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483章 恶心无下限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薄靳煜听到他的庆,淡淡挑眉,笑了笑:“嗯,笑死也是一种不错的死法!”

    噗!

    叶国利一听就吐血。

    这回答得叫话吗?

    重点是认不认他这个父亲!

    他扯到笑死上去做什么呢?

    叶安然没忍住嘴角就带了一丝笑意。

    薄小叔简直不能太坏了,坏得太叫人喜欢了!

    “小婿这笑话说得真幽默。”

    “我说的是实话,叶先生!”薄靳煜淡淡地又回了一句,一本正经到让人真的看不出来他在说笑。

    “呃……”叶国利这下子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但是忍了忍,还是忍了下来。

    他这些年来在商场无往不利,靠的就是厚脸皮,隐忍。

    薄靳煜却仿佛看不出他的脸色难看一般,只唇边挂着似笑非笑,握着小安然的手,细细地在手心里把玩了起来。

    她的手很纤细白皙,落在他宽厚的大掌之间,有一种精致小巧的美丽,他一边玩着一边说道:“安然,所谓解除父女关系呢,口头上说说是没有用的!”

    “对,对啊!”叶国利一听,就顿时就热情地应了一句。

    薄靳煜听到他应话,只是淡淡地抬头,眼底一闪而过讽笑,低头,对叶安然又说道:“所以,要解除父女关系,自然要去法院走法律程序啊!”

    叶安然这一次,是真的崩不住笑出了声了。

    这个男人,简直不能太腹黑了!

    这话断成两半,简直就是将叶国利生煎再活煮了啊!

    果然,一抬头,叶国利的脸上已经菜色了。

    叶柔心几次抬头想说些什么,但薄靳煜一记淡冷的目光就将她打了回去。

    但饶是如此,她竟然被薄靳煜这种冷酷的气质给迷得有些心乱,薄靳煜的身形样貌自是没的话说,现在又加上md风投创始人这个身份,一下子这种光芒就将他整个人的气质给点燃了。

    她一双眸子如水含情,风情万种地不停向着薄靳煜放电。

    薄靳煜淡淡地扫了一眼叶柔心,眼底是毫不掩饰的恶心:“叶柔心,眼睛有病就要去眼科看看,这么盯着我看,我真怕被感染!”

    这么毒的话一说出来,一般女孩子肯定是要羞得无地自容了,可是叶柔心竟然就像是一个傻白甜一般,嗔了一句:“小叔,你不要这样说人家啦。”

    我……呕……

    叶安然想吐,又觉得今天的画面真的是好乐呵。

    一个比一个恶心无下限啊!

    薄佑霖脸色也因为叶柔心的态度而难看到了极点。

    他虽然已经不爱叶柔心,不,他是从来没有爱过叶柔心,但是她现在是他的妻子,她这种犯花痴太丢他的脸了!

    简直对叶柔心失望得不行了!

    张管家榨了一杯柚子汁端了过来,恭敬地放在叶安然的面前,旁边放了一小杯蜂蜜:“二太太,我就加了一点蜂蜜,你喝着不甜就再加一些。”

    “谢谢。”叶安然接过了柚子汁,尝了一口,有点儿酸,她一张小脸都皱了起来。

    “要加些蜂蜜吗?”薄靳煜见她都酸得鼻子都皱成了团了,浅笑温声问道。

    叶安然黑白分明的大眸子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摇了摇头:“很酸,不过却特别提神也特别开胃,你要尝尝吗?”

    她说完,意思地递给他。

    薄靳煜也不介意,低头就喝了一口。

    一下子,表情就像是定住了一般。

    叶安然暗暗想笑,可是看着面前的人,只好淡定而从容地保持着平静。

    只是两人这种亲昵的秀恩爱,简直就是虐了一把所有人。

    薄靳煜十分淡定地把酸得让人胆汁都要反上来的柚子汁给咽了进去,缓缓启唇,表情淡淡淡。

    实在是很有把这坏丫头给捏成肉团的冲动。

    张管家在一旁看着,轻咳了一声,伸手掩着嘴,转身装做有事离开。

    事实上,是忍笑忍得难受。

    那个柚子汁,他刚刚是试过一小口的,酸得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不过厨房的女佣说女人就爱这种酸味,所以他才会另外配了一杯蜂蜜过来。

    结果,太太竟然还哄着二爷喝了一口。

    他可是知道二爷不爱喝酸的东西啊。

    那一口,他瞅着,还不是一小口。

    叶安然淡定地把柚子汁放在了桌上。

    对面的人,因为他们这么旁若无人地恩爱,一时就像是被打断了,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还是叶国利这老油条够不要脸,就算刚刚被损了大半天,这个时候还是能厚着脸皮笑着道:“看着你们这么恩爱,看着我们安然这么幸福,我这个当爸的也是很开心。”

    叶安然眉毛轻轻地抽蓄了一下。

    薄靳煜倒是显得十分淡定,其实经商多年,他见到这类的人也不在少数,很多商人,在利益金钱的面前,往往是各种无节操无下限,扮小弟,扮奴才,扮孙子,就为了钱,腰杆子说弯就弯。

    叶国利这种,也是不在少数。

    结果,叶安然都要忍受不了了,叶国利还厚着脸又来了一句:“安然,爸爸是爱着你的。”

    叶安然瞪着眼睛看着他,突然间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叶董事,记得我上次跟你说什么吗?你想请明你爱我,方法很简单,你只要做到了,我就相信你爱我!”

    让你贱!让你脸皮厚得跟墙一样!

    “安然,那并不是爱你的方式,你也许此时觉得我是因为钱,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爸爸的苦心。”叶国利轻叹一声。

    “我明白有什么用呢?我妈妈不明白啊!不明白为什么在她去世不足半年你就娶了新妻,更不明白你的新妻为什么是牵着你们的孩子跟你结婚的!”

    虽然一直以为叶安然与叶柔心都是以姐妹相称,但是有一点,叶国利是从来不曾掩饰的,就是两人的年纪,肯定是差不多的,说不定她还比叶柔心小呢!

    所以就算身份证上叶柔心小她三岁,但两人却读同一年级。

    因为李雪文不想委屈她的女儿迟上学啊!

    此言一出,叶国利的脸上,再也挂不住了,也有些圆不住话,不知道怎么说下去才好。

    叶安然只是冷冷一笑,心里只觉得格外讽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