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860章 宠妻,我只服二爷4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其实严格说来,我们也已经还清了,毕竟三年前的车祸,我要是起诉你的话,你肇事逃逸,也是要坐好几年牢呢!”

    上官静的牙,咬得崩崩响,这一刻,更恨叶安然了。

    “嗯,不过我向来善良大方大度,滴水之恩也涌泉相报,你对靳煜的恩情,两清了哦!”叶安然认真地说道。

    上官静气得脸色变了,她不再看叶安然,而是看向了薄靳煜:“靳煜,什么恩情不恩情,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拿恩情来要挟你,要是我真有这心的话,从一遇见你我就拿恩情来说事了……

    “我让人送你回去。”薄靳煜淡漠道。

    “靳煜,我……我很害怕,你能……陪陪我吗?”上官静委屈可怜,楚楚动人地说道,她轻轻地爬了过去,想要去抱他的大腿。

    薄靳煜却是脸色微微一沉。

    叶安然已经直接站在了薄靳煜的面前:“上官静,你知道不要脸三个字怎么写吗?”

    上官静瞪着叶安然,那眼底是满满的恨意。

    叶安然却一点儿也不在意,只轻轻一笑,粉唇轻启:“哦,你肯定知道啊,因为你此刻就把这三个字写得很漂亮!”

    “叶安然,你怎么能这样呢?我现在这种情况,你还这样侮辱我,你的良心呢?”上官静控诉道:“你怎么可以这么心狠冷血呢?”

    “靳煜,你怎么就会喜欢这样的女人呢?”

    薄靳煜听到上官静指责叶安然,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

    宠妻如他,最见不得别人指责自己的小娇妻。

    在他的心里,安然就是最好最好的一个人,尤其是对比之下,更显得安然的善良。

    倒是上官静……

    他眉头蹙了起来。

    只觉可惜,她明明可以生活得很好。

    却偏偏把自己作贱成这副模样!

    启唇,淡冷道:“她如果心狠冷血,那么此刻,我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你此时,已经在那么男人的身下了。”

    “你就是被她给蒙蔽了,像她这种女人,就会天天装出一副善良天真的模样,其实心里比谁都有心机,比谁都狠毒!”上官静不敢相信薄靳煜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顿时愤怒地吼道。

    薄靳煜眼底闪过怒火,淡冷地说了一句:“我们走!”

    牵着小安然的手,转身就离开。

    果断而冷漠,半分情面也不留。

    上官静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带着所有的人离开,如此绝决。

    眼底,是恨意浓浓的眼泪。

    一回头,正好看到那四个男人,心中害怕,也顾不得其他,站了起来,用力地将自己的丝袜穿好,快步地走出了包厢。

    ……

    ……

    被上官静这么一搅局,叶安然也没有了唱歌的心情。

    只是天色还早,现在回酒店也没有什么事情,一点儿睡意也没有,薄靳煜想了想,便带着她来到海边。

    夜色里的海边,极美。

    星光点点,月色极亮。

    虽然已经夜色,但海边有灯光,游客虽不如白天,但还是有不少人。

    薄靳煜牵着她往比较静的方向走着。

    淡淡海风清爽,薄靳煜回头向着暗招了招手,让他回车里把薄纱披肩拿来。

    她抬起头,轻轻地笑了起来。

    似乎不管什么时候,不需要任何的语言,他总是把她照顾得极好。

    叶安然真的是有些担心他迟早把她宠得生活不能自立了。

    她的小手,轻轻地把他的大手握紧,用力地紧了紧后,抬头,甜笑:“老公,真想跟你这么牵着手,一直走到天长地久。”

    薄靳煜看着她,温声:“这可不好。”

    “为什么?”叶安然一脸不解。

    “就你这体力还是好好地保存用作他用吧,真要走,我看还是由我背着你,一路走到天长地久更合适。”薄靳煜薄唇勾着浅笑,戏谑地说道。

    叶安然一听就红了脸,嘟着嘴。

    她的体力在女生中也不算差的了,总归不能跟他这种人高马大还天天锻炼的男人相比啊!

    索性停了下来,甩开他的手。

    夜色下,黑亮的眼睛闪着璀璨的光芒,她看着他,伸出双手,做了一个要抱抱的动作。

    薄靳煜看着那一脸孩子气娇娇的模样,无奈一笑,却还是十分配合地转身,蹲在了她的面前:“来吧,我的小太太!”

    叶安然也不客气,直接一跳,跳到了他的背上。

    宽厚的背,那么有力,那么安全,她将脸贴在背上,笑得灿烂。

    查利:……好虐。

    他觉得他还是回去算了。

    薄靳煜背着她的时候,步伐总是会沉稳更多,而且会有意地身体前倾,让她能够更舒适一些。

    叶安然在他的后背扭了扭,想了想,坏坏一笑:“老公大人,你体力这么好,不如就这么背着我回酒店吧?”

    薄靳煜想也没想,应道:“好。”

    查利:……我想回家,我要娶媳妇!好虐。

    二爷啊,从这里到酒店,少说也有五公里啊,你竟然眉也不皱就应好。

    “那我们走吧。”叶安然却是笑得一脸奸险狡诈。

    于是薄靳煜当真地转身,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暗拿着披纱过来就看到二爷背着二太太走了回来,一脸不解地走了上前:“二爷,披纱来了。”

    “给二太太。”薄靳煜道。

    暗连忙将披纱递给二太太。

    安然接过披纱,围在了身上。

    他背着她,便一步步地往回走。

    对于他而言,她真的很轻很轻,背着她的感觉,虽不至于如同无物,但是对薄靳煜而言,一点儿负担也没有。

    暗看着二爷一路往回走,不解地推了推一旁的查利:“不是说要去海边吗?怎么往回走呢?”

    “二太太让二爷背着她回酒店。”

    “背?……回酒店?”暗一脸错愕。

    查利十分严肃地点头。

    暗终于服了。

    果然,二爷做什么事情都是这么让人无法比抵。

    连宠起妻来,也是这么让人无法比抵啊!

    这辈子,他只服二爷宠妻!

    不过其实安然也不舍得让他这么背着她走回去。

    于是走了一段路后,她便对暗道:“去把车开来吧。”

    “不用。”薄靳煜抬头,浅笑,虽然走了有一段路,可是他的气息还是十分均匀,背着她却仿佛只是在漫步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