忍,还是没说什么,只是转身,恭敬敲门:“二爷,二太太,人带到了。”

    “带他进来。”薄靳煜的声音清冷。

    查利与暗推着纪凯进去。

    没有让太多的人进来。

    叶安然正在给薄靳煜吹头发,刚刚为他洗了头发,舒服得薄靳煜此时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有种身上戴了厚厚的一层油腻一下子就解放出来了。

    但是,听到纪凯到达的事情,心情一下子就差了。

    叶安然抬头看向了纪凯,胸口顿时起伏,那强烈的恨意与怒意,几乎快要抑制不住了。

    目光,冷而夹怒。

    因为一个失神,手里的吹风机离薄靳煜的头皮有些近了,又没转地方。

    薄靳煜被烫了一下。

    头一动,叶安然已经紧张地回过了神,声音紧张而温软:“烫到了吧?”

    “没事。”薄靳煜温声应道。

    握着她的手,在她的手心里轻轻地捏了两下,目光,转向了她,眼底有着千言万语。

    她明白他的意思。

    所有的公道,都会讨回来。

    他让她不用难过,不用愤怒,一切有他在。

    是的,不需要任何言语,她都明白,点了点头,轻轻地笑了。

    纪凯一直注意着两人。

    那眉眼之间的流动,是他一直最羡慕不过的爱情。

    他突然间就明白了一点,阿静是真的没有希望了,就算叶安然死了,薄靳煜也不会爱上她。

    就如自己一般,如果阿静死了,他也不会再受上别人了。

    爱情,有时候便是如此,从来,没有将就。

    此刻,他真想有个机会,可以告诉阿静这件事情,劝她不要再乱来了,劝她放手,好好去过她自己的生活,不要再执迷不悟,最后悲惨的人只会是她。

    纵然此时,纪凯想的,念的,依旧是为上官静。

    因为叶安然在给薄靳煜吹头发,所以薄靳煜便安静地没有开口,他不开口,别人就更不会开口了。

    而纪凯,也无从说起。

    于是,一室安静,只有吹风机的声音,呼呼地吹着。

    那白皙的指间,柔软的黑发,轻轻而过,她的动作十分仔细,眼神十分温柔。

    他的脸上,是一抹,简单的舒服。

    仿佛他们的世界,无人能入。

    ……

    一分钟后,叶安然放下了吹风机。

    薄靳煜终于是睁开了眼睛,看向了纪凯:“你有什么想对我说吗?”

    “既然你都已经查到了,我还能说什么呢?的确,瑞士的事情是我做的,我就是想杀你跟叶安然,我想为自己报仇,我想将阿静脱离苦海,只有你跟叶安然都死了,她才会真正解脱,过她自己的新生活!”

    这个理由是纪凯想了很久的。

    也庆幸,当时的计划虽不是要杀薄靳煜,但外人并看不出,所以纪凯这么说,倒也有依据。

    “这个理由倒是十分充分,杀人的动机有了,杀人的证据也有了。”薄靳煜缓缓地说道,语气显得十分平静。只一双细长的眸子,显示出一抹,冷到了极致的戾杀之气。

    纪凯看着他,目光冷沉,没有说话,手指,微微地动了一下,又被他极有克制地止住了。

    “还想说什么吗?”薄靳煜又问。

    “什么也不想说了,成王败寇,向来如此。”

    “嗯,你倒是想得很明白。”薄靳煜又笑了,突然间,周身那戻杀的气息仿佛一下子都没有了一般,变得和缓如春风一般,开始跟纪凯聊起来天气:“今年的冬天来得晚,却比往年冷了不少。”

    纪凯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窗外。

    “纪凯,在你害了我跟安然的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我当时就想杀了你了,但是十几年的兄弟感情还是让我心软了,我的心软,就换来了你要将我跟安然置于死地吗?你就……真的没有一丝悔意吗?”

    薄靳煜缓缓将目光转向了纪凯冷冷地问道。

    纪凯的眼底,闪过了一抹复杂的光芒,而后,闭上了眼睛,仿佛将自己内心真实的感觉都关起来。

    如何不悔意,如何不能受呢?

    薄靳煜将他当兄弟,他又如何不是把薄靳煜也当成兄弟。

    但……

    他睁开了眼:“做都做了,悔不悔,早不是我所想的事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