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467章 共同的敌人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一路上两人一直聊着婚礼的事情,吃饭的时候叶安然也在想着婚礼要怎么办,薄靳煜第一次发现小安然也是有喋喋不休的天赋。

    瞧自从确定下婚礼时间后,她就一直在说着。

    最后还是薄靳煜打断了她的话,让她先把午餐吃了再继续。

    人生大事不能疏忽,但是工作上的事情叶安然也不想就这么落下,这近半个月来已经落下了很多工作,她此时也不能再休假了。

    薄靳煜早猜到她肯定不能把工作撇下,而他现在md风投公司创始人的身份也已经公布了,于是他也索性直接替她安排了一个十分靠谱的团队,进入史氏去帮她做事。

    总不能让自家的小太太累坏。

    这一次叶安然倒是没有说什么,她虽然很想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但是也明白自己能力有限精力有限,再加上婚礼的事情迫在眉睫。

    因为太激动了,一整个下午,叶安然就一直静不下心来,满脑子都是要跟薄靳煜举办婚礼的事情。

    一会儿忍不住点出来自己之前设计的婚纱看一看改一改,一会儿又忍不住上网查查关于婚礼的细节。

    总之就是满脑子都是婚礼。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了,原本薄靳煜是约了婚礼策划公司的人见面。

    但是他心疼她怕她累着,于是便让婚礼策划公司的人直接到别墅来详谈。

    叶安然原本也想得很多了,不曾想,婚礼需要才的东西比她想得还要多得多。

    大到婚礼的场地,布置,小到关于手礼,还有婚礼餐桌上的碗碟还有菜色,因着薄家是s市的名门大族,所以在婚礼细节上也是含糊不得,婚礼策划公司罗列了足足五百多条。

    叶安然看得目瞪口呆。

    薄靳煜倒是显得十分淡定,他早就知道这些,所以在此前就交代了策划公司开始策划做计划。

    虽说麻烦,但是他不想留给她一丝丝的遗憾。

    ……

    薄靳煜与叶安然的婚礼做为幸福婚礼策划公司今年接到最大的单子,引起了全公司的重司,所以公司的精英几乎全都过来服务了。

    叶安然一边看着他们拿来的策划书,一边将自己的想法还有要求提出来。

    策划书一共分为三个版本。

    奢华高贵版,浪漫唯美版,古风古情版,叶安然看了都不是很满意,因为都显得过于隆重了,有些东西,适当便好,过于隆重就会显得特别刻意了。

    她指向了浪漫唯美版:“我觉得这一款不错,就是我觉得这里面有几点要修改一下,首先,并不需要请什么国内知名主持人为主持婚礼,也不用请什么美国时尚教主甜可儿过来演唱,更不需要请这些所谓的各界大腕来助兴,我觉得这些都不需要,我们简约,大方一些便好。”

    “叶小姐有所不知,这些是近几年大家族里面多有的部份,这些明星效应也能带动薄家的声誉更进一层楼,而且还有一点就是,但凡是出得起钱的都会这么做,这也算是一声风气。”

    策划总监开口解释道。

    其实这东西说白了就是各大家族的攀比,谁能请到更高层次的明星,就说明谁家的能耐更大一些。

    “我知道是风气,所以才不需要,真正有底蕴有内涵的家族,并不需要这些浮躁的风气,我们可以请一些本市的知名婚礼主持人前来主持就行,还有就是娱乐部份,等我确定了什么人再告诉你们。”

    那策划总监听了她的话,看向了薄靳煜。

    薄靳煜淡淡地点头:“一切都依太太的意思,而且我也觉得这种风气不好,我与太太的婚礼只需要简单大方,浪漫而体面即可。”

    “是,先生,太太。”策划总监一听明白了这里面是谁在当家拿主意。

    叶安然边看边说道:“其他这些,我也不是太了解,这样吧,这策划书先放在这里,我看完了之后我再联系你们。”

    “太太方便留个邮箱吗?婚纱礼服薄先生说了由薄先生自己去安排,所以我们负责了关于伴娘的服装首饰鞋子,还有关于一些场地的设计地,还有一些后续资料,我们回头做了邮件就发到太太的邮箱里。”

    “可以。”叶安然点头,拿出了纸条将自己的邮箱记下递给了他。

    ……

    ……

    “你是什么人?把我带到这儿做什么?”薄佑霖冷冷地瞪着眼前的人,心里开始发慌。

    他今天晚上不过去酒吧喝了几杯酒,却被人给下了药,醒来的时候就被带到了这里,还被绑了手脚。

    “佑霖,你还记得我的声音吗?”柔软的声音,带着一惯的优雅缓慢,客气中透着高贵。

    “你是……”薄佑霖蹙起了眉头,他觉得这个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熟悉?可是一时间却想不出是什么人的声音。

    “你再仔细听听,我们也是认识过一段时间,你不应该听不出来啊!”上官静的声音优雅,含着浅笑,背对着薄佑霖。

    薄佑霖顺着声音,看着黑暗中的身影,那个女人,身形纤长高挑,背挺得笔直。

    “上……上官静?你是上官静?”薄佑霖认识的女人不少,可是上官静身上有一种天性的优雅高贵,如白天鹅一般,就算是看不到她的脸,但是气质就摆在那儿。

    可是,怎么可能是她呢?

    她不是三年前出了车祸死了吗?

    “佑霖,谢谢你还能听得出我的声音,我很高兴。”

    “你……是人是鬼?”

    “咯咯。”上官静轻轻地笑出声,虚掩着嘴,轻轻地道:“你真是把我给逗笑了!”

    “可是你不是三年前已经死了吗?”薄佑霖惊讶地问了出来。

    “我也以为自己死了,不过老天不收我啊,所以我又活了回来了。”上官静笑着说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呢?”薄佑霖迟疑不定地问道。

    “佑霖,你不觉得,你知道人与人之间,会在什么情况下成为伙伴吗?”

    “最亲密的伙伴,那必须是拥有共同的利益,或者共同的敌人。”上官静也不等薄佑霖回答就自己答了出来:“而我们,此时不仅是拥有着共同的利益,也有着共同的敌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