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588章 你自己跳下去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推开门,就见纪凯被绑在了椅子上,只不过一天的时间,他整个人看起来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憔悴与苍桑,听到薄靳煜进来的脚步声,他抬起了头。

    想不到,有一天,他们两人会是以这样的情况见面。

    曾经的纪凯也是一个风云人物,虽然比起薄靳煜差了许多,但是也是在国际上让人敬佩的商业奇才。

    他生得虽不及薄靳煜绝艳,却也是个朗朗俊才。

    但是此刻,眼神无光,神情苍桑。

    薄靳煜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抿唇,看着他,而后问道:“你找我?”

    “你放了纪云他们吧,这件事情与她们无关,纪云是什么人你比我清楚,她一直很单纯,我的事情,她并不知道。而且她的孩子还小……”

    薄靳煜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目光沉冷如冰,盯着他看,一言不发。

    纪凯低下了头:“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的孩子,我会拿命还,这一切跟纪云无关。”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你就当我疯了吧!我也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我就是看不惯你这么快就忘记阿静,娶了别人!”纪凯笑了起来,却是笑得比哭还要难看。

    那神情显得格外悲烈。

    薄靳煜的眼神,微微一凛。

    兄弟感情十几年,着实不忍,但是一想到他那无缘的孩子,还有差一点儿出事的安然,他的心就又腾起汹涌的杀意。

    “薄二,相识相交这么多年,我也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事情,这一次算我求你了,放了纪云吧!你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妹妹……”

    “你在做那些事情之前,你怎么没有想过你就这么一个妹妹?你既然知道亲人有多重要,你既然也知道我们相识相交十几年,那么你又为什么在做这些事情的事情,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呢?!!”

    薄靳煜咬牙切齿,语气冷到极点,带着狠戻。

    纪凯,一时就颓废了。

    他对薄靳煜是愧疚的,在做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他就知道自己的罪孽深重了。

    但是他逃不过那个女人的一个眼神,逃不过她的一个哀求。

    是的,宁可他下地狱,他也不忍心看着她悲痛看着她去自杀!

    若必须要负一人,那只能是负了薄二。

    纪凯其实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就是疯了,可是他愿意生活在这个自己疯了的世界里。

    薄靳煜等着他的解释,但是纪凯那种神情,让他失望了。

    他缓缓地站了起来,平静地看着他:“做为好朋友,这是我最后看你了,以后都不想再见!还有,我现在觉得自己并不了解纪云,一如我不了解你一般,我查清楚了与她无关,我会放了她!”

    是的,连你这个相交十几年的好朋友我都看不清楚,我又怎敢保证纪云单纯无关呢?

    纪凯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同时,也痛苦地流出了眼泪。

    十几年的兄弟感情,就这么,没有了。

    他都做了些什么呢?

    “二爷,要怎么处置他呢?”保镖队长在看到薄靳煜出来的时候,低首问道。

    “让他从七楼跳下去,是生是死,天定!”薄靳煜淡淡地说了一句。

    算是,给纪凯留了最后一丝生机吧。

    从七楼跳下去会不会死,那就是一个运气事情,但是就算不死,那也是半身不遂了。

    纪凯听到保镖队长的话的时候,轻轻地笑了出来,看向保镖队长,想起了薄靳煜说的再不相见的话,说了一句:“替我谢谢薄二,他到底还是对我仁慈了!”

    保镖队长看着他,一言不发,对于纪凯做出的这些事情,他是半点也不同情他,甚至他觉得二爷这一次确实是仁慈了。

    “走吧,带我去跳吧。”纪凯平静地说道。

    就算此刻,面临着既然未明的生死,他的脸上,却还是十分平静。

    而且,他的内心,竟然隐隐有些解脱的感觉。如果能死了也好,自己这一年来做的事情,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死了也不会再牵连到她。

    只是她若是知道自己死了,会不会难受呢?会不会为自己流泪呢?

    若干年后,她又会不会还记得他呢?

    纪凯自己都猜不出来,也许是不敢去猜吧,有时候事实的真相,并不是自己不知道,而是自己,不敢去知道。

    “纪爷,就在这里吧。”保镖队长带着他来到了七楼的走道尽头的一间杂物间,推开窗,面色冷酷。

    纪凯缓缓地走到了窗口,将窗户推到了最大,微微倾身,看着楼下,七楼这样的位置,并不算高,甚至可以看到楼下形形色-色的人走过。

    他回过头,保镖队长大概担心他要逃跑,眼神警惕了几分。

    纪凯却是轻轻地笑了。

    他怎么敢逃呢?

    他就那么一个妹妹。

    再说了,他也没有想过要逃,其实昨日薄靳煜说起自己可以去争取给她幸福的时候,他也是动了心了,但是后来,又复而绝望了。

    他在感情方面,大概,总是懦弱。

    回头,缓缓地爬上了窗,一个翻身。

    那高大的人,就如同是断了线的风筝,呼呼着就往下掉落。

    ……

    薄靳煜一直平静地站在落地窗,俯视着楼下的一切。

    身后响起了开门的声音,他并没有回头,已经猜出了是谁。

    保镖队长的声音低沉回道:“二爷,他已经跳下去了。”

    “嗯。”薄靳煜应了一声:“那我们走吧。”

    “是,二爷。”

    薄靳煜转身,走拿起了椅背上的西装外套披上,迈开大步向外走去,一众保镖跟了上去。

    一众人是坐了专用电梯直达地下车库,开了车子就走。

    他并不想去知道纪凯是死是活,那都与他无关了。楼下便是闹市,人跳下去,自然有人会去报警叫急救车,也自然有人会去善后这所有的事情。

    薄靳煜坐在车上,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而后就收起了手机。

    小安然现在已经睡得正香吧?

    “让人把纪云送回去。”

    “是。”

    保镖队长应了一声后便去打电话交代人。

    ……

    到达约定的酒店会议大厅的时候,林潇潇已经在门外焦急地等着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