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425章 受尽委屈5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叶安然点了点头,在她们的旁边坐了下来。

    秋丽雅看着叶安然,张了张嘴,似乎在想着怎么开口,那表情似乎有些纠结。

    叶安然抿着唇,看着她,也不急着问,只是静静地等着。

    秋丽雅看着她这么乖巧的样子就觉得心里难受,正打算开口,就见薄大爷一家也过来了,连带着叶柔心也来了。

    “你们怎么也这么早来了?”秋丽雅问道。

    “妈妈,我刚刚听人说陆大首长过来了,我想着是不是二弟有消息了,赶紧过来。”薄大爷开口说道。

    “还没有消息。”秋丽雅轻轻一叹。

    薄大爷一家人的眼底,都闪过有些诡异的眼光,叶柔心的目光,更是悄悄地,看了叶安然好几眼,那眼神里表达的意思,叶安然就算不看也能明白。

    只是她此时真的是不介意叶柔心任何的眼光了,因为,薄小叔人活得好好呢!

    “我听说嫂子过来。”陆战的声音,也恰好响起。

    “陆首长。”众人纷纷地打着招呼,尤其是薄大爷与薄佑霖二人,更是一脸热切,面带热情。

    陆战却仅是淡淡地回了一个礼貌性的招呼。

    他穿了一身军装,身形挺拔,大步流星直接就走到了叶安然的面前,背挺得笔直,在看到叶安然的时候,脸上有几分为难。

    “嫂子,我过来是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商量。”

    “陆首长,有什么事你只管说。”

    “这六天来,我们一直在搜救,在效果却是越来越弱,就在昨天下午,我们已经完全失去了尼古拉斯的人的信息,这个消息挺不好的,因为这意味着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尼古拉斯的人也放弃了捉靳煜的计划,毕竟这一的方向,直入山脉深林而去,进了那一片山脉,经常有野猪,棕熊等野兽出没,靳煜没有吃没有喝,在森林里这么多天,他也会筋疲力尽,对方会放弃也是正常。”

    陆战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但大家都能明白他的意思。

    “其二呢,就是尼古拉斯的人已经捉到了靳煜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确定一下靳煜究竟是有没有被捉,才能将我们的重心对准方向。”

    叶安然抿了抿唇,没有接话,只缓缓地低下了头。

    陆战顿了片刻后,才道:“我这边有一个尼古拉斯的联络电话,我希望由你出面,打电话给尼古拉斯,然后引他露出破绽来。尼古拉斯想必也知道你的存在,我想,如果他没有捉到靳煜的话,你给他打电话,他一定会想到你这儿来,那么他一定会让他的人来捉你,用你来威胁靳煜,这样我们才能确定靳煜有没有在他的手里,而且,你打电话给他的时候,我会教你怎么回答,想办法引尼古拉斯说出一些消息来,当然,你放心,我会派人保护你的安全。”

    叶安然听完了陆战的话,愣愣地抬起了头。

    “嫂子?”陆战见她的表情有些呆,眉心皱了起来。

    他是听部下说了叶安然前天去找靳煜的样子,所以猜测着她一定是深爱着靳煜,他提出这样的要求,按理说她必然是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但是此刻她的表情,似乎并不是这样呢?

    如果是在昨天晚上之前陆战这么告诉她的话,她一定不需要任何的考虑就答应他,因为只要事关薄靳煜的安危,她死也值得。

    但是此刻她当然不可能会答应这事,毕竟薄靳煜现在很安全啊,倒是她如果做了这件事情,把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反而是害了薄靳煜啊!

    薄家所有人也看向了叶安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叶安然突然间觉得陆战给了她一个好可怕的难题。

    但不管怎么样,她也不能答应下来,于是她摇了摇头:“陆首长,我不能这么做。”

    “……”陆战听到她这么回答,几乎表情是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女人果然都是一个样,说什么情深意重,事到临头的时候,一个两个却是只顾自身!

    薄唇,抿了起来,他盯着叶安然看:“嫂子,你不想救靳煜吗?”

    “我当然想救他,可是我不能把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万一他突然间回来呢?我却置身危险的话,我不是给他添麻烦了吗?”

    叶安然一边说着,一边不敢去看薄妈妈的目光。

    薄妈妈现在很疼她,听到这些话,会不会对她失望极了?

    她一定会觉得自己看错人了,一定会觉得她是个无情无义的女人。

    心里无端就委屈了起来。

    秋丽雅此时确实是十分失望的,虽说这电话打了会带来危险,但是陆战已经开口会保护她的安全,可是叶安然竟然毫不犹豫就拒绝了,而她在此之前,一直表现得对靳煜的事情伤心担忧,还晕死过去,还亲自去找他……

    薄老爷子的眼底闪过了鄙夷,只觉得自己看人的眼光果然还是没有错,叶安然根本就是虚情假义,之前的一切不过是装出来的,这种女人,就是为了薄家的钱才嫁给靳煜,真正面临着抉择的时候,她的真面目便露了出来了。

    陆战也是没有想到叶安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并不可能去逼迫叶安然一个女子一定要去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此刻,却是极度失望,觉得好友娶了一个无情无义的女人。

    “安然,其实,有这么多人保护着你,你不会有危险,靳煜已经失联六天了,现在生死不明,你之前不也是一直十分担心他吗?再者你做为他的妻子,有难不应该同当吗?”秋丽雅艰难地说道,此时突然间觉得对叶安然无比失望。

    “妈妈,这件事情有些难,能让我考虑一天吗?”叶安然咬着唇,轻轻地说道。

    面对着众人不理解的目光,叶安然却只能忍了下来。

    她不能告诉大家,薄靳煜已经安全了,她也不能打这个电话,再招来危险。

    所以她想,只有拖下来,然后等见了薄靳煜之后,问问他怎么解决。

    “算了算了,总归你跟靳煜也就结婚几个月,陆首长,你看看,我跟薄爸爸两人也算是靳煜的父母,我们打这个电话应该也可以吧?”秋丽雅失望地说道。

    陆战还没有说话,叶安然已经喊道:“不可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