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490章 为阿静抱不平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薄靳煜抿紧了唇,将信息删除后,直接下了楼。

    交代了张管家不要让佣人进去打扰叶安然后,便亲自驱车出去。

    就算纪凯真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但朋友一场,有些事情,如果能说清楚,他自然是想要说清楚。

    而且……

    阿静。

    其实这么多年来,横架在两人中间的,就是这个名字。

    穿过繁华的都市马路,一路行至安静的道路。

    薄靳煜的车子在墓场的停车场停了下来。

    保镖已经快步地迎了上来,分两排站开。

    薄靳煜打开车门,下车。

    看向了宁静的夜色。

    明亮的弯月投射下来的光线,却怎么也照不亮这一片墓场。

    安静中透着诡异的气息。

    明亮的灯光并未让一切看起来阳光一些,相反,那一盏一盏的路灯,看起来,阴阴郁郁,莫名生寒。

    “你来了?”纪凯坐在上官静的墓碑前,头也没有抬,低沉的声音,仿佛生无可恋一般低郁。

    “怎么会挑这个时候呢?”薄靳煜问道。

    一边说着,一边将他在路上买的一束鲜花,捧到了上官静的墓碑前,又行了三个拜礼。

    纪凯等他拜完后才开了口:“突然间很想很想她,忍不住,就过来了。”

    “三年了,阿凯,你也应该走出来了。”

    “是啊,你已经走出来了,你估计很快就会忘记有一个女人,曾经那么那么地深爱着你。”纪凯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讽刺一笑:“我跟阿静,是不是应该祝你跟叶安然幸福快乐呢?”

    “她已经死了!”薄靳煜立在那儿,一动不动,眸光,淡冷地看着纪凯。

    他真的不知道纪凯在这儿发什么疯!

    他也是在上官静出事后才知道纪凯爱着上官静,在此前,他真的是一点儿也没有看出来。

    当年他与上官静会走到一起,其实全是纪凯一直在撮合。

    有时候薄靳煜真的是想不明白,当初纪凯爱着上官静,为什么又要把上官静推给自己呢?

    “她死了?呵呵……”纪凯突然间就笑出了声:“如果,她没死呢?你会跟叶安然离婚后娶她吗?”

    薄靳煜抿紧了唇,只觉得纪凯问的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个问题,他只淡淡地看着他:“没有如果,因为阿静已经死了!而我也希望你尽快走出来!”

    “那如果有如果呢?”纪凯轻轻地说了一声,低下了头,一双眸底,闪着诡异的笑意。

    “你之前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也不想计较,之前,我总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做那些事情,毕竟十年的兄弟之情,我不相信会变得如此不堪,不过此时,我大概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你什么也不明白!”

    “你在为阿静讨不平是吗?”薄靳煜低头,看着纪凯,眸光锐利。

    “才三年而已,三年你就喜欢上了另外的女人,还结了婚,你怎么对得起她,她当初那么那么爱你!!”纪凯有些狂躁地吼道。

    他是,他就是为阿静抱不平!

    薄靳煜缓缓地蹲在了纪凯的面前,皱着眉头,凝视着他:“纪凯,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就算阿静活着,肯定也不希望你变得这么失去自我!”

    “你之前做的事情,我不怪你,每个人都有自己难以走出来的感情迷路……其实你应该知道我当年是为什么跟阿静走到一起的,你也知道我跟阿静之间,并没有深情深浓爱,如果当年我知道你喜欢阿静的话,说什么我也不会答应阿静在一起!”

    “我不在乎这些,我只要阿静开心!阿静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最开心的!”

    “你又知道阿静跟你在一起不会开心?”薄靳煜低头,深深地凝视着他:“我记得有人说过,一个女人,嫁给爱她的男人,比嫁给她爱的男人,要幸福得多!”

    “算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阿静也不在了!”薄靳煜重重一叹。

    “薄二,你是真的爱上叶安然了?”纪凯问道。

    “在没有遇到安然之前,我其实并不懂什么叫做-爱情。”薄靳煜淡淡地回了一句。

    纪凯的脸色微微变了:“如果三年前没有发生那一场车祸,你现在应该跟阿静已经结婚,说不定也有了孩子了。”

    “世事无常,我不喜欢如果,而且,世上也没有那么多如果。”

    “你知道当年的车祸另一方是叶安然吧?”纪凯,开口问道,一直盯着薄靳煜看。

    薄靳煜看向了纪凯,似乎也不意外,他能查到的,纪凯自然也能查到,但是当年的事情,与安然没有任何的关系:“当年是因为阿静酒驾才酿成的车祸,而且当时安然并不是驾驶员。”

    纪凯冷笑出声。

    “纪凯,以前的事情,我可以即往不咎,但是你如果敢动安然的话,我们兄弟的情份就真的是到头了……”薄靳煜听到他的冷笑,郑重地说道。

    纪凯之前做的那情事情,他都能原谅,但如果他敢对安然动手,他也不会再对他留情。

    “看来你真是对叶安然动了情了,之前我都让人捅了你了,你可以即往不咎,可是为了她,倒是连狠话都撂下了!”纪凯看着薄靳煜,眼底闪着讥笑:“你当初对阿静,也没有这样吧!”

    薄靳煜抿着薄唇,并没有回答他。

    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缓缓地站了起来,轻弹了一下衣裤,对着他道:“好了,我要回去了,你也不要太晚了。”

    “薄二,喝一杯吧!”纪凯也跟着站了起来,开口说道。

    薄靳煜没有回头,只应了一声:“走。”

    两人一前一后地下山。

    ……

    叶安然迷迷糊糊地伸着手,习惯性地摸了摸身旁,却发现身旁空空,并没有人,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就看到身旁并没有薄靳煜的身影。

    借着昏暗的灯光,她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都凌晨两点多了,他怎么还没有回来呢?

    揉了揉眼睛,她坐了起来,轻轻地将床头的灯光调亮了一些,拿起了床头的手机,给薄靳煜拔了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