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484章 他去看望谁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叶安然也不想说什么了,只看着叶国利:“叶国利,有些事情,没人说出来,并不代表没有发生过,妈妈并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国!~你却都对她做了什么了?”

    “你又知道你母亲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那一瞬间,仿佛触及到什么,叶国利眼底闪过涛天的怒意,却很快让他压了下来。

    “她对你做过什么,你倒是说啊,如果是你有理,可以,我认你,我为母亲弥补你!”

    “算了,咱们都在气头上,说这些也没有意思。重阳节那天,我陪你一起去给你母亲还有你外公扫墓。”叶国利重重地说道。

    叶安然张嘴,本来想说不需要你,反正你也好多年没有去了。

    但是话到嘴边,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也许,妈妈是很希望看到他的,尽管这个男人无情无义,但也是妈妈的丈夫。

    “我先回去了。”叶国利说道,缓缓地站了起来。

    “柔心,你一会儿就跟佑霖回薄家吧,没事也不要总往家里回,我跟你妈妈都很好着。”叶国利说道。

    叶柔心乖顺地点头:“我知道了,爸爸。”

    打发了这些人后,叶安然脸上的淡笑就褪去了。

    闭着眼睛,只觉得好累。

    “心里难过就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薄靳煜知道她心里难受,轻轻地搂着她,声音温柔。

    “很奇怪,我都不记得妈妈长什么样了,可是我的记忆中,总记得妈妈的眼神,充满了向往,充满了深情,却同样充满了悲伤。其实过了这么多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但我觉得,妈妈对爸爸应该是爱的,但也应该是失望的。”所以刚刚,她做不到拒绝叶国利去扫墓。

    因为她觉得,妈妈会想见他。

    “刚刚,叶国利说你母亲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他当时的表情,并不像是装出来的,我在想,是不是当年,他们有什么误会呢?”薄靳煜低头问道。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了,之前李雪文能利用我的日记本引起薄佑霖的误会,还使计让薄佑霖睡了叶柔心,所以也许当年,她就是用这样的计谋得到叶国利的吧。可就算是有误会,那又怎样呢?如果他真的爱着妈妈,那就算什么样的误会,也不应该包小三啊!其实,看透了一个人的品性就在那儿。”

    “不要再想这些了,你以后有我,还会有我们的孩子,我们都不会误会你的。”

    “嗯。”她闷闷地应了一声,把脸埋在了他的怀里,像个孩子一般。

    “找个时间,我陪你一起去扫墓,说起来是我的错,领证这么久,竟然忘记了去让岳母大人看一看。”薄靳煜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温声说道。

    “我现在想去,我也好久没有去看妈妈了。”叶安然抬起头,轻轻地说道。

    “好。”薄靳煜点头。

    ……

    坐在车上的时候,叶安然的思绪还有些沉郁。

    其实,妈妈在她三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对于妈妈的记忆,真的是少得可怜,但是那少得可怜的记忆,却偏偏是她整个人生中最多的记忆,因为那仅有的那一点点甜宠的记忆,太可贵了。

    薄靳煜轻轻地握着她的手,什么也不说,就陪着她一直坐着。

    到达墓地的时候,两列保镖提前下车,列了阵后,他们才打开车门下了车。

    十月的天气,雷阵雨说下就下。

    两人才下车的时候就哗啦啦地下了起来。

    薄靳煜撑着一把黑伞,陪着她一起走了上去,只是在下车的时候,他的眼神,微微地动了一下,看向了某一个方向,但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孤寂的墓地,只有一块又一块冰冷的石碑,这是s市最大的一个墓场。

    叶妈妈的墓碑在半山腰上,两人徐步而上,当站在墓碑前时,就看到墓碑上一张明眸浅笑的容颜,年轻而生动,温婉而柔情。

    叶安然长得与妈妈十分相似,尤其是一对温情的眉睛,望着人的时候,真的是一模一样。

    薄靳煜接过身后司机递来的鲜花,又将手里的雨伞递给了身后的司机,而后恭敬地将鲜花放在了墓前,又恭敬地行了三个礼。

    “妈妈,我们来看您了,以后安然有我照顾着,你可以放心。”他的声音低沉如大提琴音,安静的山腰上,轻轻地响着。

    叶安然看向了他,露出了甜柔的笑,又回眸望向了妈妈的墓碑,对着妈妈开心地说道:“妈妈,我跟靳煜的婚礼定在12月13日,他对我特别好,我很幸福,你放心吧。以后,我跟靳煜每天都会来看您的,说不定明年就有小宝宝了,到时候我们会带着您的小外甥来看您。”

    薄靳煜轻轻地揽着她。

    身后的司机保镖替二人打着伞。

    “我想跟妈妈单独说点悄悄话,可以吗?”叶安然抬头问薄靳煜。

    他看着她,点了点头:“好,那伞你自己拿好,不要淋到雨,还有,保镖就在不远处保护你。”

    “嗯。”叶安然应道。

    薄靳煜撑着伞离开。

    看着他欣长的背景,如松一般笔直,却让人莫名生出了安全感。

    她回过头,轻轻地笑:“妈妈,又有一年没见了,我也有一年没跟你聊起悄悄话了,这一年,我的变化好大,我嫁人了,而且,我拿到了外公的股份了,进了史氏公司,很快我就能够撑握住公司,以后一定会把外公的心血发扬光大,嗯……一直也不知道,你妈叶……爸爸是什么样的感情呢?……”

    叶安然站在墓前,其实说的话不是很多,只是心里有些不舍,于是便站了很久。

    下山的时候,她瞧着薄靳煜并没有在山下,是在半山腰的一条小路上走下来,眼底闪过疑惑。却并没有多想。

    薄靳煜看向了她,先开了口:“顺道,去看望了一个故人。”

    “我要不要也去看看?”叶安然问道。

    “不用了。”薄靳煜摇头。

    叶安然便没有再说什么,也不曾想得太多。

    两人一并下山回家。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