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698章 狠狠地爱着她8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林潇潇离开,叶安然这才走进了办公室里,而后顺手就将门给锁上了。

    靠在门上,笑盈盈地看着办公室里的男人。

    薄靳煜看到她进来,缓缓抬头,手中的笔终于是放了下来,而后缓缓地伸了伸腰,慵懒地靠向了椅背。

    一双细长的桃花眸子,蕴着浓浓的深情,薄唇轻启:“怎么下来了?”

    这态度与刚刚对林潇潇那眼色都不带多看的态度,亲疏立分。

    “晚上不困,所以想下来陪陪你。”叶安然眉眼弯弯,缓缓地走向了他。

    “头发也不吹干!”看着那**的长发,他轻轻一叹。

    总觉得遇上了叶安然,自己就变成了那操碎心的老妈子了,总是各种担心她不能自理。

    可是明明,这么多年来,她也是一个人自理过来。

    “我带了吹风机下来了!”叶安然笑笑地扬了扬手里的吹风机。

    薄靳煜这才站了起来,冲着她伸出了手:“吹风机拿来,我替你把头发吹干了。”

    “不用了,我就是来陪你的,你继续工作吧!”叶安然摇了摇头,自己走到了一旁的插座那儿,将吹风机插在了插座上。

    她就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无聊,就想着下来陪陪他。

    而且,隐形危机未除,嗯,她必须承认,她还是存了好好守着老公大人的想法呢!

    没办法,老公太抢手,老婆心难安啊!

    薄靳煜却是走向了她,伸手就要拿过她手里的吹风机。

    “真的不用,我就是特意下来陪你工作的,真不用你帮我吹头发,你赶紧工作吧!”叶安然没让他拿走吹风机。

    是真的下来陪他,而不是特意拿了吹风机下来恃宠而骄啊!

    “刚刚坐了好一会儿,肩膀也酸,正好可以运动运动。”他说着已经抢过了她手里的吹风机。

    叶安然看向了他,娇俏甜笑:“我好像没能陪你,反而是让你还得停下来陪我了……好罪过。”

    “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是吧!”薄靳煜看着她一脸娇俏的模样,伸手轻点了一下她的鼻头,却是打开了吹风机,开始为她吹干头发。

    她的头发很柔细,他比她更爱惜着这一头让她爱不释手的长发,替她吹头发的时候,总是将吹风机离得远一些,宁可多费些时间也不让温度太高烫着头发。

    修长的五指,轻轻地穿-插在一头柔软的发间,耳边是呼呼的吹风机声,她的脸上,是一抹开心甜软的笑容。

    有时候总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宠着自己呢?

    大多时候,还是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但是她大约不懂,有时候,一个男人,真正地爱上一个女人的时候,他可以是温柔如水一般,用他的柔情与宠爱,包裹着她一生。

    她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那一只在她的发间穿梭的大手。

    “怎么了?是还烫吗?”薄靳煜以为是她不舒服了,轻声问道。

    叶安然缓缓地仰着小脸,看着他,而后,轻轻地拉着他的大手,将脸,贴了上去,软娇娇地说了一句:“没有,我就是觉得太幸福了!”

    薄靳煜听着她那软软的话,顿时笑了出声:“先把头发吹干了,一会儿再煽情!”

    “可是情绪怎么可能会受人控制呢!我是真的真的很感动呢!”叶安然说道。

    吹了有一会儿,她的头发已经有六七分干了,薄靳煜索性关掉了吹风机,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

    轻轻地拍了拍大腿。

    她看向了他,却是主动地坐了上去。

    他的嘴角,便有了浓浓的笑意,伸手,将她的小柳腰给抱住:“我觉得我应该不是第一次替你吹头发,为什么今天晚上情感这么浓烈呢?是不是因为今天晚上上官静的出现呢?”

    “你怎么知道你以前替我吹过头发呢?你是不是记起什么了呢?”叶安然回头,盯着他问道,眼神却是闪烁了一下。

    她就不是一个会撒谎的孩子,每次撒谎这眼神都飘忽着。

    他心底轻轻一笑。

    “小安然,你搞错重点了。”

    “我问你是不是记起了什么了。”她不想承认自己确实是因为上官静多多少少有了些影响啊。

    真的没办法,她很想做到淡定如常,但有时候,内心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没有记起什么,可是当我拿起吹风机的时候,我就有一种,特别专业的熟悉感,尤其是掬着你的长发轻轻地吹着的时候,就有了一种很熟悉自然的感觉,我想,我应该没有在理发店里做过吧。”

    “那你也有可能给别的女人吹过头发啊!”叶安然故意说道。

    本是无意间一句戏语,不过说完,顿时脑海里就想起了上官静了。

    他曾经,是不是也如此温柔地对上官静呢?

    完了,光想想,她觉得她可能要把整个醋厂都打翻了。

    “嗯,这不可能。”薄靳煜淡淡地说道,语气却是肯定的。

    心里却在想,这个女人,又往那个方向想了。

    白疼她这么久了,竟然敢这么怀疑她!

    看来是他爱得还不够了!

    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宠溺与无奈,还有一抹,潋滟闪动之色。

    “为什么不可能呢?”她抬头看他,突然间就想知道他要怎么回答她。

    “因为别的女人的头发,我光想到手要碰就觉得恶心,嗯,这辈子估计也就小太太这一头秀发能让我悸动爱不释手。”薄靳煜轻笑地说道。

    低头,却是在她的脖子处不安份地吻了起来。

    “唔……”温热的气息轻轻一拂,那唇微凉,她顿时痒得笑了起来。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一碰到你,就总想要你,也不知道是不是病了。”薄靳煜的声音很低,轻轻地说道。

    叶安然听到他的话,也笑了起来。

    这么简直而直接的话,听起来为什么好让人开心呢。

    “噢,我觉得我可能真的要去医院看一下,我为什么一直要不够呢!”他懊恼地说道。

    叶安然原本以为他也就是戏谑的话语,可是见他的语气说着说着似乎很正经的模样。

    于是回头,看向了他,就见他的脸上,竟然真的有着懊恼。

    叶安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