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685章 回来让你摸个够6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薄靳煜觉得自己今天晚上真是做了一件十分不明智的事情。

    他一边抱着她吻着,一边忍着。

    心里一遍遍地后悔着。

    天知道抱着这么娇柔的她在怀里,却只能抱抱亲亲,其他的什么也不能做,是一件多痛苦的事情!~

    回头就让人把电梯的维护工给炒了!

    这可是vip电梯,竟然说出事就出事!

    这种事故,说明那办事能力有多差,还有多不尽职。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小安然睡着了。

    她抱着他的脖子,软软地就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暗松了一口气,轻轻地将她抱了起来,他平坐在电梯里,将她抱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这样,即使一会儿电梯有个颠簸也不会伤到她。

    轻叹了口气,黑暗中,他的手,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

    均匀的呼吸,伴随着红酒的酒气,轻轻地窜入鼻中。

    薄靳煜对于酒气,一直觉得难闻极了,就算是他自己,每一次喝完酒到家也必须去刷牙。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呼出来的酒气却带着一种香甜好闻。

    大约喜欢上一个人,你就会喜欢上她的所有。

    电梯维修工此时是一把汗水一把冷汗交替地流着,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大boss偶尔就来这么一回,却正巧就碰上了电梯出故障了,这真是一件让人愉快不起来的事情啊。

    整上维修过程用了半个小时。

    当电梯再一次开始运转的时候,薄靳煜抱着叶安然直接乘坐电梯上了顶楼,暗与几名下属是通过楼梯小跑上来的,用专属的门卡打开门后,就在电梯门口迎接二爷。

    电梯门打开后,薄靳煜抱着叶安然走出了电梯。

    暗恭敬地站在门口:“二爷。”

    而闻讯而来的查利也迎在一旁。

    “把电梯维修工给炒了!公司不需要饭桶!”薄靳煜神色淡冷,但是这种淡冷,其实比他愤怒的时候,更让人不安。

    “是,二爷。”暗与查利地暗暗紧了一口气。

    虽然这件事情与他们无关,但是城墙失火,焉知是否秧及池鱼呢?

    “马上去找一个专业的人好好把电梯检查,不行的话就换,这事关安全问题!”

    “是。”

    薄靳煜淡扫了他们一眼,走向了顶楼的门口,按下指纹,黑色的钢门打开,他抱着叶安然走了进去。

    ……

    “呼……吓死了我!”暗吁了一口气。

    “二爷这很明显就是欲求不满,好好的一场野战啊!”查利小声地嘀咕道。

    谁知道两人才说完,黑色的钢门再一次打开,薄靳煜抱着叶安然,冷冷地站在门内,看向了查利:“一百个俯卧撑,就在这里,暗监督!”

    背后敢议论主子!他这口气正好没地儿出呢!

    查利:……

    他哭丧着脸,一脸悲痛。

    无妄之灾啊……

    他这张嘴,为什么就这么忍不住呢?

    好歹要说也得先离开了这儿再说啊……二爷,你的耳力怎么可以那么好呢?

    暗心里想笑,但也没敢笑出来,心想着自己刚刚乌鸦嘴的事情,一定要交代下面的人把嘴给守严了,要不然,更惨!

    “开始吧,兄弟!”

    暗同情地拍了拍查利的肩膀。

    嗯,也就是脸上同情,他心里挺……兴灾乐祸呢!

    查利无奈,只好趴下来,开始做俯卧撑。

    ……

    薄靳煜抱着小安然回到房间后,就将她放在了大床。

    抿了抿唇,看着熟睡的她。

    微微蹙着眉,他在想着,此时是把她叫醒继续刚刚未完的事情呢?还是把她叫醒继续刚刚未完的事情呢?

    答案,当然是把她叫醒继续刚刚未完的事情。

    他在想,她说让她随便摸个够,他现在倒了可以摸个够……而且他会用唇,摸个够……

    他清楚地知道小安然身体的每一个敏感点,灼热的唇,仿佛能烫人一般,从她的脚趾,一寸一寸地上移。

    叶安然虽然喝醉了,但是刚刚一番折腾,又睡了有十几分钟,这会儿渐渐就开始有了反应了……

    人还没有醒过来,只是身体却先****醒了。

    她只觉得身体敏感地本能蜷缩着身体,想要躲开那灼热湿润的东西,但是不管她怎么避开,那唇如影随行。

    她咽呜了一声,似小猫儿在叫一般,挠得薄靳煜心一下子都乱了。

    她的热情,渐渐地被他挑了起来。

    这一个夜,格外漫长,薄靳煜觉得十分美妙,十分满足。

    ……

    天亮的时候,叶安然睁开眼睛,想要掀开被子,只觉得全身都酸痛了起来。

    手臂抬了抬,没抬起来,酸疼得让她想哭。

    而手上那深深浅浅的吻痕,让她吓坏。

    薄靳煜是狗吗?

    怎么可以连她的手臂都啃成这样?

    她几乎不用看身体也知道身上肯定更多草莓了。

    断了片后的记忆,终于断断续续地回大脑了。

    其实,记得并不多,她记得他跟她好像进了电梯,后来……后来不知道是电梯坏了还是怎么的,没有什么记忆,再然后,就是回到房间里的疯狂。

    那大概是叶安然最疯狂的一次,她记得自己几乎是骑在他的身上……嗯,为所欲为,各种强攻总霸道。

    她还记得,她的手指,抓了他身上一道又一道深深浅浅的血痕。

    “噢……”战况太猛烈了,她都不忍回忆了。

    难怪此刻全身好像被重机车碾压过一般,没一处好肉,没一处能动。

    想了想,闭上了眼睛,她打算再睡一觉,继续恢复元气。

    薄靳煜端着热粥进来的时候,就见她还在睡,只是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她再睡可以,但是得吃些东西后才可以继续睡,若不然这身体缺失的能量补不回来。

    将热粥放在房间里的圆桌上,他先拿出小碗盛了一碗后,这才走向了床边。

    坐在床边,低眸看着她,当看到那露在被子外的一只玉臂此时星星点点都是他昨天晚上疯狂留下的痕迹时,眸色不由就加深了。

    微微倾身,在她的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