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837章 我只想要你1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薄小叔肯定不会做那种生意啊!

    “幸好那季市长是个好人,要不是他提醒我的话,我真的要铸成大错了啊!真是可惜了小齐那孩子,看着那么齐整,那么阳光帅气,怎么做这种生意呢!这人真的是不可貌相啊!”左妈妈连连叹息。

    她还是很喜欢小齐那小伙子啊!

    心疼啊!

    左艾艾:……

    原来……如此。

    季南风,临走还摆了一道啊!

    不过看着妈妈终于打消了要把她瞎配的念头,她想了想,决定不告诉妈妈其实沈齐做的生意都是正当生意。

    嗯,就让这个错误的误会这么错下去吧!

    反正妈妈的误解对绝色俱色部也没有什么影响啊。

    想想,不由就笑了。

    ……

    ……

    “你带我去哪儿呢?我们不回宴会吗?”薄靳煜拉着叶安然就往回走,她不解地问道。

    “身上这身凤冠霞帔很重吧?”薄靳煜轻轻地握着她的手,温柔地询问道。

    “嗯,很重。”叶安然撒娇地点了点头。

    确实是好重,纯黄金打造的凤冠,虽然已经力求简洁了,但还是压得她的小脑袋都要直不起来了,还有这一身霞帔,金丝银线所织,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小命啊!重得要命!

    “我们回去换下来。”薄靳煜浅声温柔地说道,伸出手轻轻地揉着她的脖子。

    “好。”叶安然想了想,觉得这真的是一个不能再好的好主意了。

    这凤冠戴久了,真的好压脖子。

    “真是个傻女人!”薄靳煜看着她一脸如释重负的模样,轻轻地笑了。

    “我怎么傻了?”

    “重就换掉,还这么撑着!就没见过有人像你一样这么傻的姑娘!”薄靳煜轻点了一下她的鼻头,笑了起来,一边说着,一边对身后的暗喊道:“赶紧让化妆师过来给二太太把妆卸了。”

    “是。”暗应了一声,转身跑去找人。

    薄靳煜轻轻地抱着她的双肩,将她扶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来,坐下,我先替你把凤冠拿下来!”

    “其实再多等一会儿也没关系!我没那么娇弱啦……”他也太夸张了,她就是说了一声重,他都紧张成这副模样了。

    “我心疼。”他的声音低沉,缓缓地说道,说着,已经主动地替她将头发上的发夹一个一个地拆下来。

    这种凤冠十分复古,现代人的头发短,所以要戴上去就十分复杂麻烦了,叶安然都数不清自己头上夹了多少个黑色的小夹子。

    原本还有些担心薄靳煜不知道是怎么戴上去的会扯到自己的头发,可是片刻后她就觉得自己的操心是多余的。

    男人十分细心而专注,他的手指修长灵活,轻轻地一小缕一小缕地找出小发夹,又十分温柔地一个个地取了出来,因为怕弄疼她,他会先用力地按住头皮的那一端再轻轻地将头发弄好再取出来。

    因为爱,所以才能这么细心耐心,叶安然抬头头看向了他,轻轻地就笑了。

    薄靳煜也在轻笑,四目相对,虽然什么也没有多说,却所有的情意地包含在其中。

    化妆师团队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俊男美女,柔和的灯光下,深情互视,这样的画面,总让人感动莫名。

    他们没敢开口,甚至连脚步声都放轻了,仿佛怕破坏了这样唯美的画面。

    只安静地站在一旁,等着他们发现。

    薄靳煜抬头看向了化妆师团队,这才让开了一步:“替太太把妆给卸了。”

    “是。”几人这才走了过去。

    薄靳煜主动让在了一旁。

    几名化妆师各司其职,有人替安然将头上的凤冠取下,有人开始拿着化妆棉沾着卸妆液,轻柔地替安然卸掉脸上的妆。

    薄靳煜在一旁看着,操心得跟个老头子一般:

    “小心一点儿,太太的皮肤薄!”

    “那头发不是你的是吧?那么用力地扯!都断了&”

    “到底会不会?!”

    众人,顿时战战兢兢起来……

    莫名手都不知道怎么动了……真的,要变不会了啦……

    卸脸妆的姑娘:我明明很轻了,对天发四,比任何时候都轻,可是这眼妆不稍微用力一点儿怕卸得不彻底啊,再说了那主要是眼部皮肤软,所以看起来用力,其实根本就不用力好吗??

    卸头妆的姑娘:我明明,没有扯啊,那几缕头发乱了,我就稍微用力了一点啊……我有罪,就扯断了两根头发而已,可是这明明再正常不过啊……梳头发都会掉好吗?

    叶安然:……一脸无语的笑。

    她抬头看向了薄靳煜:“老公,其实她们很轻了,又不疼。”

    “毛手毛脚,算了,我来吧!”薄靳煜却是直接斥道,语气极冷有,脸色更是显得十分难看。

    众人赶紧退后了一步。

    张管家也默默地后退了一步。

    嗯,虽然他也觉得二爷小提大作,但素……嗯,疼老婆总没错。

    “你们都出去吧,我来就行。”薄靳煜走到了小安然的身边,见一旁几个化妆师还没走,于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众人如获大赦,几乎是麻利地收拾了东西就转身出了房间。

    张管家送了那些人出去后,又来到了房间门口,也不敢进去,就站在房门口候着。

    “其实她们的动作真的很轻,我都没有感觉到疼,甚至也没有感觉到不舒服呢。”叶安然抬头看他。

    有人在的时候,她也不好说得太多,人家疼她,她当然还是偏袒。

    “我的女人,我心疼,好了,没事,老公替你卸。”薄靳煜浅笑。

    “你帮我卸头妆吧,脸上的妆我自己来。”叶安然说着,拿着沾了卸妆液的化妆棉,小心地擦着。

    薄靳煜便仔细地替她一点一点儿地拿下夹子。

    好不容易才将凤冠给取了下来,又将一根根点缀的小金钗也给取了下来。

    她脸上的妆也基本卸好了,就差去洗脸。

    薄靳煜看向了门口的张管家:“张管家,让人放热水,太太要沐浴。”

    “是的,二爷,我马上去。”张管家说着,自己亲自转身上了楼去替二太太放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