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504章 横着走很爽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瞧瞧,你这样笑着最好看了!”他低头,轻轻地捧着她的小脸,温柔地说道:“我说过,你这么好,爸爸妈妈一定会爱上你,所以并不需要觉得太讶异!”

    若不是想逗她开心开心,他自是懒得去理大哥一家人。

    有些人,理会都是给他们面子了。

    “你是因为要逗我笑才故意回去把珠宝打开给他们看的吧?”叶安然也不傻。

    薄靳煜什么人,他向来不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他要打击人,往往都是实打实的。

    “你才知道,老公为了哄你开心,也算是什么都做了,是不是觉得特别感动呢?”薄靳煜低头浅笑。

    叶安然点了点头:“嗯,很感动。”

    “那就多多笑笑,看着你笑,老公才会觉得开心一些!”薄靳煜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勾着她的嘴角。

    叶安然就又笑了出声:“我很开心呢,就是老爷子跟妈妈……我可能一时之间还没有办法完全释怀。”

    “所以,就为这事,愁得你什么心情也没有了?”薄靳煜挑眉,为她心里的事情感到无言。

    “这还不让人愁吗?”二老先向她示好了,也接纳她了,还把诚意摆得这么大,可是……有时候并不是对方诚意摆得大,自己就一定能够原谅啊。

    “这有何可愁呢?他们承认你了,那是他们的事情,他们送礼了,也是他们的事情,你愿不愿意承认他们,是你的事,你收了礼了,你即往不咎也不代表你就必须从此跟他们相亲相爱啊!”

    “呃……”她发现,不管任何时候,薄靳煜都能逗得自己一点儿烦心事情也没有。

    “呃什么呢我的小太太,咱们得把姿态摆高一些,咱们也是有资本的人啊!你这样,你就,高冷一些,什么时候觉得心里爽了,愿意原谅他们了,你再原谅他们!”

    叶安然抬头,一双透亮的眸子盯着他看,满是无语:……

    可是不可否认,他这样的话,打动了她的心了。

    这是要把她宠得上天入地,藐视一切吗?

    “小太太,你这样盯着老公看,老公很容易误会你的意思呢?”见她盯着自己看,双眸里感动无比,他顿时戏谑一笑,打趣道。

    叶安然没好气地嗔了他一眼,却是开心地笑了起来:“既然有老公撑腰,那我以后就真的要横着走了。”

    “我的小太太,必须是横着走!”

    薄靳煜上前一步,直接将她打横一个抱起,以一个漂亮的公主抱,抱着她让她横着走向车子。

    “啊……”叶安然尖叫了一声。

    他却是笑了起来:“小太太,横着走的感觉,是不是特爽呢!”

    “你放我下来啦,人家都在看着呢!”

    “那是羡慕的眼光,再说了,我抱自己的老婆,谁敢有二话呢?”

    身后的保镖提着行李箱,放慢了脚步,走后面几步。

    他走得极快,步子迈得极大,叶安然只好紧紧地抱着他,以维持着让自己没有摔下来。

    却还是没忍住哈哈地笑了出来。

    虽然有点儿羞涩,但是不可否认,这么横着走的感觉,还真是太舒服了……

    她轻轻地踢了踢腿,直接就将脸埋入了他的怀里。

    行走老宅的时候,车子就停在入门口处,薄靳煜直接抱着她上了车,将她往车座上轻轻地放下,低头,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叶安然笑弯了眉眼。

    而就在此时,一旁的保镖微微倾身,在薄靳煜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他点了点头,并未说什么,而后轻轻一笑,跟着安然一并坐入了车里。

    “保镖刚刚说了什么?”上了车子后,叶安然才拉着他问道。

    最近事情太多了,她总是格外担心有事。

    “有个人一直偷拍着我们,已经跟了一整天了。”

    “哦,就是下午那个人吗?”叶安然问道。

    薄靳煜点了点头:“不必担心,我让人暗中盯着他了,只消看看他都跟什么人接触了,就能知道是什么派来的。”

    他说着,轻轻地替她将额前的碎发捊开。

    “如果有任何危险,你一定要第一个就告诉我。”叶安然抬头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当然。”薄靳煜点头。

    ……

    “妈妈给安然的新人礼真是贵重,这得羡慕了多少新嫁娘啊!”林霜霜笑盈盈地说道,话里说外,不无醋意。

    其实她与秋丽雅就相差几岁,但是这些年下来,林霜霜是真有点把秋丽雅当成婆婆看待的,说到底,秋丽雅身上有一种大家母的魅力,再加上薄家其实就是她说的话最有效用,所以难免别人也得看重她。

    秋丽雅哪能听不出林霜霜话里话外的意思呢?

    从前她确实是一碗水端平,甚至还稍微倾向薄大爷一家,因为钱财在她看来就是身外之物,再者她主家和万事兴,所以万事,能用钱解决,能用钱达到家和的,她都是从来不吝啬。

    但这一次,薄大爷一家,着实是寒了她的心了。

    “安然到底是我的儿媳妇,当然不能薄待了她。”她抬头,淡淡地说道。

    “妈妈,那我不是你的儿媳妇吗?”林霜霜这人脸皮也厚,当场就问了一句。

    “你当然也是我的儿媳妇,当年大爷他娶你,我也是送了两套新人礼。”

    “那可不及叶安然一套的价值呢。”

    “那又怎么样呢?”秋丽雅也不解释,淡淡地就反问了一句。

    那又怎样?

    这么不公平的事情,还说又怎样?

    叶柔心都有些意外了。

    “我算是看明白了,大爷啊,你总说妈妈对你跟小叔一视同仁,但我看来,总归是亲子与继子,还是有分别啊!”林霜霜今天来就是找磋的。

    薄大爷未置一语,冷眼旁观。

    薄老爷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眼底略闪过失望。

    “我是否一视同仁,我想你们都清楚,我又为什么要送安然这么多新人礼,我想你们也应该清楚,你们若是不清楚,那我真的是要对你们感到失望了。”

    秋丽雅淡淡地回了一句,大有你们看不出我的心思,那么你们就都是愚蠢之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