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700章 狠狠地爱着她10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其实她真的不想理会上官静,不管她曾经是薄靳煜的什么人,但是她现在可是薄靳煜名正言顺的妻子!

    再说了,是不是上官静,不是还没有官方确认吗?

    只不过,她提起了三年前的车祸,她就有必要说清楚了。

    想了想,发了信息过去。

    叶安然是有些愤怒的。

    上官静失不失忆她不管,但是她用这种带着谴责,一副她用心计算计了她的语气说这件事情,太让人愤怒了。

    隔了许久,对方发了一句话过来:

    叶安然看着对方那带着小心的语气,不由就心软了。

    她这个人有时候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见对方一软了,她也就没有了气了。

    心想着也许是林潇潇误导了她什么,才让她这么愤怒地以为是自己设计抢了她的男人。

    但事实上,三年前的车祸,上官静失去了薄靳煜,她也同样失去了莫世恪。

    只不过她现在又收获了一份好更好的爱情,而上官静没有罢了。

    用上了‘求’这个字,叶安然只看了一眼,犹豫了片刻后,还是果断地回了一句

    叶安然放下了手机,打开保温壶开始吃早餐。

    是一碗浓香的香菇鸡丝粥,清淡可口,味道竟然很不错。

    她饿得厉害,不过片刻就让鸡丝粥见了底了。

    擦了嘴后,就站了起来,走向了相通的隔壁客厅,大片的落地窗,白色的双层窗帘,轻轻地拉开,阳光轻轻地泄了一地。

    她站在落地窗口,俯身就能看到对面楼的二楼。

    只是,看不清楚人。

    要不要去见她一面呢?

    叶安然考虑了一会儿后,还是决定去见一见,有些事情,总归是说清楚地好。

    而且,她也想知道,上官静在听了林潇潇说的话后,有什么打算。

    既然来者不善,至少,也应该知已知彼。

    叶安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太逃避了。

    想清楚后,她就走回了房间。

    打开衣柜,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自己的衣服。

    其实也没有几件衣服,均是她那天去商场买来的衣服。

    想了想,有点儿亏呢!

    去见情敌,至少应该盛装出席,在面子上压倒对方一下呢?

    她的手指在衣柜里有几套衣服上翻了几下,都是一些素净漂亮的礼服。

    不过,挑了大半天后,最后叶安然最后却是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还有一条黑色的窄腿牛仔裤。

    对着镜子照了照,一脸的大学生气息扑鼻。

    笑了笑,她伸手将有些儿卷曲的亚麻色长发扎了一个时下最流行的半丸子头。

    顿时,整个人看起来纤细修长,透着满满的朝气。

    嗯,白t,牛仔裤,丸子头,青春的必杀技。

    叶安然觉得,做人就应该实在一些,咱们得把自己最大的牌给亮出来啊!

    从她对上官静两次的见面,她可以看得出来,上官静是那种格外注意仪容的女人,而且对方的时尚感也很足,几乎从里到外每一个细节都是极尽优雅高贵。

    做为一个设计师,叶安然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儿,于是,便反其道而行了。

    将小包包提在了手里,她便下楼了,先到了薄靳煜的办公室,保镖才告诉她,薄靳煜早上出去与客户见面了。

    难道早上不是一个mkiss叫她起床,原来是有公干呢!

    唇边弯笑,只觉得特别甜,走到他的办公桌前,就看到了一杯喝了一半的绿茶。

    自从两人在一起后,薄靳煜已经渐渐地改掉了喝咖啡的习惯,因为安然在的时候,总是不停在他的耳边念叨着茶叶的好处咖啡的坏处,于是某人也就耳濡目染,改掉习惯了。

    杯里的茶水已经微微发凉,她拿起来喝了几口。

    因为时间还没有到,她便拿着一个保温壶,替薄靳煜泡了一杯菊花枸杞茶。

    自己喝了几口后放在了桌上,将盖子盖严,找出了桌上的便利贴。

    拿起了桌上的笔,她笑盈盈地写道

    将便利贴贴在了杯上,看着时间到了,她拿着包包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

    走进咖啡厅的时候,上官静已经在那儿了。

    一袭黑色的过膝长裙,长长的墨发披了一肩,有一种安谥的美丽。

    一旁已经有不少男士注意到她,不时向她投去目光,而她只是略显忧郁地望着窗外。

    当看到叶安然来时,她缓缓地站了起来:“叶小姐,你来了。”

    叶安然点了点头,在上官静的对面坐了下来。

    招呼了服务员点了一杯咖啡后,便看向了上官静:“需要谈什么,直接说吧。”

    上官静其实心里也不确定叶安然会不会来赴约,不过她已经做好了长久战的准备了。

    在她看来,叶安然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我想知道三年前的车祸是怎么一回事。”上官静开口说道。

    叶安然看向了她:“我在信息里已经说得很清楚,当时是你酒驾,撞上了我与朋友的车,后来我跟朋友都住院了,只是当时因为我的朋友护住了我,所以我伤得很轻,因为我是去法国旅游的,而当时你又是‘死亡’,没有什么可追究的,我很快就回国了。”

    “那你怎么会跟我的未婚夫在一起,还结婚了呢?”上官静,抬起头,目光灼灼,仿佛带着谴责一般问道,那忧伤而悲痛的目光,仿佛叶安然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