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436章 她不答应别想走2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我可以起诉你们!”叶安然瞪着林霜霜,愤怒地吼道。

    “呵呵,犯法?警-察也是管不了家事的,再说了,谁看到我打你了呢?这里面,你觉得有人证吗?”林霜霜笑了起来。

    “叶安然,你做出这样的事情,被打也是活该!”叶柔心也是得意地叫道。

    “薄家也是s市的名门大族,做出这样的事情,如果传出去的话,不是让人耻笑吗?”叶安然知道薄老爷子最注重名声,而且她也知道薄老爷子并不是这种阴险的小人。

    所以她只能尽可能跟他讲理。

    薄老爷子心里也是有些挣扎,这种事情,到底是不光彩的。

    “传出去?那也得传得出去啊!”叶柔心就冷冷地笑了起来。

    薄老爷子一听,看了一眼叶柔心,其实真不喜欢叶柔心这种阴冷的心思,但是,儿子为重。

    “你自己决定吧,薄家并不是不讲理的人,只要你打这一通电话,我们会请陆首长保护你的安全,当然,靳煜将来回来了,我承诺,不管他还会不会要你,都把他的财产,留三分之一给你!”

    薄老爷子开口说道。

    这样的承诺倒是十分大方。

    叶柔心听完心里顿时就不是滋味了,妒忌与恨意浓浓。

    三分之一!

    叶安然怎么就这么好命呢?这都能分到三分之一!

    自己连子宫都没有了,结果,什么都没有得到。

    叶安然看着老爷子,脑海里转了又转,最后,只说了一句:“你们让我再想一想。”

    先拖拖时间。

    “中午给我答案!”薄老爷子留了一句,而后就站了起来,一手牵着秋丽雅的手,目光看向了薄大爷:“老大,你带人看好她!”

    “爸爸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薄大爷应了一声。

    薄老爷子便牵着妻子的手从侧门走了出去。

    秋丽雅在走到侧门的时候,回头又看了叶安然一眼,想了想,终是开口:“老管家,你让佣人送些烫伤药给她敷,伤口看着不小。”

    “老太太仁心,我这就让人去拿药。”老管家应道。

    叶安然的心里,微微地泛着丝丝暖意,她看向了薄妈妈,没有设防地,眼泪就豆大地滚落了下来。

    有时候,面对着危险的时候你可以忍着眼泪,可是却经不住一个简单而温暖的问候。

    她抹了抹眼泪,深吸了口气。

    告诉自己一定要振作,拖到中午,说不定有转机,而且说不定她能逃开。

    她握着手,心里暗暗地打着气。

    “爸爸,你跟妈妈先去休息吧,我看着她就好。”薄佑霖开口说道。

    “行,你看好了她,别让她走了。”薄大爷说道。

    薄佑霖点头。

    叶柔心一看就知道薄佑霖什么居心,这个贱男人,色心太重了!

    她暗暗地瞪了他一眼,却是柔柔地说了一句:“佑霖,我在这儿陪着你。”

    “柔心,你也跟爸爸妈妈一起去休息吧,你身体还没有好全,也不能坐得太久。”薄佑霖温柔地说道。

    “我想在这儿陪着你,医生昨天复查了,说是我恢复得很好,而且我坐在轮椅上,也不累。”叶柔心柔柔一笑,心里却是把薄佑霖骂了几通了。

    薄佑霖看着叶柔心,想了想,便点头:“那行。”

    叶柔心娇柔一笑。

    叶安然根本不想去看这两个人,只觉得一见就恶心!

    老管家送了一盒烫伤的药,递到了叶安然的面前:“二太太,需要佣人帮你上药吗?”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了。”叶安然接过烫伤药膏,摇了摇头。

    看着手里的烫伤药膏,心思转了转,抬头看向了薄佑霖老管家还有两名男佣人,淡冷地说道:“我要擦药,你们不会是打算在这儿看着吧?”

    “……”众人默然无语。

    “不管怎么样,我现在还是薄家的二太太!”叶安然又重复了一句。

    “不就是脱掉外衣吗?在海边穿着比基尼也不见人家赶着男人不许看一眼,你不脱内衣不就没事。”薄佑霖却是邪恶一笑,故意说道。

    那眼神往叶安然的胸前看了一眼。

    叶安然气得骂道:“薄佑霖你真是混蛋!”

    说着,她双手护着胸口,却是因为动作幅度有些大,扯到烫伤口,疼得她汗毛都直起来了。

    一阵冷汗。

    “要不就找女人来看着我!”她知道跟薄佑霖说是没用的,只好对老管家道:“还有,麻烦你替我找件衣服。”

    就在叶安然说话的时候,一名女佣捧着一件紫色的丝绸披肩款小衣走了过去。

    “二太太,这是老太太让我拿来给您的。”

    叶安然看着女佣递过来的披肩,眼眶红了红,张了张嘴,缓缓地接过了披肩小衣,对她说道:“麻烦你替我跟老太太说声谢谢。”

    “好的。”

    叶安然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突然间觉得自己做的这事情就不是人做的事情!

    她不想当这个恶人啊!

    她可以不在意薄佑霖一家子各种冷言讽刺骂街,可是她受不了薄妈妈这样的温暖啊!

    她此刻能明白妈妈有多伤心难过,她也知道薄靳煜对于薄妈妈而言有多重要,这样的时候,薄妈妈却还没有恨上自己。

    还吩咐佣人拿药,还拿了衣服给她。

    叶安然突然间哭了出来。

    原本就瘦,现在更瘦的身子板,站在那儿,就那么‘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众人都愣住了。

    刚刚那么骂也不见她服一句软,这会儿怎么说哭就哭出来了呢?

    安然哭得有些狼狈,瘦弱的身子,抱着那披肩,就大哭着。

    薄佑霖眼底闪过不忍,走向了她,叶柔心一直在注意着薄佑霖,此时见薄佑霖竟然想走过去,于是推着轮椅拉住了他的手。

    薄佑霖眼底快速地闪过一抹厌恶,却在低头的时候,面露温和:“怎么了?柔心。”

    “佑霖,你先出去,我安慰一下姐姐吧?”叶柔心轻声地说道。

    薄佑霖看向了她。

    叶柔心怎么可能会真心安慰叶安然呢?薄佑霖也不是傻子,如果说到了现在,他还看不透叶国利一家人的话,他就是蠢得没边了。

    只是,叶柔心拿捏着自己的把柄,所以他只能点头:“嗯,你好好安慰她,我在门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