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692章 狠狠地爱着她2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薄靳煜自然听出林潇潇后面那句话想要说什么。

    林潇潇那点儿小心思,还逃不出他的眼睛,只是他没有想到,曾经十分看好的林潇潇,现在也会变得如此肤浅,

    叶安然此时大脑有些混乱。

    上官静。

    竟然真的是上官静。

    她此时终于想起来了,难怪自己总觉得看着这个niki有些眼熟,但是又总想不起来认识这么一个人。

    因为她只看过她的相片,而且是在墓碑上的一张黑白素照。

    当时因为是匆匆一眼,其实,看得并不仔细,再加上她认为对方是已死的人,所以根本就没有往对方身上想去。

    此时,听到林潇潇的话,她的表情别提有多惊讶。

    直到薄靳煜牵着她站起来,她才慢慢地,回了神,抬头,看向了身旁的男人。

    他是如此地出彩,清隽俊美,高贵冷峻,还聪明睿智,是个女人都会为他着迷。

    所以,在他提出娶自己的时候,她才会那么地不安,才不会肯答应。

    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觉得她已经相信他对自己的爱了,她相信他是爱她的。

    但是,当上官静出现的时候,她又不确定了。

    这个女人是如此漂亮出众,气质优雅,又还是温柔妩媚的妖娆女子,是男人都会喜欢的那种女人。

    最重要的,她是薄靳煜的前女友,差一点儿就是他的未婚妻,这才是最重要的。

    她不知道薄靳煜当年对上官静有多少爱,但是她想,肯定是有爱的。

    那么,比自己多,还是少呢?

    好难受。

    她不要离开他!

    眼眶不由就有些红了,她紧紧地捉着他的手。

    十指相扣,她是要跟他一辈子不分开的。

    可是还是渐渐地乱了心神。

    薄靳煜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在她的手背上按了按,而后,将她的小手握得更能紧。

    他当然知道小安然此时是什么心情。

    这个小女人,永远对自己都是那么充满不自信,上官静的出现,一定是让她心里不安了。

    所以他现在只想着赶紧带着她跟史克夫说句‘生日快乐’,然后带着她赶紧回家,好好地用行动向她证明,他对她一颗心到头,并没有对别人有其他的心思。

    他的手劲很大,叶安然被他用力一握,回过了神,看向了他,就见他的眼底,闪着一丝丝淡淡的责备。

    她眨了眨眼,有些不了解。

    这是……有了新人责旧人?

    可是,他刚刚对上官静不是一脸冷漠,连招呼都不愿多打一个?

    不得不说,虽然心里有着小小的不安,可是一想到刚刚薄靳煜连看也不多看上官静一眼的那种行为,还是让叶安然内心小小地暗爽了一番。

    但终究,他对上官静的旧日感情,还是让她心底生出异样感。

    薄靳煜内心轻轻一叹,这个女人,真不知道要怎么做,她才会明白,他只对她感兴趣呢?

    也不想想,他如果对上官静有感觉,当初也不会谈了一年多的恋爱还没有订婚的打算!

    而跟她在一起,只几天他就生出带着她去结婚的念头了。

    她怎么就没想想这其中这么大的差别,不是因为爱是因为什么呢?

    轻轻一叹,可是却也是不舍得多责备她一些。

    总之一句话,他现在就是被她给套得牢牢得,不管怎样,总是舍不得。

    与史克夫道了声生日快乐后,又向他辞了行。

    一路走出酒店,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坐到了车上,薄靳煜张于开口:“安然,有什么问题你直接说吧!”

    “啊?我没有什么问题啊。”叶安然的表情有些呆。

    而此时,坐在前排的暗,此时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这真是一件太复杂的事情了,怎么一个死去的人就这么突然间就活了过来了呢?

    而且这个人还是二爷当年的未婚妻呢?

    哎,他真希望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这样,就不会有心理压力了。

    嘤嘤,人生好苦,他想查利了。

    此时有个难兄难弟来分担的话,应该会好过一些。

    谁知道,他已经尽力让自己没有存在感了,偏偏二爷就是看不得他太轻闲了,张嘴就喊了一声。

    “暗,那个女人,你应该认识的,跟我也应该有关系吧,什么关系,什么情况,说一下。”

    呃……

    他真的是好想好想查利,如果有查利在,二爷肯定不会是询问他啊。

    这个事情,要他怎么回答呢?

    感觉怎么回答都有错呢?

    不过,二爷都开口问了,他也不能不回答,只好硬着头皮,转过去,郑重地地开始回答。

    “二爷,我也不能百分百确定,如果对方真的是上官静的话,那么她应该就是您从前的女朋友,而且她当时差一点儿就成了您的未婚妻了。”

    他说完,第一眼看向二太太,第二眼看向了二爷。

    叶安然的表情,不能再淡了。

    她其实,很想大怒吃醋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里特别乱,然后,仿佛怎么也理不清。

    醋,很大,但发不出来。

    薄靳煜却是在听了暗的话后,只淡淡地从鼻音里哼出了一声:“嗯。”

    嗯?

    什么意思?

    众人不解。

    薄靳煜看向了暗:“我爱她吗?”

    “呃……属下不知道。”暗想哭。

    二爷,您问的这个问题,请恕属下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啊。

    “我记得你说过,从当我的保镖开始,你就天天跟在我的身边,那么我想,你应该看得出来,我更爱二太太,还是爱那个上官静。”

    薄靳煜其实想过要告诉小安然自己记起一切的事情,但是想了想也没敢在这个关口说出来,这个小女人的心思他就从来没有摸清过。

    万一她又给想歪了,他头指不定多疼。

    而且他觉得,有些事情,应该先让旁人替他证实证实为好,而他觉得,暗应该会替他很好地解释清楚这件事情。

    暗冷汗已经湿了后背了,不过二爷这个问题,他只迟疑了两秒就很肯定地说道。

    在张口的时候,他快速地扫了二爷一眼,就看到路边的路边一闪过二爷的脸。

    那一双细长的眸子里分明写着:好好儿说!

    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