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455章 给小太太放洗澡水1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叶安然坐在车里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

    薄靳煜连忙把车窗给摇了起来,回头,语气温柔地问道:“怎么了?感冒了吗?”

    说着,温热的手,轻轻地捧着她的小脸,仔细地看了一遍后,又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额头。

    她最近瘦了这么多,他是真的担心她身体不好。

    叶安然摇了摇头:“没感冒。”

    想了想又说了一句:“估计是谁在骂我!”

    话一落,两人就同时想到了什么。

    叶安然拉着他:“一会儿回去了,你就不要跟爸爸生气了,他当时也不是故意的,真的就是一时怒了,而且,我的烫伤也好得七七八八了。”

    “安然,你这样真的让我很内疚很心疼。”薄靳煜听到她的话,只沉沉一叹。

    抿着唇,眸光深深地凝视着她,大掌,轻轻地抚着她的脸。

    善解人意的人,永远都让人觉得心疼。

    “你不用内疚,你就好好心疼人家就好了。”叶安然狡黠地笑道。

    说完,小脸就往他的手掌心拱了拱,笑得越发可爱。

    “老爷子那暴脾气!年纪越大越是压不下了。”

    “其实你老宅也没有回就来接我,估计此时他已经气暴了……回去就不要再说什么了,他身体不好,高血压还一直在吃着药呢,再气出点病来,大家都难受啊。”

    叶安然也不是善良,她也是很生气薄老爷子的,但是她不想让薄靳煜为难。

    有时候,退一步,仅仅是她爱他而已。

    “气一气他才好!让他总是对你不好。”

    “其实不管他怎么样,有你这么护着我,宠着我,我就满足了。”叶安然抱紧了他的腰,软软地说道。

    “你放心,这次事情后,我会跟老爷子还有妈妈好好地谈一谈,像这样的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老爷子会对叶安然做出摔杯子的事情,归根就底还是没有把安然当成自己的儿媳妇,还是把安然当成了贪图薄家家财的女人。

    “好。”她应了一声。

    “睡会儿吧,估计一会儿回去还有的折腾。”薄靳煜轻轻地抚着她柔软的头发。

    因为一番运动,她的头发被他放了下来,过肩的头发柔软地披了一肩,他便轻轻地抚摸着。

    这样的时光总是格外醉人,叶安然轻轻一笑,闭上了眼睛便睡了起来。

    ……

    薄家老宅一整晚都亮着灯。

    所有人都在等着薄靳煜的回来。

    “老爷,要不你先去躺会儿吧,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不是说了去a市接人吗?从早上去到现在,怎么开也应该到了!”薄老爷子阴沉地说道。

    秋丽雅看了一眼时钟,已经十二点了。

    靳煜的手机又一直打不通。

    这个时候,靳煜应该跟安然在一起吧?

    她几次想拔安然的手机号码,可是却始终没有办法拔。

    终究,心里存了间隙了。

    “小叔也是太奇怪了,他如果不知道叶安然做的事情,那么他按理应该回一趟老宅再去接人啊,可是他如果知道叶安然做的事情还生气咱们,反而去心疼叶安然……这这……这就跟着了魔一样啊!”

    林霜霜喃喃地小声地念着。

    但厅里无人说话,本就安静,她的声音虽小,还是让在场的人都听了去。

    “我听说泰国有情人蛊,你们说小叔会不会是被下了情人蛊呢?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这么着迷叶安然呢?”叶柔心突然间灵窍一开,说了一句。

    众人一听,顿时都看向了她,眼底都闪过了一抹复杂的神色。

    竟然,一句无稽之谈,却让所有人都动了心思了。

    薄佑霖脸色阴沉欲滴,想到叶安然做的事情,又想到薄靳煜竟然活着回来了,心里愤愤,附合了一句:“这极有可能!”

    “一会儿他们进来了,就让人把他们关起来,这件事情,不管怎么样也要好好地处理一下,叶安然那样的女人,娶了她,靳煜这辈子不完了才怪!”薄老爷子说了一句。

    秋丽雅其实不相信这些,她看了一眼老爷子,说了一句:“等靳煜回来,说清楚之后再看情况吧!”

    “什么女人不好喜欢,喜欢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女人,还着了迷了!”薄老爷子冷声斥道。

    秋丽雅心里烦躁难安。

    一家子弄得这样的场面,实在非她所愿。

    而眼下,叶安然这件事情,还不知道要怎么善了才行啊!

    薄靳煜与安然是在凌晨三点的时候才到达的老宅。

    当车子开进老宅的时候,便有佣人过来汇报。

    老爷子瞪大了一双虎目,坐直了身子。

    其他人一听,也是瞬间就精神了过来。

    薄靳煜牵着叶安然的手走了进来,目光,环视了一屋子的人,嘴角挂起了三分淡淡的笑意。

    “你个逆子,你还知道要回来啊!”薄老爷子见薄靳煜进来也不说话,顿时大怒地吼道。

    “好好说话。”秋丽雅见薄老爷子脾气就要暴起,于是压低声音轻轻地说了一句。

    老爷子一腔的怒火,可是看着秋丽雅,还是忍了忍,只是了怒目狠狠地瞪着薄靳煜与叶安然。

    秋丽邪眼神晦涩地看了一眼叶安然,又看向了儿子,开口便道:“靳煜,你爸爸最近血压一直是靠着吃药稳着,也没有好好吃过饭睡过觉,你如果不想没了父母,你语气就缓一些。”

    她是真所这对父子一开口就冲,接下来就更不好收拾了。

    “爸爸,妈妈。”叶安然主动地叫了一句,又拉了拉薄小叔的手。

    薄靳煜这才跟着叫了一声:“爸,妈。”

    秋丽雅想笑,但是实在笑不出来,只看着叶安然。

    “怎么,叫一声爸妈,你就真的当自己还是薄家的儿媳妇吗?”薄老爷子瞪了一眼叶安然。

    叶安然抿了抿唇,知道老爷子厌恶她,索性也不开口,等薄靳煜去解释。

    “今天回来,主要也是要解释一下,安然前几天做的事情。”

    “解释,想怎么解释呢?做为妻子,只是在能力范围内救一救丈夫,她都不肯,她是明摆着盼着你死啊,这种情况下,你还想替她找借口,替她求情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