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533章 老公一定满足你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想要?”细长的眸子,深邃而黯沉。、

    事实上,他也是忍得极为难受,只是心疼她的身体。

    “嗯,想。”她红着脸,却是诚实地应道,一双细细白白的长腿,已经盘向了他劲瘦的腰肢。

    薄靳煜看着她,只觉那眸光如水,含情雾雾,实在让人想将她啃食入腹,但是她这两天的身体看起来真的有些差,尤其是脸色,尤其苍白。

    “你看起来气色是真的很差,先休息两天,把身体养好了,老公一定满足你,。”

    薄靳煜说着,怕自己克制不住,翻身坐了起来。

    叶安然脸上红红,也不好强要啊,她最近虽然大胆了许多,可是这种主动求欢的事情,她的脸皮还真的是没有达到。

    也跟着他坐了起来,两人并排坐了起来。

    “安然,要不我带你去找王医生看看,你最近这气色确实不大好。”

    “没事的,应该是大姨妈要来了,再加上最近又特别忙,我以前大姨妈要来之前,也是各种症状,有时候明明不忙大白天也会累得眼皮都撑不开呢。”

    叶安然不太爱看医生,并不仅仅是因为她这个人怕苦,不爱吃药,自从那一年在医院里看着母亲去世后,她对医院有一种莫名的抗拒。

    “那这两天就多休息,把身体养好,都要当新娘子的人了,可得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穿着婚纱才好看。”

    “胡说,就是要瘦才穿衣服好看啊!”

    “谁说的,那是走t台才要瘦,婚礼上,如果新娘子看着一阵风都能吹跑,显得多不幸福啊,还是得白白胖胖的样子才好看。”

    薄靳煜宠溺地说道。

    “好吧,那我可就努力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不过到时候你可不许嫌弃我啊!”叶安然歪着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笑眯眯地说道。

    “嫌弃谁也不能嫌弃我的小太太啊!”薄靳煜低低一笑。

    “这几日一直有件事情想跟你说一下,可是又总不对时机,索性现在就告诉你吧!”薄靳煜想了想,还是开了口。

    “什么事情呢?这么正经?”叶安然看向了他,心底却是仿佛猜到了些什么。

    “听了可不许不高兴,不许耍小脾气,不许胡思乱想,有什么想法一定要说出来,知道吗?”薄靳煜其实也摸不透她到底知道了多少,也摸不透她知道后会不会特别生气呢?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他自认为自己很了解她,可是却还是在这件事情上格外在意起来。

    “那你说来听听啊,不说我怎么知道会不会生气啊。”叶安然撒娇地说道。

    “你啊!”薄靳煜是一惯拿她没办法。

    看着她那一脸狡黠的撒娇小脸,只笑了笑。

    “是关于阿静的事情,阿静是我以前的女朋友,我们是在法国认识的,相处了有两年多,三年前,她出了车祸去世了。”

    叶安然虽然脸上维持着笑意,可是手却不自觉地握紧了。

    薄靳煜的目光,淡淡地从她握紧的手心扫了过去,心中,暗暗一叹。

    “三年前出车祸去世?在法国?”叶安然轻轻地问道。

    薄靳煜点了点头,而后又说道:“你猜到了,她当时就是跟你们发生车祸碰撞,她那天晚上喝了些酒,大概是有些醉了,车子撞上了你跟莫世恪的车子,后来,抢救了一天两夜也没有抢救过来。”

    “……”叶安然低下了头,好半晌,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她想起莫世恪的话,他在查的时候,薄靳煜的人似乎是知道了。

    是因为莫世恪在查,所以他才决定告诉自己吗?

    如果莫世恪不查的话,他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她呢?

    “说了不许故思乱想,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有什么想问就问出来。”薄靳煜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身体崩得很紧,连手指都有些僵硬。

    “你怪我吗?”她抬头看他,轻轻地问道。

    “不怪,当时的车祸,阿静才是责任方,如果不是她酒驾,也不会导致车祸。”如果不是这个原因,他当时也不可能不追究莫世恪与叶安然。

    毕竟,他知道是谁的错。

    “那……你跟我在一起,有她的原因吗?”叶安然问道。

    她其实更想问的是:你现在还爱着她吗?

    可是,她觉得自己问不出口。

    如果他说爱,她该如何自处,如果他说不爱,她这个时候,也未必就真的相信。

    “无关阿静。”薄靳煜摇了摇头:“当时一开始只是觉得你故做倔强的样子特别可怜,后来,就不知不觉被你吸引了。”

    叶安然笑了笑。

    “原本这件事情是不打算告诉你的,就是怕你听了要多心,不曾想,你还真的多心了。”薄靳煜轻轻地握着她的肩膀,与她四目相对。

    “安然,你看着我。”

    她抬起头,看向了他,眼底有些慌。

    “你难道以为我是因为阿静的原因才接近你?”

    “我,没这么想。”

    “你就是这么想了!但是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而且如果不是爱你,我怎么可能会为了报复你而与你在一起呢?再说了,如果我真要报复你们的话,三年前就做了,不需要等到现在。”

    好像,是如此。

    他说的很有道理。

    可是,扫墓人的话是怎么回事呢?

    还有,他明明去给上官静扫墓,还在那里喝了一夜的酒,可是为什么要骗自己呢?

    而且,他应该是还爱念着上官静吧,所以,才会留着她的遗物,时时摩挲着她的坠子。

    但是这些,她都不敢说出口,她怕说出来后,就真的撕破脸了,他就真的不要自己了。

    她发现自己竟然变得好懦弱好胆小,以前最怕的事情,却偏偏还是发生了,她的婚姻,竟然如暴风雨中的危屋,摇摇欲坠。

    “安然,要我怎么说,你才能明白我的心意呢?”薄靳煜紧紧地握着她的肩膀,脸上是一股无能为力。

    对她这小心思的无力。

    但是他并不知道,在他们的关系中,若仅仅只是这件事情,安然,并不可能会如此在意。

    而若是有人借用他们的这些事情,大做文章,这个人还是熟悉他的人,熟悉所有事情的人,那么,事情就很可怕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