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496章 要被他撞坏了2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薄靳煜宠溺地看着她,轻轻一笑,走到了她的面前,微微地蹲下。

    “上来吧,老公背你跑。”

    “不用了吧?要不我慢慢地走回去,你继续跑?”叶安然看着那宽厚的背,犹豫了一下说道。

    “上来吧,就当是负力跑,给老公加点压力,嗯,最多我就少跑一圈。”薄靳煜浅笑,向后伸出了双手,回头,宠溺地凝视着她。

    她轻轻一笑,也没有再犹豫,直接就趴在了他的背上。

    “还记得上一次跑步的时候我也是这么背着你吗?”薄靳煜笑着问道。

    “记得。”那时两人认识不久的时候,她来了大姨妈了,然后格外不舒服,结果下班后却被他拖着来跑步,后来他看她不舒服了,就这么背着她回去的。

    她清楚地记得,他的后背是那么宽厚而有力,趴在上面,让人格外有安全感。

    她甚至还记得,当时一阵风吹来,一片落叶就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她悄悄地握在了手心里,隔了很久才将它扔掉。

    那时候,大概,就有一颗名为爱情的种子,悄悄地在心底种上,发芽了。

    轻轻地将脸贴在他的后背上。

    要是能一辈子都能贴在这个后背上,要是能一辈子都拥有这么一个宽厚而有力的肩膀,那该有多好啊!

    “太轻了。”薄靳煜缓缓地说道。

    “啊?”叶安然正陷入记忆中,他却一句话打破了她的记忆。

    “比上次瘦了许多。”他重复了一句。

    “哦……”

    “这阵子,好好地把肉给补回来,要不老公背着硌得慌!”

    叶安然一听到他打趣的话,顿时没好处地瞪着他的后脑勺:“我就偏偏不长胖,就这么瘦瘦地硌着你,让你疼着,这样你才能一直记得我!”

    薄靳煜轻轻地笑了起来,眼底闪过一抹揶揄的笑意,启唇轻道:“幸好虽然各个地方都瘦了,但是该有肉的地方还是有肉,要不然,我真的是不想记得你啊……”

    “色狼!”

    “男人对着自己的妻子,能不色吗?”

    叶安然听了嘴角就笑了起来,没好气地问道。“那对着别人呢?”

    “对着别人怎么可能色呢?再说了,别人,还能再找一个跟我家小太太这般可爱迷人的小妖精吗?”

    “那可不一定呢!外头那些小妖精可多着呢,什么白骨精,狐狸精,玉兔精啊……而且还有efc各种杯呢!”

    “小太太,你真以为女人胸前随便挂着两垞肉,只要够大男人就会喜欢吗?”

    “难道不是吗?男人不都是视觉动物吗?”

    “你老公如果是视觉动物,你以为,会娶你吗?”

    “……”叶安然突然间就有一种,说不出话来的感觉。

    突然间一点儿也不想这么拌嘴了,好没意思。

    也是,视觉动物,怎么可能看得上她呢?

    可是这样的认知,好伤感啊!

    “怎么了?生气了?”薄靳煜见她突然间沉默不语,不由扭头看向了她。

    叶安然见他扭头看来,于是努力弯起了灿烂的笑容,伸手就往他的脸上糊了过去,故意不让他看清她脸上的情绪,只笑嘻嘻地说道:“我当然生气了,一会儿说我可爱迷人,一会儿又嫌弃我不够漂亮,你太坏了!”

    “是是是,老公的错,其实小安然,不要对自己不自信,在我的眼里你就是最美的那一个,真的,我从来没有觉得任何一个女生,比你更美。”薄靳煜低低地说道。

    “那……上官静呢?”叶安然一说出口,顿时就后悔了。

    她为什么要问这么蠢的问题呢!

    问了又怎么样呢?

    他说实话,她不开心,他不说实话,她依旧会不开心,因为凭心而论,她不能自欺欺人,上官静,确实是比她漂亮啊。

    “阿静……在广众的眼里,她很漂亮,但是在我的眼里,她却没有小太太美丽。”

    “我不信。”叶安然抬头看向了他,仿佛想从他的眼里看出他话里的真假。

    薄靳煜双眸深邃,凝视着她,笑了起来:“一如花一般,牡丹虽美,但有人就是不爱它的富贵极致,一如芍药虽美,但也有人不爱它的大俗大艳,一如兰花虽幽,但是却有人爱它的幽兰若谷。在我的眼中,小太太就是最美,要不怎么有一句话叫,情人眼里出西施呢!”

    叶安然轻轻地笑了起来。

    她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计较,她觉得自己应该相信他,也觉得自己想多了,但是那天在墓地里那个守墓人说的话,却在脑海里,经久不散。

    她咬着唇,不愿去想,轻轻地将脸贴在他的后背,感受着他的心跳。

    一下又一下,轻轻地撞进她的心里。

    爱得太深,她竟然也开始患得患失了。

    “先趴着休息会儿,咱们再跑一圈就回去。”薄靳煜温声说道。

    “嗯。”叶安然轻轻地应道。

    已经入秋,树叶金黄,偶有落叶落下,她透过那浓密的叶子,迎视着阳光,神色,渐渐安静。

    ……

    薄靳煜总觉得她从昨天去扫墓回来就开始不对劲,此时不由得后悔为什么自己不能陪着她多一会儿,公司的事情,就算再棘手,哪及她来得重要呢!

    招来了昨天保护她的几名保镖,他询问着昨天他走后的情况。

    “昨天并没有发生什么啊?”

    可是几名保镖细思了很久也没有想出有什么异样。

    “你们把经过说一遍。”薄靳煜问道。

    “昨天二太太与叶国利两人扫墓的时候,叶国利在老太太的墓前说着话,二太太似乎有些厌烦不想听,所以就一个人先走开了,开始是在墓场下的广场那儿散着步,走来走去,又回到了墓场,哦,我记得了,她当时好像在某一个墓碑前停留了有一会儿,我看了一下,那墓碑是个年轻女子的墓碑,名字不太记得了。”

    薄靳煜听到保镖的话,微思了片刻后问道:“名字是不是上官静?”

    “好像是。”

    “我记得,我当时觉得奇怪,就多看了一眼,是叫上官静。”另一名保镖应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