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809章 取消婚礼吧4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二爷明明最爱的就是二太太了,连上官静二爷都没有给一个好脸色,可是今天这大喜的日子,都快到达酒店了,二爷怎么会突然间……突然间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查利是昨天才回到的s市,因为是二爷的大喜之日,他便充当了主婚车司机这个重要的职责。

    而后车厢里,所有人都是处于一阵错愕中。

    “薄二,你不会是病了吧?”沈齐,不由自主地伸手就要去摸薄二的额头。

    看看他是不是突然间高烧烧坏了脑子。

    这个时候说取消婚礼,他在逗谁呢?

    “薄,薄小叔,你一定是在开玩笑逗安然的吧?不过这个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哦。”左艾艾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薄靳煜,有些紧张的声音,缓缓地问道。

    叶安然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他。

    她不相信他会取消婚礼,她怎么能相信呢!

    此时整个人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揍了一拳,然后,大脑都停止了运转,只剩下空空一片。

    他,应该只是在给她开一个玩笑吧?

    她扯着嘴角,想笑,可是却无奈怎么也笑不出来。

    就只能,呆呆地看着他。

    薄靳煜深吸了一口气:“并不是开玩笑,这一路上,我认真地想过了,我的心里,还没有那么坚决地想要举行这个婚礼,我总觉得,我与安然之间,还缺了些什么,我不想,将来遗憾……”

    他话中有话,奈何,谁也听不出来。

    叶安然听到他沉重的话,只觉得那一瞬间,心仿佛被一枚炸弹,狠狠地炸碎,血肉四散。

    疼得,忘记了呼吸了。

    脸上的血色,瞬间倒退,整个人仿佛瞬间进入北极,手脚,颤抖了起来。

    “薄靳煜,你不会是玩真的吧?这个时候说不举行婚礼了,那怎么行呢!”左艾艾一听不是开玩笑,顿是眼眶一红,一把就拉住了安然的手:“什么叫做还缺什么?你到底是几个意思呢?”

    薄靳煜看着安然,一句话也没有说,眼底,一闪而过,一抹心痛。

    左艾艾见他不语,又感到握紧的安然的手不停地颤抖着,顿时就气得哭了:“薄靳煜,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安然那么爱着你,之前不是好好地吗?怎么可以说取消就取消啊……你这算什么意思呢?”

    沈齐也是懵逼一般看着薄靳煜。

    总觉得哪个地方出了问题。

    总之,他不觉得薄二会在这个时候取消婚礼。

    相识多年,他还是很了解薄二这个人。

    就算失忆,一个人的处事还是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偏差,更重要的是,他可是看得出来,薄二失忆后,更爱叶安然了啊!!

    “不行,不能取消婚礼,这个时候取消婚礼,你让安然以后怎么做人,而且……而且,我就不明白了,明明那么相爱啊……怎么说不爱就不爱了呢……”左艾艾有些语无伦次了。

    薄靳煜的话,简直就是来得太过于突然,她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帮安然了。

    只能,本着本性说话。

    叶安然听着艾子的话,却仿佛有一种,自己被隔离了的感觉,大脑里,都是‘取消婚礼’四个字。

    她,还是无法相信。

    他明明很爱她,可是为什么呢?

    她就是不懂。

    懂到了极致,却是麻木了。

    只剩一片,迷茫。

    薄靳煜看向了她,突然间就说了一句:“如果,如果你要坚持的话,那,那就继续吧。”

    “什么叫安然坚持,这是你必须给一个理由!”左艾艾大声地骂道,狠狠地瞪着薄靳煜,就仿佛薄靳煜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罪人一般。

    此时,若是她旁边有一把刀的话,她一定二话不说直接就插进这个十恶不赦的薄靳煜胸口!

    他怎么可以这么伤害安然呢!

    还以为安然终于获得幸福了,结果,结果这伤害这么大。

    左艾艾很明白,薄靳煜这一刀,比起安然之前的任何伤害都大。

    “艾子,什么都不要说了……取消,就取消吧。”她的声音,仿佛不是她的声音一般。

    那一刻,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觉得,什么都没有意思了。

    痛到了极点,却是一种无力的迷茫,仿佛人的魂已经丢了一般。

    “安然!”

    “不要说了,让我静静。”叶安然,缓缓地说道。

    低下了头。

    嘴角,扯了扯。

    她竟然,没有流泪。

    很好,还不至于,太过于狼狈。

    “薄靳煜你个混蛋王八蛋,你怎么可以这么欺负安然姐姐,安然姐姐这么好,我是看你对她的好份上才把她让给你,你竟然这么欺负他!你简直就是太坏了!”

    气愤的莫洋洋猛地站了起来,小小的手指头指向了薄靳煜:“你敢这么伤害安然姐姐,,我一定要惩罚你!”

    小小的人儿,声音厉厉,气势汹汹。

    说完,突然间就趴向了安然姐姐的怀里:“安然姐姐,你不要难过,你还有洋洋呢,薄靳煜坏,我们才不要他,安然姐姐你等着,我很快就长大了,等我长大了,我就可以娶你了,你不是喜欢广告牌求婚吗?我到时候把整个a国的广告牌都租下给你求婚,哼,薄靳煜坏蛋,咱们不要理他!”

    “谢谢洋洋。”叶安然摸着莫洋洋的头,轻轻地笑了起来:“我不难过。”

    是的,我不难过,我一点儿也……不难过。

    就在此时,车子,缓缓地停在了曼尔威酒店的门口。

    薄靳煜看向了叶安然:“虽然暂时取消婚礼,但我们也应该进去跟客人打个招呼,你能陪我吗?”

    “可以。”她木然地应道。

    心想,暂时取消,那就是永远了。

    不过,她都很意外,自己在这个时候,竟然能这么平静地答应他这样的请求。

    “为什么要去打招呼,打个屁啊!薄靳煜你自己搞的烂摊子,自己去收拾!”左艾艾却不依不挠。

    “没事,有始有终也好。”叶安然轻轻地说了一句。

    薄靳煜看向了她,眼波闪动,复杂无比,便什么也没有说地先下了车。

    左艾艾难过地看着安然,眼泪不停地流着,连妆都花了,可是她却一点儿也不在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