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434章 叶安然被烫伤2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我嫁给靳煜也是因为我爱着他。”

    虽然知道大家是因为误会才会这么对她,可是这么被指责被骂,叶安然的心里也是特别难受。

    她咬着牙,只能顶着所有,任由他们指责。

    因为她心里也明白,如果自己在不知道薄靳煜已经脱险的情况下这么做的话,确实是狼心狗肺。

    但为了计划,这个恶人的名,她只能勇敢地担下去。

    薄佑霖在这个时候也开口了,嘴角挂着几分冷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意味:“其实我早就看出你的真面目了,叶安然,你曾经也说你爱我,我们一年半的感情,你说放下就放下,何况是跟薄小叔只这么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呢?你所谓的感情,究竟是假的,还是你把感情看得太轻巧了呢?”

    “薄佑霖,你还真是可笑,就你能跟薄小叔相提并论吗?你拿什么跟他比呢?他那样的人,相处得越久,就会越深陷不可自拔,至于你这种人……”叶安然淡淡地翻了一个白眼,十分不客气地道:“认识得越久,我就觉得越恶心!”

    “叶安然,你个小贱女人,说得倒好,你当初还不是巴巴地想嫁给我家佑霖吗?”林霜霜一听到叶安然这么说儿子,顿时叫了起来。

    “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薄大爷也冷冷地讽了一句。

    “姐姐,如果你还不知悔改,还这样冷血固执,那么这也将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姐姐了,你这次的事情,真的是让我觉得很不应该,你以前不管怎么样,但至少,没有这一次这么冷血无情啊!”叶柔心也乘机说道。

    她的每一句话都故意引导着众人将叶安然当成一个从小就坏到大的女人。

    而这一次,没有任何人帮叶安然一句,就连最先接受她的薄妈妈,这一次也仅是失望地坐在那儿。

    叶安然也不怪她,她自己也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叶安然,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吗?没有小叔在的话,你还有谁能帮你呢?我真是想不明白,你怎么会那么冷血,想想之前小叔为了护你跟家里人作对,我真替他感到不值,像你这样的女人,他真是瞎了眼了,我想他要是现在知道的话,一定悔不当初!”

    除了薄妈妈,几乎每个人都带着鄙夷,恨不得将叶安然踩在脚底狠狠地再踏几脚才好。

    叶安然本来以为自己会很难受,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此时,她却发现自己其实相当淡定。

    众生面孔,她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大约是被虐得多了,所以她现在真的是开始区分,什么应该伤心,什么不应该伤心,这里的人,除了薄妈妈,似乎就没有一个人真心想要善待过她,那么她又何必因为这些人的言语而难过呢?

    “你们不就是一个两个站着说话不腰疼吗?什么叫我冷血无情呢?我哪儿冷血无情了?”叶安然回道:“我没有说过不救靳煜,他如果有事,最惨的一个人是我!”

    “好了,你那点心思,真的以为别人都不知道吗?叶安然,你是不是觉得靳煜如果死了,他在海外的那些遗产就成了你的呢?所以你是不是打好了算盘,他死了倒好?”薄老爷子冷声斥道。

    “爸爸,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叶安然抬头,冷冷地回道:“我也可以在这里保证,我不会要这些财产!”

    “哈哈,你是不是觉得你这会儿这么说,将来司法处,还是照样会判给你呢?”薄老爷子从第一眼就把叶安然认定为贪图金钱的女人,所以这会儿,自然是处处都往那方面想了。

    “我没有这么想。”叶安然否认。

    “够了!”薄老爷子突然间大吼了一声,手里的茶杯狠狠地就向着叶安然甩了过去。

    叶安然完全没有设防,当发现薄老爷子的做法时,那茶杯已经狠狠地砸向了她的肩膀。

    “啊!”她叫了一声,快速地躲开,但那茶杯却还是敲中了她的肩膀,虽然不严重,但是茶杯里是刚刚沏的茶水,滚烫的茶水直接就渗入了衣服里,烫得她委屈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老爷子,你这是做什么啊?”秋丽雅也是没有想到薄老爷子会对叶安然动粗。

    要知道薄老爷子可是从来没有用过暴力啊!

    “像她这么不识好歹的女人,靳煜为了她几次跟我作对,她这个时候竟然在巴不得靳煜死!我打死她也是她自己活该!”薄老爷子吼了出声。

    这阵子心急儿子的安危,一直压着脾气,但这会儿看着叶安然这冷血的样子,气不打一处出,竟然一时难忍就动了粗了。

    整个肩膀都火辣辣地烧了起来,叶安然抿着唇,一时委屈又痛,低头看了一眼肩膀,幸好隔了一层薄薄的衬衫,但她估计着也是要起泡了,因为疼得特别厉害。

    她伸手,轻轻地将那几片茶叶给拔开,伸手,轻轻地碰了碰伤口,疼得她不敢再去碰一下。

    咬着唇,一言不发地看着薄老爷子。

    老头子这脾气真是太坏了!

    其他人也是惊呆了,众人都知道老爷子是个暴脾气,但说实话,薄老爷子一向来还是极注重形象,别说是打女人,就是打人也是几乎没有过。

    现在竟然打叶安然?

    叶柔心在一阵吃惊后是暗自窃笑。

    而薄佑霖的目光,却从她湿透的左半肩,一路而下。

    一整杯的茶水倒下,她的半边衣服都湿了,尤其是左胸口湿得特别厉害,白色的衬衫湿后,紧紧地贴着肌肤,却将她胸前的波涛骇浪勾勒得无比清楚,尤其是那半边的浑-圆,异常好看。

    他的喉结,轻轻地上下滚动了一下,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不敢多看。

    叶柔心一抬头就看到薄佑霖眼底那一抹情动的光,顿时气不打一处出,咬着牙,狠狠地瞪着叶安然。

    这个时候还不忘记勾引人,真贱!

    薄佑霖也是贱,她都不要他了,他还这么巴巴得盯着她看!

    不就是大一点儿吗?

    “我可以走了吗?”叶安然,缓缓地抬头,开口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