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786章 你想干嘛6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秋丽雅心中一叹,看了一眼丈夫。

    老爷子向来脾气犟,就算真的是错了,你也不能指望他会认错,只是关于上官静的事情,她想,也许他们夫妻都是错了。

    靳煜的性子她是最了解的,毕竟都是过来人,她也是爱过的人,自然可以看得出来,当初他跟阿静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有多少感情。

    那时候,她总以为是儿子从小性情淡漠的原因,可是当看到他宠着爱着叶安然的时候,她才明白,不管性子多冷的人,遇到心爱的女人,都是会软化成水。

    “阿静的事情,我觉得以后我们都不要插手了,就顺其自然吧,靳煜跟安然的婚礼都要举行了,靳煜也是爱着她,咱们又何必再增加不必要的家许矛盾呢!”秋丽雅在老爷子的身边,轻声细语地说道。

    薄老爷子看了一眼妻子,又看向了另一边的薄靳煜与叶安然。

    说到底,老爷子也是看得出来的,只是他向来对这个小儿媳妇的定位极高,尤其是看到儿子那么出色后,他的定位不由就更高了。

    叶安然……真的是太差强人意了。

    论长相,论出身,论气质,哪能跟阿静比呢?

    “真不知道是被灌了什么迷汤!”他有些泄气地说了一句。

    “你当初不也是这么着迷着我!”秋丽雅轻笑。

    薄老爷子深情地看了一眼妻子,回忆起当初娶妻子的事情,那大概是老爷子这辈子唯一一次心会动心会软的时候,他笑道:“那怎么一样,你这么美好的女人,有什么男人会不想娶回家呢!”

    “那是不是我如果毁容了,你就不要我了呢?”秋丽雅轻笑。

    薄老爷子看着妻子,轻轻地将妻子搂入怀里,便不再说什么了。

    他爱着妻子,早已经不是因为容颜,而是爱着她整个人,如果她毁容,他怎么可能就不要她呢?

    轻轻一叹,他总是敌不过妻子,她善解人意又知道怎么劝人,总是几句话,就能让自己听她的话。

    “你说得有道理,那么咱们便不再插手了。”

    “嗯。”

    “回头我就让人出去替她找个好的房子,再安排个司机给她吧,到底是当成晚辈看待。”

    “你这么做就对了。”

    秋丽雅劝好老爷子后就去找儿子了。

    在这个家里,她就是一个双面胶啊!

    不使劲地粘,只怕儿子跟老头子的心真的要离了。

    有时候这父子的脾气真的是太像了,在某些事情上心硬如铁,在某些事情上又偏偏心软如水。

    她走过去,薄靳煜连个眼皮也不掀一下,那一身冷霜的气息,显示着他很不悦。

    秋丽雅轻轻一叹,瞪了他一眼,娇嗔一声:“怎么,连妈妈也不认了?!”

    薄靳煜这才缓缓地掀起了眼皮子,看向了秋美人,就是不开口,脸色淡沉,薄唇紧抿。

    这脾气,简直就是坏得不行!

    秋丽雅内心一叹,却是笑了出来:“好了啊,适可而止啊!你再这样,妈妈我可真的要伤心了!”

    薄靳煜终于出声:“秋美人,适可而止这话,应该是我对你们说才是,你说你们做了这么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秋丽雅看着儿子,只轻轻地说了一句:“我们已经决定适可而止了!”

    这样的话,也相当于是服软了,也相当于是答应了薄靳煜,以后再不插手他们的事情了。

    薄靳煜本来还以为秋丽雅打算劝说些什么,听到她的话,微微一愣。

    叶安然也是有些意外,看向了秋丽雅。

    仿佛知道二人的意思,秋丽雅又说道:“这件事情,老爷子也是这个意思。”

    “安然,爸爸妈妈确实是有许多地方做得不好,你能原谅爸爸妈妈吗?”秋丽雅看向了安然,温柔地询问道。

    她知道安然其实就是个心软的孩子,自己的儿子脾气犟却听她的话,只要安然原谅了,儿子那边就基本没有问题了。

    谁知道她主意打得好,但是薄靳煜可不打算这么轻易让安然妥协。

    他轻轻地将小安然拥入怀里,淡淡地对秋丽雅说道:“秋美人,想要获得别人的原谅,并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要用实际行动,要让别人心悦诚服地原谅!”

    秋丽雅脸色一僵:……

    这臭小子!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了!

    有他这么排挤自己娘的吗?

    白生他了,白养他了!

    秋丽雅气得不行,可是表情却还是优雅端庄:“靳煜说得确实没错,一两句话也当不得数,安然,不要对爸妈有戒心了,以后爸妈都认你了。”

    叶安然抬头,浅笑:“妈妈,其实别人对我是好是坏,是不是认可,是不是喜欢,我心里都很清楚,而且我做人做事只遵从一句话那就是人对我好,我对人好。”

    言下之意。

    好与不好,原不原谅,那不是看我,是看你们。

    这句话说得十分漂亮。

    薄靳煜对小妻子赞赏无比。

    秋丽雅轻轻一笑点头:“妈妈都懂。”

    “妈妈不要怪我这么说,您的心我相信都是为了靳煜,但是老爷子,我想可能名誉声望在他眼里比靳煜的幸福更为重要吧。”叶安然以前很少会说这些话,因为她觉得既然是一家人,那么就要和和气气。

    她从小没有过幸福的家庭生活,所以她是很希望自己能够拥有一个家,所以她也努力地融入,但是她发现,一味地妥协,也许并不是正确的方法,她必须让对对方明白她的妥协也是有限度。

    几人正在说话的时候,上官静就被推了出来。

    主治医生也走了出来。

    “医生,病人怎么样呢?”秋丽雅问道。

    “病人已经醒了,经过检查,只是轻微的脑震荡,还有身上一些轻微的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不过建议还是留院观察一天更为稳妥。”

    “谢谢医生。”

    护士将上官静推了出来。

    上官静的眸光一直看着薄靳煜,眼泪流了出来,那眼底浓浓的激动,开心。

    薄靳煜目光却平静淡漠,只说了一句:“她没事,我们回家。”

    却听到上官静说道:“靳煜……靳煜……我都记起来了……我记得你了……”

    ……

    晚安,宝贝们,求月票,有月票的请投给月月,爱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