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401章 你是上半身瘫痪2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爸爸,我知道了。”薄大爷面色一沉,赶紧应道。

    虽然只是几句话,但是薄老爷子话里的意思也很明显了。

    薄大爷脸色阴沉,林霜霜面色不甘,薄佑霖却是一脸阴毒,三人同时走出了老爷子的卧室。

    在行出老爷子院子的时候,薄大爷停下了脚步,薄靳煜也牵着叶安然的手走了出来。

    见薄大爷是在等他,于是停下了脚步:“你等我一下。”

    “一起吧。”叶安然握着他的手道。

    薄靳煜看了她一眼,见她眸中带着坚定,便点了点头。

    “其实兄弟之间,本应该互相扶持,原本分了家,但我想着,不管什么时候,你有什么难处,大哥还是一定会像父亲一样帮着,但是今天,有些让人寒心。”薄建国缓缓地说道。

    “大哥,我今天其实也挺寒心的。”薄靳煜也淡淡地回了一句。

    有些感情,真的是太脆弱了,经不起一丝丝的考验,从他决定回来,其实已经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大哥防他跟防贼一样,总归是利字当头,很多东西就会变质了。

    “好好守着你的那些财产,有时候啊,钱很不经花。”薄建国淡淡地说了一句,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人的出身再好,如果后天不努力,未来也可能会一贫如洗。”

    说完,薄大爷也不等薄靳煜回应,直接带着妻儿就走了。

    叶安然:……

    原谅她,她真的很想笑。

    薄大爷如果有一天知道薄靳煜的真正身份,会不会,跳起来呢?

    看着这些人一个个把薄靳煜看成了执绔无能,只知道吃喝享乐的人,总是用一种优越的眼光看他,总用一种预见着薄靳煜将来会贫困得需要去求上门的语气说这些话,她就觉得莫名的喜感。

    “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都有求人的时候,就希望小叔将来不会有求到我们的一天。”薄佑霖也是冷笑地说了一句。

    他的目光,含恨地看了一眼叶安然。

    不识好歹的女人,薄靳煜有什么用?有家产也没有她的份,而且就薄靳煜这种没用男人,能给女人什么幸福呢?

    “大哥说完了?”薄靳煜看向了大哥,缓缓地问了一句。

    “说,说完了。”薄大爷一愣,见薄靳煜面色淡淡,一惯的清贵高雅,一时间竟然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而且有一种,他出了重重一拳,结果却一拳打进了棉花里的无力感。

    “那我们走了。”薄靳煜缓缓地牵起了叶安然的手,直接越过他们走出去。

    叶安然特别好奇薄靳煜为什么就任由薄大爷这么说,一句话也不回驳的时候,就见他低头,冲着她淡淡一笑,问道:“好奇?”

    “是有点好奇。”叶安然点头。

    “你不觉得我如果跟他们吵,他会越说越爽,但是如果我不跟他们吵的话,他们反而难受吗?”薄靳煜,淡淡地说了一句。

    叶安然:……

    好腹黑啊!

    可是真的好有道理。

    “我们真的不帮他们吗?”叶安然抬头问道。

    “不帮。”薄靳煜淡淡摇头。

    “可是爸爸他……我怕他气坏身子。”叶安然也是不想帮忙的,可是她怕万一老爷子真的气出大病来,到时候薄小叔一定会难受。

    “你放心吧,有妈妈在,老爷子不会气坏身子,你没发现,刚刚进去的时候,老爷子的态度已经软化,而且情绪也是一片详和。”薄靳煜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温柔地说道。

    “好像是。”叶安然想了想点头。

    老爷子醒来后进去的时候,确实看着情绪已经很平和了。

    “放心吧,老爷子再爆的脾气,只要妈妈想哄,那就是分分钟的事情。”薄靳煜戏谑一笑。

    “好羡慕他们。”叶安然轻轻地笑了起来:“我觉得妈妈很厉害,真的是一个很成功的女人。”

    “我也很羡慕小太太啊!”薄靳煜低头,看着她,眸光深邃,仿佛那一卷能将人吸进去的漩涡一般。

    “……羡慕我什么?”叶安然眨了眨眼,没忍住嘴角已经弯了起来。

    薄靳煜轻轻地握住了她的双手,反问道:“你说我羡慕你什么呢?”

    “羡慕我嫁了一个这么好的老公?”叶安然笑盈盈地应道,眉眼已经弯弯,如沾了蜜一般甜。

    薄靳煜低头,轻轻地在她的粉唇上亲了一下:“小太太真是太聪明了!”

    “你有你这么自恋的人吗?好不要脸!”

    她瞪了一眼他,却是笑意浓浓。

    “嗯,这个世上,除了小太太,我其他的倒真的是什么都可以不要。”薄靳煜格外认真地回答道,伸手,轻轻地点了点她的脸颊:“走吧,先去找点吃的,饿坏了吧?”

    “还好。”叶安然摇了摇头。

    其实真的没有觉得饿,一整晚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她整个心里都装了事。

    “走吧。”薄靳煜点头,轻轻地将她拥入了怀里:“我们将来也会像爸爸妈妈一样恩爱,一起白头,一起看尽人世风光。”

    “嗯。”她搂着他的腰,在他的怀里软软点头。

    “想去哪儿吃饭呢?”薄靳煜问道。

    叶安然摇了摇头:“回家吃吧,我有点儿头疼。”

    “头疼了?”薄靳煜听到她说头疼,顿时紧张了起来,轻轻地握着她的手,才发现她的小手有些冰凉:“是我疏忽了,这手也是凉的,要不先回去,张医生还在家里,让他给你看看。”

    “没那么夸张,我手也不凉啊,我就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刚刚睡了一会儿,起来反而头更疼了。”再加上一醒来就是面对薄佑霖那一堆糟事,所以头就更疼了。

    但这些她也没有说。

    薄靳煜摸了摸她的额头,觉得温度也不高,并不像是发烧,只是看着脸色确实有些苍白,略带心疼地轻轻地抚了抚她的脸颊:“让你受委屈了。”

    “说什么呢,我受什么委屈啊?要不是嫁给你,我现在还不知道生活得过得多辛苦呢!”

    如果不是他的话,也许她现在还在某个公司里实习,还要被叶国利李雪文压榨,而且外公的股份,也许未必能这么顺利地拿回来。
小说推荐