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863章 宠妻,我只服二爷7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去去去去去!!

    她真的想让外面的人都来看看,他们最最最敬得的禁欲系高冷的薄二爷,竟然在撒娇卖萌!!

    可是偏偏,就算他这一手萌卖得与他的气质很冲突,就算他三十的人还在撒娇,可是叶安然发现,自己竟然觉得,好想抱过来宠宠呢!

    果然有颜值就有天下。

    长得好看,连卖萌都比一般人简单容易得多。

    长得好看就是用处多啊!

    她看着他,眨了眨眼,有些哭笑不得。

    薄靳煜却是笑得越发魅惑,就差扯开衣领,坦胸露-乳-,再把人鱼线秀一秀,顺带也将一对大长腿摆出来。

    但,他只是这么一勾魂一笑,叶安然觉得腿就软了。

    她有些不能把持了,一咬牙,走了过去,伸出了小手,手指纤纤如青葱一般,轻轻地挑起了他如鬼斧神雕的完美下巴,故意色眯眯地说道:

    “好吧,看在你这么乖巧的份上,本宫今天晚上就宠幸了你!”

    “多谢小太太的恩宠,那么,小太太,咱们是直接呢,还是回房呢?”薄靳煜问道,一副只要你肯宠,那么在哪儿都一样的意思。

    “嗯,回房间里多没有情调啊,你等会儿!”叶安然说着,直接转身就小跑进去房间。

    薄靳煜:……有些不明白她要做什么,又激动,又兴奋,又觉得,还是蛮有趣的。

    一个三十岁的大叔了,偏偏此时,被个小丫头给撩得浑身似火。

    他看了一眼门,她还没有出来。

    小丫头不会是故意耍他吧?

    这如火如茶的时候,她跑进去房间里做什么呢?

    薄靳煜真的有些担心她是回去倒头睡大觉了。

    而且竟然觉得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小妻子,向来就总能做出一些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回头又看了一眼。

    就看到他的小娇妻,抱着一床被单就扑腾扑腾地跑了出来,小脸上是难掩的激动兴奋,就是跑得有点快,然后被单也没有叠好,有一个角都垂到地面上了,随时一副要踩到被单摔倒的模样。

    薄靳煜一看,赶紧站了起来就快步跑向了她,一把稳住了她。

    “小心点儿,要拿什么跟我说一声。”

    “没事,就是一床被单而已。”叶安然用力地将床单一拢,在他的怀里,一步步地向着躺椅那儿走了过去。

    “你不会是打算今天晚上露营吧?”薄靳煜看着她的动作,不解地问道。

    叶安然看向了他,突然间就笑了:“是野-战!”

    她眼睛特别透亮,黑色的眼珠子眨动着,明明要装出一副十分老油条的模样,可是偏偏那张薄脸皮瞬间就出卖了她。

    灯光下,她的小脸红得不行。

    呼吸都有些被打乱了。

    只好开始扯开话题:“不过就算野-战,也不能让人看了去啊,所以咱们还是保守一点儿,盖着被子做事。”

    “嗯,小太太想得周到。”薄靳煜一听,十分赞同地点头,伸手,将她怀里的被单拿了过去。

    想了想,问道:“要不要拿一床棉被出来垫着呢?”

    就怕她的后背磕疼。

    “你需要吗?”叶安然说着,看向了他的膝盖,说实话,在地上,估计会很疼。

    她光想着跪着不动都疼,别说一会儿跪着还得动作……

    她觉得自己好想想得有点儿污污了。

    薄靳煜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脑袋里都在想着什么,于是浅浅勾笑:“其实,姿势都是人想出来的,并不一定要跪着着!我们也可以躺着,也可以站着……”

    叶安然看着他,一脸无语囧囧地说了一句:“花样总裁,我服了你了!”

    说完,顿了片刻,又问了一句:“不过,站着的话,是不是都让人看光了呢?”

    薄靳煜却是将手里的床单轻轻地弹开,轻轻一扯,将她拉入怀里,而后,被单一圈,就直接将两人一起圈入了被单之中。

    整个动作可谓是如流水一般流畅直接。

    叶安然顿时傻了眼了。

    果然,什么情况都难不倒男人想ooxx的心啊!

    瞧,再困难的环境,他们都能创造出最合适的ox姿势啊!

    不过,这种感觉,好像蛮特别呢?

    某只内心其实是很污的表面纯情小少女,眨着发亮的眼睛,看着他,一脸萌萌可爱:“这个姿势我们好像没有试过哦,可以试试哒……”

    薄靳煜听到她的话,细长的眸子微貹半眯,一抹魅惑的笑意滑过,他一只手拿着床单的两个角,而后就十分利落地打了一个死结。

    然后,床单瞬间变成了一张大大的披肩,将两人圈在其中。

    这种感觉,真的是很特别,很带感,叶安然抬头看了他一眼,低头,直接就往他的胸口啃咬了一下。

    没办法,人矮就是可怜,连要吻他的嘴都要踮起脚尖。

    可是她此时不想浪费时间啊。

    而且她觉得他性感的胸肌也是很迷人非常呢!

    于是,低着头,在那结实的肉肉上咬了一下。

    薄靳煜被她一吻,倒吸了一口气。

    她却已经麻利利地将他的t恤给脱掉了,小手,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地开始往他的裤头皮带那儿解着。

    因为看不见,又因为她实在是有些紧张又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刺激,于是嘴里啃咬着,手里不停地用力地拆解着。

    结果,因为看不到他的皮带,解得有些费劲儿,手更是一下又一下地往他的小腹处乱摸着。

    薄靳煜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整张脸都变了色了。

    全身的肌肉瞬间就崩得极紧,他的小兄弟更是瞬间战意直飙一万值。

    这种最无心的撩汉法,大概也是最有效的撩汉法了。

    他只觉得身体每一根神经都被她给撩拔得格外敏感,随时都面临崩溃。

    可是他又舍不得让她现在就结束这样的前-戏。

    “呼,终于解开了!”叶安然突然间开心地呼了一声。

    好不容易啊,对于一个第一镒解开男人皮带的女人而言,这第一次显得弥足珍贵啊!

    她抬头,开心地笑,眼神闪动,想邀赏。

    薄靳煜低头,在她的额间轻轻地吻了一下,那薄唇,滚烫得仿佛要将她光洁的额头给烫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